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民主派就要尊重民主,請總辭


誰都知道35幾乎不可能,但幾十萬香港人還是出來投票,dq,延後選舉,只是意味著大家一起做的這個夢破了,浪漫短暫,大家又一起回來面對殘酷的現實。

有說現在的非建制議員都應杯葛臨時立法會,小弟亦有話不吐不快。支持總辭主要有兩個論點。

本屆立法會會期結束時,泛民主派議員拍大合照留念。周滿鏗攝

第一是要有骨氣和尊嚴,修改議事規則,大肆DQ參選人,無理延後選舉,再參加這樣的立法會是恥辱。總辭明志,恥與為伍,多浪漫。但浪漫同時,也要謹記總辭之後拋棄了什麼。說立法會完全無用,那是自欺,議員的話語權、掌握的公共資源、議會內的制衡(即使如何難,拖延一點時間總是可做到的)。於是民主派面對的是浪漫與實用之間的抉擇。

但在此之前,民主派面對浪漫主義與實用主義的抉擇卻非一面倒向前者。回歸時的臨時立法會民主派浪漫,只有四個民協參與;回歸後民主派也決定杯葛功能組別,言行一致,不參與無廣泛代表性的選舉。但到今年的立法會選舉,民主派一改浪漫主義,轉而追求實用;即使反對功能組別仍然參選,對選舉主任的答覆也毫不強硬;甚至有參選人唱熱愛基本法。這些難道不恥辱?在反送中運動,人們意識到要盡試各法達至勝利,就要拋棄浪漫主義——至少這是過去一年的策略,要重新接納浪漫主義,就要有個原因。這個原因存在嗎?這個原因是什麼?至少我看不到。

第二點,是選民的授權只四年,四年一過,授權過期,無權再當議員。這說法其實有道理。若說現在香港面臨的是極危急的災難,那所有議員都會毫無顧忌地續任以求度過危機,亦無人會提出這點。為什麼呢?因為選民在投票時,不僅與議員訂立了為期四年的實然契約,授權代議,也同時訂立了假然契約,

這允許議員在城市極危急的狀態下不經再選舉而暫時續任。契約假然,即無論議員或選民都未必知曉,但若在選民選舉的一刻問他,那最合乎他利益的是允許議員續任,我們有合理理由相信他會允許如是訂約。如此,議員便變相得到假然的授權。(假然契約是假然社會契約論之基礎,非筆者首創。)

回到現在,議員有這個假然授權,可續任議會嗎?不幸地,答案應該是否定的。香港並非面臨毀滅性的災難,若飛到2016年的選舉,向選民描述香港的情況,他們大概不會一面倒地授權或拒絕授權議員續任,因為可能有不少選民認為現在是時候轉向浪漫主義,應該總辭,然後拒絕授權。事實上,正有不少人這樣建議。

所以,第一個充斥著浪漫主義的論點,似乎尚待解釋——為什麼要在現在放棄實用?情況惡化,政權猖獗,不是理應更抓緊每個機會嗎?關鍵是第二個論點,除非公投,或最少一個可信的民調顯示選民希望議員續任,那麼任何人續任,都欠缺授權基礎。
如是者我希望能回答鄭議員的問題——議員不應續任臨時立法會,但可在來年繼續參選,因為不應續任的原因只是欠缺授權的問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