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電影節藝術總監兼任公司董事 修復《香港製造》等7片獲今屆放映 


 

香港電影節藝術總監李焯桃,是有權決定電影可否在國際電影節放映的其中一人。李焯桃除了是電影節藝術總監,根據查冊資料,他身兼博亞電影修復所(亞洲)有限公司(下稱「博亞」)董事。今年電影節放映的16部修復電影,博亞或其意大利母公司,有參與當中7部的修復工作,其中一部修復的港產片,就是陳果執導的《香港製造》,該片20年前被電影節拒諸門外。

相關新聞:

《香港製造》20年前被拒電影節 修復版今屆放映 舒琪:「它有榮譽你來抽水」

陳果:修復《香港製造》 唔使我畀錢  若付數十萬元太昂貴

電影節每年獲公帑資助過千萬 回歸20年額外撥款

香港國際電影節藝術總監李焯桃。何君健攝

李焯桃擔任董事的博亞電影修復所(亞洲)有限公司,母公司L'Immagine Ritrovata,1992年在意大利城市博洛尼亞,由當地的電影資料館基金(Fondazione Cineteca)推動成立,專做電影修復。根據康文署資料,2008年,L'Immagine Ritrovata曾經透過公開招標,替香港電影資料館修復導演費穆的《孔夫子》,由公帑支付44萬元。2010年至12年,香港電影資料館再與L'Immagine Ritrovata合作,修復了《彩色青春》、《黃飛鴻正傳上下集》、《苦兒流浪記》,分別由公帑支付50萬元、86萬元、60萬元。

 L'Immagine Ritrovata還有替上海國際電影節修復《英雄本色》、台灣官方部門修復胡金銓《俠女》等。2015年在港成立分公司,中文名稱是博亞電影修復所,網頁介紹「過去數年,L'Immagine Ritrovata在亞洲的業務相當活躍,現決定以香港為一個基地,回應本地區日益拓展的修復需要,新的辦事處能夠更有效地服務亞洲區的電影資料館及電影圖書館,省卻長途運輸的費用及避免有時差的溝通,亦能更加方便掌握工作的進度。」

公司註冊處記錄顯示,博亞電影修復所於2015年3月呈交的成立表格中,首任董事包括:李焯桃、鄭子宏(曾任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節目經理)、意大利人Davide Pozzi(他是博亞母公司L'Immagine Ritrovata的高層),最新一份查冊記錄顯示,三人仍是董事,公司股東則是L'Immagine Ritrovata及意大利創投及私募基金SIMEST SpA。

費穆的《孔夫子》由香港電影資料館出資44萬元,交由L'Immagine Ritrovata修復。

鄭子宏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表示,在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的16部修復電影中,博亞電影修復所或其母公司,有參與7部的修復工作。他說,出錢予博亞進行修復的包括:世界各地電影節、各國官方機構、電影公司等,但香港國際電影節並沒有出資進行電影修復。

電影節發言人回應查詢時表示:「電影修復工作主要由電影公司(版權持有人)、電影資料館(普遍是官方機構)及修復機構進行,其中需要龐大資金、專業器材及技術人員,不少影片須要花上幾年時間才完成修復,是一項非常專業的工作。一如各大國際影展,香港國際電影節以放映具質素的電影節目為主,且並不擁有影片的版權,因此很難參與電影修復工作。目前電影節只會專注放映節目,將修復完成的作品帶給香港觀眾。 」

在今屆電影節放映、博亞電影修復所或其母公司有參與修復的7部電影當中,包括陳果的《香港製造》,該片是由意大利烏甸尼遠東電影節出錢進行修復。對於修復後的《香港製造》為何會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以及博亞修復的7部電影,為何會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鄭子宏說:「你要問返電影節那邊,我們沒有推薦電影予電影節放映。電影節會接觸不同地方找放映權,我們沒有參與,有人問我們會給意見,例如電影節問我們某部電影的聯絡,我說你可傳電郵去邊個邊個度,我refer國際電影節去搵嗰間公司,例如找菲律賓片主,但不是我recommend,雖然我們傾開時,會講最近做緊乜。」

意大利烏甸尼遠東電影節公關表示,兩年前放映陳果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時,已有計劃修復陳果的成名作《香港製造》。後來找底片及物料需時,故等到今年香港回歸20周年放映,修復需要5萬美元(約39萬港元),全數由烏甸尼遠東電影節主辦單位支付,修復也是烏甸尼遠東電影節的決定,並無其他人推薦。公關稱,選擇博亞及其母公司L'Immagine Ritrovata進行修復,因為它在意大利的聲譽及技術,還有去年曾與博亞合作,修復李小龍的四部電影《精武門》、《唐山大兄》、《猛龍過江》、《死亡遊戲》。

