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在無星夜晚懷盼望前行


黎智英和周庭日前被捕,其後獲釋,全城情緒起伏如過山車,因十一惡人受制裁而生的狂喜還未止息,港人又要再披甲上陣,跟強權鬥智鬥力。疫情肆虐,暴政又借疫情加緊行惡,怪不得港人近七成陷入抑鬱狀態。面對那可佈的勢力,如何能抵抗內心的困倦和憂鬱?如何在艱困中堅持盼望?我想起小說魔戒(Lord of the Rings)中那些在征途上的反抗者,在魔君索倫(Sauron)龐大的暗黑勢力籠罩下,疲於奔命的故事。Peter Jackson改篇的電影中有一首配樂In Dreams—The Breaking of the Fellowship,特別能表達那種沉鬱中仍存盼望的感覺:

When the cold of winter comes
Starless night will cover day
In the veiling of the sun
We will walk in bitter rain
 
But in dreams
I can hear your name
And in dreams
We will meet again
 
When the seas and mountains fall
And we come, to end of days
In the dark I hear a call
Calling me there,
I will go there
And back again
Songwriters: Howard Shore / Frances Rosemary Walsh
 
當寒冬掩至
日將不再,只有無星夜晚
在太陽遮蔽的日子
我們將行在苦雨之中
 
但夢中我卻得聽你名
在夢中我將得見你面
 
當山海崩塌搖動
那終極終將臨到
在黑暗中我聽到呼喚
召我前往那地
我將前往
也必歸回
 (譯者:清涼)
 
首次聽這首曲的時候,立時就喜歡了,它描寫的是《魔戒》主角科多(Frodo)和戰友們在征途上的心境:黑暗漫天,前路茫茫,魔君正用巨靈之眼遍地搜尋他們,而他們又是如此勢孤力弱。他們幾個原只是再平凡不過的哈比人(Hobbits),善良又矮小,一向與世無爭,從沒想過有朝一日會跟魔法師、國皇、戰士和精靈組成對抗邪惡勢力的團契(fellowship)。戰鬥殘酷,弄得他們筋疲力盡,內心的恐懼就是最大的敵人,是甚麼驅使他們仍向前行?並非信心滿滿、更非勝券在握,支撐他們的只有內心那微聲盼望—無論邪惡看來有多強大,有朝一日也會倒下,行旅和戰鬥背後自有天意,有朝一日他們必能走完這路,踏上歸途,重返那平靜安穩的家。

從未想過香港的處境可以這樣像《魔戒》裡的中土(Middle-earth),滿城都是半獸人,暗黑勢力的攻勢一浪接一浪,而在城門這邊的我們,看來不比哈比人強了多少的一群,正奮力守著這個瀕臨崩潰的城市。雖然逃不了困累和恐懼,但見那在二百半獸人前,仍能舉重若輕的豪傑和那處變不驚的英雌均未言棄言敗,我們餘下的人,就有堅持下去的勇氣。願天佑我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