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惡法日誌】香港就是這樣完蛋的


八月七日 由國安法到瘋狂 DQ 再搞臨時立法會繼續 DQ 是惡法病毒第三代傳播,近日的傳媒異動,是國安病毒等待爆發的隱性毒瘤。

是日,傳來有線新聞異動的消息,主管馮德雄將被升上神枱,補上三人進佔主管位置。

事先張揚的大地震,與早前 Now 新聞的人事變動,有多處相似:

首先,Now 與有線新聞皆被視為尚有口碑的媒體,蔗渣一樣的資源做出燒鵝味道,也受不少摒棄 CCTVB 的朋友支持,公信力高企,自然槍打出頭鳥。

Now 與有線新聞換人,移除頭目之後,本來下屬位高要職一同打江山的能幹老臣子,全部不獲升遷。

取代的人,大部分屬「外人」空降,而且兩家機構一樣,都是三人一同進駐,意味着不只換老闆,而是要掌控新聞部最高層的決策與運作。

如此換人,也意味着最上層的大老闆不管機構運作的延續性,不理會十多年來打江山的舊員工會否合作,也不珍惜舊日的口碑,也不重視好新聞。

我只想起兩個小故事。千真萬確的小故事。

話說某個大機構的高層會議上,北京有重大新聞要採訪,眾人商討派哪個記者北上。

主管一臉不屑,一鎚定音:「唔好派啲醒嘅記者去!」前文後理,就是恐怕記者「太醒」,挖掘到「好故仔」,令公司尷尬,不知如何交代。

另一個故事。

有一位主管好 nice,喜歡讚人,最常用的字是「乖」,稱讚一個記者,不是說「寫得好」、「角度獨到」、「發掘了好新聞」,統統不是,而是「你真係乖」……

完。

香港就是這樣完蛋的。

有線新聞與 Now 新聞,曾經享受過「悠長假期」,有過相對正常的新聞判斷,但兩台的新聞從業員都明白,他們曾經擁有的自由,全賴大老闆「一念之仁」。小小電視台跟大老闆們的地產與電訊王國比較,只屬九牛一毛;當有一天傳媒擁有者心意轉變,或不想無止境地虧蝕,又或西環突然有嚴厲指示,這些大老闆,不會找到頂下去的理由。

有線的高層曾言,往日的老闆九倉吳光正,把有線新聞當作「社會企業」,不問賺蝕,惟他交棒兒子再賣盤,這種慷慨立即終止。

而每個香港大企業家,縱使各自努力搵錢,頭頂都有同一個大大老闆。

時間壓縮,攬炒加速,傳媒暗角發生的事,很快就會反映在你的電視機新聞內容之中。新聞機構裏發生的事,也就是香港每個有影響力機構正在發生的事。

【惡法日誌・之四十九】

相關文章:

【惡法日誌】如何摧毀一個新聞部

【惡法日誌】漆黑中的螢火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