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洛伊德問喬安:
「嫁給一個活生生的聖人有什麼感覺?」
喬安笑笑 :
「我不喜歡那個名詞,
如果你把他想成聖人,
他的生存方式就變得高不可攀。
事實上他一樣有脾氣,
但他會選擇如何回應那些怒氣。」
洛伊德聽了不置可否。
也許,
羅傑斯永遠彬彬有禮、
慢吞吞的談吐、
能看進別人心裡的溫柔目光,
都迅速挑起洛伊德心裏的怒火。
其實他要逃避的是一種真情對話,
尤其是對一個陌生人。
他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能用尖銳問題,
去揭露真相的記者。
他的人生經歷,
也使他不相信世上有真正關懷別人的人。
他相信在羅傑斯和藹可親的慈祥面孔背後,
一定藏了不可告人的蒼疤。
當羅傑斯在訪談中反問他:
「我想跟你談談你父親的事。」
他就站起來拂袖而去:
「這真是太扯了!!」
這種不處理,
只管逃避的方式,
自從他母親死的那一刻,
他就不再相信世上存在有好人好事。
他對他不請自來的父親大聲咆哮:
「那時只得我,
一個十來歲的孩子,
去面對喪親,
去面對喪禮,
和排山倒海的事情!!
那時你在那裏?」
就是這十多年埋藏心底的怒火,
做成他今日的冷漠不近人情的性格。
他不知道憤怒,
背後的總是存在恐懼。
直到他抱住妻子大哭:
「我其實是害怕,
我不得不逃走,
我很害怕!!」
說了出來就好。
羅傑斯說:
「凡能宣諸於口的事情,
就可以處理。」
現代人都重視私隱,
是個得不償失的習慣。
後來,
當洛伊德一家人談及父親留世的時間,
眾人突然一下子沉默。
羅傑斯看看大家說:
「我們有很多禁忌和情緒,
認為不應說,
但其實說出口,
才能處理。」
當然,
別忘記也要在心中跟自己說出來。
羅傑斯對洛伊德就:
「我們就花一分鐘,
閉上眼,
想想那些愛我們,
使我們成為自己的人。」
洛伊德苦笑:
「我做不到。」
羅傑斯笑笑 :
「你會有辦法做到的,
就一分鐘的沉默。」
兩人閉上眼,
餐廳內一片,
寂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