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勿成政黨工具去攻擊法治


【撰文:文筆聊生】

近日有同事給我看一段片,是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和一位前裁判官評論一些涉及反修例事件的刑事案件中被法院釋放的案件。當然香港是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不好意思,我現在不太肯定),任何人可以評論法庭裁決。不過,筆者也有權利去評論他們的評論。

葛博士的評論就不值一提,典型藍絲的頭腦簡單思維,即是如果被告人沒有犯事又怎會在現場?怎會給警察拉?只要被告人罪名不成立,就一定是法官有心放人。根據這種思維,只要警方拘捕了人,那人就可無需審訊,即時處決,公平審訊程序對她來說彷似是多餘的。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那位前裁判官,我不知道他有沒有閱讀過區域法院法官郭啟安最近一宗暴動案的判詞,或其他反修例事件而最後被法庭釋放的案件的判詞,但他批評那些法官沒有盡他們的天職,馬虎判案。他雖然不敢否定「假定無罪」、「寧縱無枉」及「疑點利益歸於被告」這些普通法下的基本原則,但他說法官要做到「無縱無枉」,認為法官要看主要證供,不要在枝節位找疑點。

我不禁心裏想,例如襲警案,審訊時警方的主要證供通常就是說被告怎樣襲擊警員,而被告人又否認襲擊警員,如果不是在枝節位衡量誰人說真話,誰人說謊,只考慮證供的關鍵部份,即警員整體來說被告當時是有襲擊他,那麼最後的裁決一定是「寜枉莫縱」,除非我對前裁判官的評論有所誤解。我們業界有個術語叫「釘官」,意思是指刑事案件的法官傾向裁決定罪。

退休法官黃汝榮接受葛珮帆訪問。影片截圖

再者,本人絕對不認同他們提及的那些裁決是沒有經過妥善的證據分析,如果判決如他所言的一樣,我相信律政司一定會上訴,而且本人不明白為何如果裁決是無罪釋放,就會對社會作出不良的訊息。過往法庭亦都對暴動或其他罪行的裁決是定罪,而且判刑不輕,法庭絕不會就這方面給予大眾錯誤的訊息。

前裁判官更教導市民利用香港法例第433章《司法人員(職位任期)條例》,投訴那些裁決「放人」的法官。我認為就算你有多不滿法官的裁決,但裁決不涉及司法人員的行為操守,在政黨議員網上節目「教導」市民投訴法官,這樣是否把政治凌駕在法治之上?身為前司法人員,你對司法獨立作了什麼?

前裁判官更就一宗雷射筆案件,被告判守行為,說被告不用受罰。我希望他明白判守行為是控方同意的,這宗案件背後的原因他知道嗎?如果不知道就不要妄加評論。而我就很清楚該案,因為我代表那位被告人。

不過慶幸的是,那位前裁判官已經不是司法人員,不會用普通法沒有的「無枉無縱」去審案。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