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紐約學校復課爭論


【撰文:112288】

紐約市是否於九月復課?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不僅是孩子,甚至是大人。換句話說,復課與否對每個人來說都很重要,每個人都是利益的持份者。但是,如果每個人都只關心個人利益,那麼我們如何才能為學生找到最好的安排呢?

紐約巿可否九月復課?照片來源:紐約市教育局

美國國家科學、工程和醫學研究院發表報告指出,學校重開不僅是提供教育,還有提供兒童照顧、學校服務、膳食和其他家庭支持等方式使家庭受益。在沒有實體教學的情況下,學校冒著孩子落後於學業的同時,亦加劇教育不平等的風險。

該報告說,尤其是幼兒將受到沒有親自指導學習的影響,可能會遭受長期的學業落後後果。在K-3年級,孩子仍在發展調節自己的行為、情緒和注意力的技能,因此遠距學習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困擾。學校應優先為K-5年級和有特殊需求的學生提供復課,最好通過面對面的指導教學幫助他們。

根據超過三十萬(301,138)個家庭的回覆:如果採取了安全措施,則有72%的父母更願意將孩子送回學校。教育局調查結果還表明,有48%的學生和53%的家庭更喜歡隔天輪替上課。因此,教育局計劃通過混合學習模式提供教育,這意味著學生將在一週的一部分時間在學校進行小規模授課,並將在一週的其他幾天遠距學習。

作為媽媽,陳太坦言,遠距學習對在幼稚園的兒子起不到作用。她說老師將有關學習的鏈結放在Google classroom,又或透過電郵發送工作紙。沒有父母的幫助,兒子如何學習或做作業?另一位家長張先生說,自學校關閉以來,他四年級的女兒從未見過老師,女兒的老師沒有在網上教學或接觸學生。林先生亦抱怨說,遠距學習並不是孩子學習的最好方法。他說,五年級的兒子告訴他,一些同學沒有參加遠距學習。林先生指出,學生的出勤率,學習成績沒有以前般嚴謹。家長們異口同聲說,遠距學習不利於他們的孩子,整天觀看ipad或電腦,對孩子的視力很有影響。

復課如何保持間距?網絡照片

根據教育局調查,有48%的學生和53%的家庭更喜歡隔天輪替上課。但一些老師卻不以為然,部分更致函巿長及局長反對學校復課。一位教師指出,複雜的時間表和複雜的協議,無法彌補缺乏計劃的不足,因為這些計劃無法讓110萬名學生和10萬名教職員工可以回到學校。 她亦坦言,沒有適合每個學生的教育計劃。但是,我們可以更好地制定紐約市遠距學習計劃,以維護紐約市市民的健康。一位家長反駁說,真的可以如這位老師說可以制定更好的遠距學習計劃嗎?

另一位老師說:「如果我們的學生需要使用與其他幾個班級共用的洗手間,是否要教職員監察學生使用洗手間保持間距?又或在學校外排隊等等,這樣浪費了多少教學時間?我們上課時間是從8:10-am-2:30 pm,全校大約有800名學生,即使我們有一半的學生是遠程學習,我們也會有大約400名學生花更多的時間保持間距,而不是在學習上。她繼續說:要求5、6、7、8、9、10、11歲的孩子遵循復課戴口罩,或保持社交間距等等,根本是不可能的。」

一名家長氣憤地說,老師發些教學鏈結及發些電郵功課,每月拿著豐厚的薪水,當然喜歡選擇遠距教學模式,因為這樣不僅避免了校方的視學評核,也沒有被評核的壓力。她嘆氣說,當遠距教學開始時,老師和所屬工會便大聲疾呼地說,老師沒有受過遠距教學培訓。換言之,家長或教育局或學校校長不要有所要求。

NYTODAY報導說,一位公校老師建議,所有幼稚園、一年級和二年級的課程,都可以在戶外舉行,自然環境可以作為數學和科學教育的資源。這些年級的學生佔全巿學生近四分之一。另外,學校可以在任何指定時間使用盡可能多的戶外空間,以減少建築物中的學生人數,從而實現適當的社交距離。在學習期間,孩子們可以在室內和室外工作之間輪換,而不是在現場學校和遠距學習之間輪換。

戶外教學。網絡照片

「我確實認為這是可行的。」布魯克林的Liat Olenick老師在疫情期間一直提倡戶外學習。她說:「我認為這會很容易嗎?不,但是鑑於我們所有其他選擇都很糟糕,因此值得考慮。」

2020年7月16日,巿長de Blasio宣布,現正製定一項計劃,在學生遠距學習的那天,在圖書館、社區中心和其他地方為10萬名學生提供托兒服務。有家長質疑這個安排,與孩子回到學校上課有什麼分別?巿長這樣的安排,可以安撫因混合學習模式激怒一些精疲力竭的家長嗎?

有些家長希望孩子復課,有些家長不喜歡混合學習模式,有些老師反對九月復課,亦有老師建議戶外學習,不同人有不同想法…

事實上,時間過得很快,很快便踏入九月,2020-2021學年能否復課?大人小孩又準備好未?就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