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直視老師工作的日常——教學篇


【撰文:羅潔玲老師@HK Educators' Club】
Edu Insights #0022
 
好奇心總使我們常想窺探別人的工作細節。友人常打趣一問:「其實老師響教員室有咩做呢?」此等提出背後總帶有好奇甚至質疑。其實很多人對於老師的印象,都停留在自己學生時代的種種構想。筆者誠邀大家隨我這打滾校園十數載的中學老師,直視一位老師的工作日常。

誰說課堂由上課鈴響起才開始?
工作關鍵:亂中有序

早上七時半,簡單吃過早餐,準備好課堂用的書本筆記、功課小測,再查看仍然拖欠回條、功課的紀錄,準備一天不同時間的「追債行動」。
 
大部份學生都會提早按班別於操場集隊準備早會,然而由於近月新冠肺炎疫情令學校有特別防疫措施,早會都改以廣播型式。至於老師就安排於不同崗位,或協助量度體溫,或提早進入課室照顧已回校學生,或於提早於樓層當值。
 
中學生的課室,都是亂中有序的。學生回到課室,總會各有各忙,有的邀交功課予科長,有的到儲物櫃取回當天需要的書本筆記,有的聚在一起研究小測的內容。班主任都會把握時間派發或收取回條、代校務處或不同老師通知學生繳交費用參加活動遞交文件等。從外面觀察課室,或會感到各有各忙的混亂,卻當中充滿習慣成自然的秩序。上課的鈴聲響起,廣播正式開始。學生也自然地返回坐位,聆聽早會內容,那種混亂驟然回到井然,這種合理的時間運用,正是中學教育中的重要部份。誰說課堂由上課鈴響起才開始的?
 
不斷「變戲法」的課堂
工作關鍵:再嘗試、聲聲入耳、光速工作
 
今時今日的教學工作多姿多采。所謂的學術利用黑板書寫教學、利用電腦簡報、影片和不同教學軟件、應用程式進行課堂教學已是日常。體育、視藝、音樂、科技與生活(即從前的家政、設計與科技)本質上需要使用不同器材和方式,讓學習與生活接軌。筆者學校近年的體育課嘗試教授飛鏢;視藝與音樂科合作進行動畫課,至於立體設計和打印,早已不是新鮮事。老師要「變戲法」,當然少不了的嘗試、準備、失敗、再嘗試……原則是:課堂不能脫離社會發展。
 
課室中的學生或埋頭抄寫筆記,或專心聆聽老師的講解,或絞盡腦汁完成默書、堂課和小測,至於專心地瞪大眼睛思索人生甚至閉目冥想的也大有人在!在各樓層走廊行走,除了老師的講課聲,也有影片、錄音的播放聲,更少不了公開試中常聽到的「綠袖子」,近年多了學生稚嫩的匯報聲或分組活動時的討論聲。偶然,不知從哪間課室傳來的責罵聲,與校園各處的蟬鳴鳥語,都是聲聲入耳。
 
躲在「虎道門」後的老師,習慣於空堂以「光速」工作。平均每天兩節空堂,除了在共同備課節與科組老師一同備課、協調各班教學進度,老師還要處理各種行政工作、回覆來電、與同工討論學生表現、籌備學校活動,幸運地尚餘時間,就趕緊批改學生的課業。
 
神奇的小息和午膳時間
工作關鍵:追、時空壓縮
 
小息的氣氛是輕鬆的,除了在教員室附近的地方。短短十數分鐘的小息是個神奇的時間,能「追」回流失了的光陰,不論是因為缺席而掉落的進度還是拖欠已久的功課,都能在一天兩次,每次十五分鐘的小息內追回!
 
理論上師生共享的六十分鐘午膳時間,不知從何時開始,也變得神奇。在另一個平行時空,這邊廂學生們享受這最自由的時光之際,另一邊「追回流失了的光陰」又再一次上演,補做功課小測補課,循環不息地上演。筆者身旁有不少老師都壓縮午飯時間的高手由收拾下課物資返回教員室到排隊翻熱午餐盒後完成午膳都在三十分鐘內發生。大家有所不知,午膳時間是老師用來「查案」及「審訊」的最佳時光!還未計算中央安排的當值、學會活動,近年流行的留校午膳安排,簡直目不暇給……誰說「鐵腳馬眼神仙肚」是記者的專利?
 
下課後是新開始
工作關鍵:再加碼、各顯神通

3時45分的下課鈴響卷後是另一個新開始。各種補課、試題操練,都是師生忙碌一整天後的再加碼。多元學習氣氛更令老師各顯神通。不論是各體育校隊、制服隊伍、學生會、樂團、美術學會、校園電視台、辯論隊等,即使負責老師不用披甲上陣,都要照顧出席、秩序、進度等,至於要「手把手」教導的活動,就更考驗老師毅力。大概香港人的吃苦精神都是由在學期間訓練出來的。
 
「時間已來到五點鐘,未有老師帶領活動的同學,請盡快收拾書包,整理好衣衫,回家溫習。」大概全港不同中學都有類似宣佈,而當中藏有兩個重點,一)若有老師帶領的活動就可以繼續;二)忙了一天的學習,回到家中仍要溫習!
 
宣佈過後,少數留在校園享受自由時光的就會自行離去,當值老師也心知所謂的回家溫習宣內,都是某程度的型式,因為校園各處仍有不同的活動正進行,有幸於下課後安坐教員室真正「工作」的同工,大概都是偶然。
 
回家不是因為學校要關門
工作關鍵:無遠弗屆

回家是因為學校要關門了。其實很多老師,留在學校的時間總比留在自己家中的長,但這個「家」是會關門的,老師只得將未完成批改的課業「外賣自取」回家。感謝這無遠弗屆的資訊年代,老師們在就寢前都會偷一點時間在「雲上」備課和完成文件,大大減輕了老師行李中的淨重量。
 
天光,另一天的循環開始。
或許大家認為教學工作刻板沉悶,然而這十數載的教學工作,筆者敢肯定沒有一天是相同的,就如每杯新鮮沖製的咖啡,看似一樣卻其味各異。希望以上數段文字,能讓大家直視老師的工作日常,筆者也想借此跟各位同工說聲:「教學路上,能跟大家一起,我感到很高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