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六旬素人區議員 放下教鞭服務街坊 慈雲木屋區長大莫綺霞:一生功夫原來為今天準備


年近60歲的莫綺霞是素人區議員,去年區議會選舉擊敗連任兩屆的民建聯何漢文,成為黃大仙慈雲東選區史上首位民主派區議員。網上搜尋「莫綺霞」這個名字,沒有太多關於她的報道,過去30多年她一直埋首於教育工作,專注幼兒教育和特殊教育,在政府內做教育工作也做了十多年,坦言只愛工作和家庭,從不理政治。

直至去年反修例運動,改變了她。她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去年6月12日,警方在立法會一帶施放催淚彈驅散市民,當中有長者和年青人受傷,場景至今仍歷歷在目,「我覺得個政府好野蠻,好不仁不義。」自小在慈雲山木屋區長大的她,決定放下教鞭,重返她的成長地慈雲山服務這個社區。

年近60歲的莫綺霞是素人區議員,去年區議會選舉擊敗連任了2屆的民建聯何漢文,成為黃大仙慈雲東選區史上首位民主派區議員。莊曉彤攝

訪問這天,來到莫綺霞的辦事處,傍晚有一個派飯活動,莫綺霞手執大聲公向排隊的街坊說:「莫姑娘講下點做法,聽得到我個麥克風?聽到的舉手,真叻!」、「星期日莫姑娘唔洗返工,不過加班同你哋一齊見面,好無?(好)大家加油。」從她與街坊溝通的語氣和口吻,或已聯想她是教師出身。

莫綺霞說,她自小在慈雲山木屋區長大,中學畢業後修讀當時柏立基教育學院(後來與其他學院合併為香港教育學院,現為教育大學)的教育文憑,之後做過2年小學老師、3年中學老師。她說受到當時任教Band 5中學的影響,有感學生輔導比直接教授更能幫到學生,於是1989年便加入政府,擔任教育署(教育統籌局前身)學生輔導主任,「因為他們有唔同背景,當時好多人歧視band 5,令我很感觸,我發覺我教書未必教到他們,但同他們傾計同行就好有意義。」

之後便在政府工作長達15年,升至教育統籌局助理督學一職,期間進修學士課程。直到2003年,因需要照顧家庭而離開了政府,但沒有離開教育事業,仍不時兼職擔任大學的的幼教培訓導師,並進修教育和幼兒教育文學碩士,亦考獲教院特殊教育和長者導師培訓的證書。

莫綺霞坦言,埋首教育工作的30年,不熱衷政治,更覺得與社區工作風馬牛不相及,「我過去放好多時間係工作、家庭,對於社區呢個環節我放好少,亦覺得唔駛我啦,有立法會議員同區議員」、「我受咁多呢方面的教育,亦無political的學習,自己亦沒興趣去學。」

莫綺霞首次上任做區議員,慈雲山當區就面對疫情這個大難題。莫綺霞Facebook

近年政治影響民生,民生同時影響了她對政治的想法,她離開政府之後因多了時間,開始留意政府政策上的轉變,「我睇房屋問題,我細個住木屋區,有機會接受教育,成為中產,但調返轉睇,我三個仔女同我講笑,『媽咪,你劏房租俾我哋啦』」、「其實個一刻係叮我一聲,如果我一早買咗一人一層咪享福,我洗乜理社區嘢。」丈夫是退休教師,兩人育有兩子一女,在過往輝煌的舊美好香港年代,上流成為中產的莫綺霞,慨嘆現時的年輕人,即使受過大學教育,原來亦難以上樓,「原來政府的政治取向,係完全影響政策」

Sorry,原來我錯咗,政治真係關我哋事,從生活去睇返政治的issue。我認為係有對香港不公道的地方。

做過政府工的她開始認識到,這個政府早已變得不一樣。九七年回歸後,港府曾推行教育改革,莫綺霞當時正在教統局工作,「教改年代好Open,我老闆直頭帶哂啲article來,逼我哋睇,當時我心態係做又36,唔做又36,夠鐘放工返去睇仔女,老細5點半就拎份教育改革上來,我哋要學個啲理論。」莫綺霞說,2017年曾重回教育局當兼職督學(inspector),但工作時上司劈頭就會說,「唔好問咁多,做就得架啦」,她說:「教育改革外國輸入來,裡面好多pros and cons,好多討論,咩都講得嘅,我諗同而家入返教育局好唔同囉。話唔得就唔得,仲討咩論啊。」

她在2018年曾參加過由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發起的風雲計劃,上培訓班了解區議會政治,原本只打算協助年青人參選,但去年反修例運動正式觸動了她參政的想法。莫綺霞說,香港過往有集會和言論自由,即使在政府工作期間,她也會上街遊行批評政府。但她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去年6月12日,警方在立法會一帶施放催淚彈驅散市民,當中有長者和年青人受傷,場景至今仍歷歷在目,「我覺得個政府好野蠻,好不仁不義。」

她期望以自己身位做到更多,去年7月得知慈雲東區是「白區」,於是開展社區服務,「我之前都諗過下幫年青人參選,唔係自己,無理由我咁大年紀去做。」但直至9月仍沒有年輕人打算在這區參選,最終在家人支持下臨危披甲上陣。結果當選,結束了建制派長年壟斷的局面,成為首名該選區的民主派區議員,而黃大仙更加是「全黃」,即全部民主派當選的地區之一。

訪問當天有餐廳免費派飯,只提供50個飯盒,需預先報名,不少街坊亦抱怨拿不到,莫綺霞就向街坊解釋資源有限。周滿鏗攝

莫綺霞說,「我明白呢區的困難,建制派係到做咗十幾廿年,好難打入呢區,就算我贏咗,好難得到全部街坊的認同」、「我政治立場一定是黃的,我一定要爭取民主,去到服務我不分黃藍,只要你唔分就得,你來粗口鬧我咪鬧。」

她形容,過去多年建制派留下來的傳統,導致部分街坊心態上較為貪心,第三波疫情爆發,她當時只有4000個口罩存貨,每戶僅分到一個;有餐廳免費派飯,只提供50個飯盒,不少街坊亦抱怨拿不到,她都會耐心解釋資源有限「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接納我,我只知道我沒有物資的資源,但我有使命的資源,我帶住一個關心社區的資源」。

我希望用好的,去減退唔好的文化。

莫綺霞記得,試過為確診未獲安排入院的街坊送上食糧,亦頻密落區,關心區內行動不便的長者或有特殊需要的人士,「以前無人理佢,當佢係傻人,佢唔傻,莫姑娘幫佢就唔傻。」

她說對於自己的定位十分清晰,「我有個信念,應該network好呢區所有人、所有街坊,當人network得好,我相信前面有啲嘢可以變化。」年青時穿高跟鞋走入學校授課,今天戴著護目鞋穿風衣跑鞋在街頭上服務街坊,她形容自己:「我用盡一生功夫,擺落來呢個位置,原來係為我今天所準備。」  

莫綺霞履歷

1981-1984 柏立基教育學院教育文憑

1984-1986 小學教師

1986-1989 中學教師

1989-2003 教育署學生輔導主任&教統局助理督學

2007-2017 香港公開大學幼兒教育兼職培訓導師

2017-2019 教育局兼職督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