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延任VS總辭】多名學者認為民主派應留任 葉健民:總辭奪走港人僅有政治權利


現屆立法會延任一年,現任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應該留任還是總辭,民主派內部未有共識。眾新聞訪問多名學者,他們均認為民主派在策略上應該留在立法會。民主派留任與否的其中一個爭議點,在於現屆議員的民意授權是否仍然有效。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李詠怡承認,續任一年的立法會議員的民意授權理論上「有問題」,但認為應該從策略上而非民主原則來考慮是否留任。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則表示,選民投票予候選人是對他們的政治信任,相信市民不會介意現任議員逼不得已留任一段時間。他又認為,不能將民主派初選的結果,當成最新的民意授權。

城大葉健民:總辭奪走幾百萬港人僅有的政治權利

城大公共政策學系教授葉健民個人認為,民主派未來一年應該留在立法會,但他強調民主派最終應該按民意和輿論決定。他表示如果民主派決定總辭,是不尊重香港選民之舉,令數百萬民主派支持者失去在議會的代表,「攞走咗香港幾百萬人僅有嘅政治權利」。他直言,港人明白立法會在制度上有很多限制,並非完全的民主體制,然而市民仍然珍惜有代議士在議會內為自己發聲,質詢政府,制衡建制派。他提到,即使過去多年政治體制沒有改變,但投票率卻越來越高,足證市民一直重視在立法會內有議員代表他們。

葉健民又反駁部分抗爭派指,立法會已經「無用」的講法,批評不少人只簡單地說「立法會已經無用」是懶惰,沒有盡力在框架內尋找漏洞。他明白整體而言,立法會的功能面對不少限制,但只要民主派有創意、智慧和努力,絕對能夠「出奇制勝」。「例如毓民,是他帶頭在議會拉布,用盡各項議會常規玩殘班建制派。又或者你睇今次反送中,我們常常都講是在街頭拖冧佢,但你睇返轉頭,如果無涂謹申,用他的方法搞到出現雙主席,其實一早就過咗(逃犯條例)。」

城大公共政策學系教授葉健民認為,民主派總辭是不尊重選民的行為。資料圖片

中大蔡子強:抗爭派應帶頭在區議會總辭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亦反對民主派總辭,他認為現時當局容許全體議員過渡,又毋須重新宣誓,與當年重選的臨時立法會性質不同。他指出,即使民主派總辭,但一年後的立法會依然會被扭曲和矮化,民主派亦會被DQ,反問屆時他們面對同樣局面,是否繼續參選? 

蔡子強直言,區議會現時亦被政府架空,去年區選亦有參選人被DQ,如果抗爭派視整個體制為「政治花瓶」,便應該帶頭在區議會總辭。「不要俾人一個感覺,是立法會入面無你們份,就大聲疾呼要總辭,到牽涉你們自己利益的時候,又絕口不提。如果你要有道德高地,抗爭派在區議會入面帶頭總辭先囉。」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認為,如果抗爭派認為民主派應總辭,便應該帶頭在區議會總辭。資料圖片
 

港大李詠怡:別讓政府法案「過得咁容易」

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李詠怡亦認同,民主派策略上應該留任,她指出即使民主派在立法會裡處處受限,議會仍然是其中一個重要的抗爭陣地,民主派亦保留一定程度的否決權力。「就算最後唔能夠阻止法例通過,你最低限度都唔好俾政府過得咁容易呀⋯⋯ 如果你總辭,政府就可以大條道理地講,現在不是我不讓你們留在立法會,是你們自己走曬,於是他們就真的好舒服,法例要點過就點過,長驅直進。」她續說,立法會議員的身分在議會外仍然有其作用,包括約見官員、協助市民申訴、在媒體曝光等。

李詠怡強調,立法會一直是不民主的體制,並非以全面直選產生,除非民主派一直全面杯葛現在的體制,否則她不明白為何要杯葛續任一年的立法會。她又反問,以往選舉主任DQ民主派亦影響選舉認受性,為何民主派一直參與其中?

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李詠怡認為,立法會一直都是不民主,如果民主派以往都沒有杯葛立法會,不明白為何今次要總辭。資料圖片

李詠怡:策略考慮比民主原則更重要 

民主派是否留任,其中一個主要的爭議點,在於現屆議員的民意授權是否仍然有效,有抗爭派質疑,延任一年的議員根本沒有民意授權。對此問題,學者的意見有分歧。

李詠怡承認,續任一年的立法會議員,其民意授權理論上「有問題」,但香港並非民主體制,在威權政體治下,策略上的考慮比民主原則更重要,續任與否的準則,應該要權衡對推進香港的民主發展有否正面作用。「從民主角度來看,這些威權政體的體制一定不能符合民主原則,這是一定的。問題是你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是否願意策略性地利用一些位置,這完全是策略性的判斷。」不過如果一年後,立法會選舉再押後,甚至變成「萬年議會」,李指出到時便應該再考慮是否繼續參與。

蔡子強則反駁,抗爭派的說法不合理。他指出在民主機制下,選民投票給該候選人,除了支持其政綱,還是一種政治信任,認同其政治路線,相信選民不會介意現任議員逼不得已留任一段時間。他續說,議員不可能每做一件事都透過選舉取得授權,「例如四年前選舉當然無反修例,無逃犯條例,那麼是否跟住做逃犯條例的時候,你話得不到選民授權,所以你唔做?」

 

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認為,現時支持總辭一方的理據複雜,牽涉很多謀略和估算在內,難以令人看到「顯然易見」的巨大理由。

陳祖為:總辭未有「顯然易見」理由

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認為,現時支持總辭一方的理據複雜,牽涉很多謀略和估算在內,難以令人看到「顯然易見」的巨大理由。他指出今次政府以疫情為由押後選舉,若民主派集體總辭,一般人看來未必是合乎比例 (proportionate) 的回應,且有機會引發意想不到的立法和憲政後果。

他總結多年來觀察本港和海外的民間抗爭經驗,指出大型或激烈的的抗爭行為必須「出師有名」,其理由必須為社會顯而易見,亦要針對具體事件,例如執法極大不公、政府推出極壞的法案、嚴重的選舉舞弊等,才能得到大部份市民支持及國際社會同情。但陳祖為相信,本港政制急速敗壞,即使民主派今天留在立法會,總辭終有一天可能出現。」

 

 

蔡子強:初選不可當成最新民意授權

剛過去的民主派初選,抗爭派得票過半,亦有現任民主派議員落馬,是否代表選民取態已經改變?蔡子強認為,不能將民主派初選的民意授權和正式的選舉相提並論,初選只是民主派決定派出甚麼人出選的機制。「如果你覺得初選可以取代正常選舉,我覺得有點捩橫折曲。初選只是決定下一次派甚麼人出選,並不是對任何民主派的信任公投⋯⋯ 不要將初選,跟正式的選舉撈亂,他們(抗爭派)似乎將初選結果無限放大。」他又指出初選只有61萬人投票,但去年區選民主派取得約170萬票,代表性有限,「60萬人點同170萬人比呢?」

放眼未來一年,葉健民估計,政府很可能趁機修改選舉制度,因為修改選舉制度較容易通過,包括讓長者優先投票、供長居內地的選民郵遞投票、甚至在大灣區設立票站。「這些表面上是選舉制度的修修補補,但其政治影響可以好深遠,長遠會對建制派選情有利。」至於具爭議的法案如23條立法等,葉建民不願估計政府會否推出,但他分析立法程序需時,立法會只有一年時間,即使政府想做也很容易被民主派「拖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