香港國際電影節由2010年起放映修復電影,起初每年只有兩、三部,之後逐年增加,去年有8部、今年有16部。記者向香港國際電影節查詢修復電影是按什麼準則揀選在電影節播放,發言人回覆:「為了保存珍貴的電影產物,近年世界各地的電影公司、電影資料館與修復機構紛紛將經典電影逐一進行數碼修復,每年產量多達過百部。香港國際電影節從中挑選本地觀眾熟識的經典作品、一些走漏眼的影史經典,及罕見的重新出土影片,望新知舊雨也能在大銀幕上一睹經典風采,並珍惜影史中的不朽佳作。除一年一度的電影節外,我們亦會於每月舉辦的Cine Fan(電影節發燒友)節目中放映更多修復經典,務求將電影文化帶進生活。 」

博亞電影修復所位於觀塘的辦公室。何君健攝

對於李焯桃出任董事的博亞電影修復所,負責替《香港製造》進行修復,20年前曾經向李焯桃爭取《香港製造》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的導演舒琪表示,沒有聽過也不知道李焯桃是該公司的董事,「我不會推測什麼,我只能說,因國際電影節有收取公帑,要問他們如何看待這件事。」陳果也指,並不知道修復《香港製造》的博亞電影修復所,李焯桃是董事之一。

《眾新聞》向李焯桃及香港國際電影節公關查詢以下問題:

1. 《香港製造》20年前,不獲電影節揀選入圍,據悉當時李焯桃先生曾表示,因電影「粗」而沒選擇它。20年後,《香港製造》在今屆電影節放映,電影節或李焯桃先生,可會承認20年前判斷錯誤?
2. 請問李焯桃先生有否揀選《香港製造》入圍今屆電影節?
3. 李焯桃先生出任董事的博亞電影修復所(亞洲)有限公司,有份修復包括《香港製造》等7部今屆電影節放映的修復電影。請問李焯桃先生有否參與揀選這些電影?
4. 李焯桃先生出任博亞電影修復所(亞洲)有限公司董事,為何出任該公司董事?是否受薪工作?可有分紅?可有向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及政府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申報利益?
5. 博亞電影修復所有多個電影公司客戶,李焯桃先生在國際電影節,面對博亞的客戶電影申請參展時,如何避免有利益衝突?

李焯桃回覆:

「你的五條問題綜合答覆如下:

《香港製造》20年前雖沒有入圍電影節作公開放映, 卻獲安排特別放映供外國策展人及影評人觀賞, 翌年亦入圍電影節『香港電影面面觀97-98』環節。《香港製造》和所有入圍本屆電影節的電影一樣, 獲選都是基於集體決定,一部電影於何處修復, 從來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我出任博亞電影修復所(亞洲)有限公司的董事, 是相信憑我的專業知識和經驗, 可對香港及亞洲電影的修復作出一點貢獻。 出任之前已取得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的同意, 認為不涉任何利益衝突,因為我只接受象徵式的酬金,絕無分紅。 電影節選片一向是集體決定,申請參展者是否博亞的客戶, 亦從來不是考慮的因素。」

博亞電影修復所或其母公司L'Immagine Ritrovata,有參與修復的7部電影節放映電影

1. 香港製造 (香港)

2. 青梅竹馬(台灣)

3.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台灣)

4. 木屐樹(The Tree of Wooden Clogs, 意大利)

5. 三生記(Destiny, 德國)

6. 浮生暫借夢(Moments in a Stolen Dream, 菲律賓)

7. 走粉瘋情畫(Will Your Heart Beat Faster? 菲律賓)

其他今屆電影節放映的修復電影(博亞電影修復所沒有參與)

1. 七俠四義 (Seven Samurai, 日本)

2. 低度發展的回憶(Memories of Underdevelopment, 古巴)

3. 勾魂十三(Out 1, 法國)

4. 潛行者(Stalker, 蘇聯)

5. 愛比仇更深(An Indivisible Heaven, 菲律賓)

6. 死囚逃生記(A Man Escaped, 法國)

7. 扒手(Pickpocket, 法國)

8. 溫柔女子(A Gentle Woman, 法國)

9. 錢(Money, 法國/ 瑞士)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