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國安法下的宗教自由】邢福增三年不敢到內地 料香港教會面臨抉擇︰妥協或堅持?


中大崇基神學院教授邢福增研究中國教會歷史和政教關係多年,由於研究題材敏感,他自2017年開始已不敢再到內地,擔心「入咗去出唔返嚟」。國安法在港實施後,他沒有放棄研究中國教會,但會小心一點,包括盡量避免使用外國的研究經費。

邢福增熟悉內地教會的發展和現況,他接受眾新聞訪問時,指一些香港教會原本習以為常的事,例如公開佈道、自由銷售聖經等,在內地均屬犯法。他又提醒基督徒多認識中共建政後內地教會的遭遇,不論是拒絕妥協的教會領袖如王明道,還是選擇順從政權的三自教會,最終都難逃被批鬥與清洗的命運。邢福增慨嘆,昔日內地教會面對妥協還是堅持的掙扎處境,已變成香港教會的將來。

邢福增主力研究中國政教關係,題材敏感,自2017年起他已不敢再到內地。鄭啟智攝

邢福增剛於上月底卸下神學院院長一職,未來將更專注研究與寫作,其學術研究範疇主要包括中國的政教關係、社教關係,以及中國基督宗教的歷史。他過去的學術文章,少不免觸及一些較敏感的題材,包括早年反右鬥對教會的影響,還有幾年前浙江溫州的拆十字架運動。他表示大學並沒有對他施壓,不過他承認,自己的研究範疇相對敏感,當局又常常搬龍門,少不免會有些擔心。

以前研究浙江溫州拆十字架,一定要入去做田野(考察),然後結論會發覺官方所講的都是亂嚟,是無根據的⋯⋯將來會不會覺得你在抹黑中國政府呢?因為你批評一個政策的時候,他動輒都可以話你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三年來不敢再到內地 「怕入咗去出唔返嚟」

正因研究的題材敏感,邢福增自2017年開始,已經不敢再到內地,觸發點與三年前發生的一件事有關。當時原本有兩間內地大學邀請他演講,卻突然同時取消邀請︰「原本安排入去演講,突然他(大學代表)通知我取消,並用些根本一聽都知道不是理由的理由去取消,同一個地方有兩間大學突然取消邀請,你都知會有些事。」

從事中國教會發展與政教關係多年,除了到內地進行考察研究,也不時有內地大學邀請他演講。每次到內地演講,他也知道有相關部門的代表到場,事後亦會接觸邀請他的大學教授或地下教會成員,不過以往從未試過突然取消邀請。自此以後,他再也沒有收到任何來自內地大學的邀請。「真的好奇怪,有些一向有邀請的都無再邀請你,其實都sense到有些事在發生。」

有感自己不受中國官方歡迎,他相信必須在繼續發聲和到內地兩者之間,作出取捨。「關心香港社會,自然要取捨。你關心這些事,或者在香港為中國宗教自由發聲,意味會影響你去入面(內地)接觸人。」邢福增不願被「噤聲」,為保人身安全,他三年來再也沒有到過內地,「怕入咗去出唔返嚟。」不過他現時仍然與內地維權人士和地下教會成員有接觸,往後也會繼續保持私人交往,跟他們維持朋友關係,相信正常交流不會出問題。 

邢福增坦言,今天仍在觀望香港會否如內地般「去到咁盡」,暫時仍會繼續進行過去在做的學術研究。不過為了保障自己,以後在爭取研究經費時,他也會盡量避免用外國提供的研究經費,以免被指控為勾結外國勢力。他稱以往都曾經用過來自美國大學的研究經費,即使在國安法下理論上無問題,他覺得最好還是小心為上。

邢福增曾經研究浙江溫州拆十字架的相關題目,他坦言國安法實施後,這類學術研究也變得敏感。資料圖片

 

內地教會無自主 禁公開佈道、聖經銷售

研究中國教會多年,邢福增指內地與香港教會最大的分別,在於內地教會並沒有宗派之分,體制上一律歸由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和中國基督教協會(統稱基督教兩會)管轄,而兩會均受官方的宗教局和統戰部管理,教會並沒有自主權。香港的教會宗派林立,例如聖公會、浸信會等,每個宗派以至每間教會的人事安排、財政管理、崇拜禮儀、神學教育等,都是自主管理。

然而由於內地當局不容許多元宗派出現,內地教會內部事務,大至按立牧師,小至運用奉獻,都不能獨立決定,需要交由基督教兩會管理,而實際上便是由背後的宗教局和統戰部掌控。他續說,即使不是由兩會管理的地下教會(或稱家庭教會),亦會與當局保持默契,包括讓統戰部得知其崇拜內容和福音工作等,從而得到默許繼續運作。

邢福增提醒,不少香港教會習以為常的事,在內地都被視作違法。例如本港教會可以公開佈道,舉行大型佈道會、在街頭傳福音、聖誕節時唱詩歌「佈佳音」等,但他指內地規定,宗教工作只可在宗教場所內進行,意味上述活動都不會被容許。他又提到,內地當局恐防基督教快速傳播,亦不容許《聖經》公開自由發售,在內地的書店裡並不能找到《聖經》,只有基督教兩會能合法銷售。本港多個宗派有設立出版社,自行出版刊物銷售或派發,但邢指出內地教會沒有出版權,出版刊物最多只供會友傳閱,不能對外公開。

去年9月,江西一間教堂的聖母聖子畫像被移除,取而代之的是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畫像。資料圖片

近年內地教會增長迅速,2018年國務院公佈中國約有3800萬基督徒,比2010年的2300萬增長六成。邢福增估計,官方數字並未包括地下教會的信徒,實際上內地的基督徒達到6000至7000萬。他笑說現時中共黨員亦只有9000萬(《人民日報》今年7月報道,中共黨員數目約為9191萬),基督徒的數目增長速度驚人,加上教會有組織、有群眾、有思想,令中共對教會越加忌諱。

邢福增留意到當局對教會的打壓越來越多,最新政策包括禁止18歲以下人士進入宗教場所;嚴懲黨員信教;將管理教會的單位層級下放至街道、村、區,方便更細緻地箝制教會發展。

香港教會要選擇 妥協或堅持

邢福增研究中國教會和政教關係始於90年代,「當時在想97之後的香港教會會變成怎樣,好自然就會睇返1949年之後的中國教會,希望對我們面對97有幫助。」他講述中共建政後,內地教會需要抉擇妥協還是堅持。部分教會堅持做政府不喜歡的事,它們早於中共立國之初已被清洗,例如著名的教會領袖王明道因為反對三自教會,被囚22年。至於選擇妥協,簽署三自宣言的教會,曾經換取幾年相對自由的空間,但到50年代中後期的反右鬥爭、大躍進,也難逃被清算命運。邢福增慨嘆,今天香港教會終於會走到面對這一步︰選擇妥協還是堅持?

現在特別覺得我們活在當時教會的掙扎入面,以前是研究他們,現在發覺原來我們(和當時的內地教會)很相似,特別是最近一兩年。

邢福增直言,中共多年來都害怕基督宗教會影響政權穩定,從沒改變,以往認為基督教有西方背景,是帝國主義的象徵;現在則覺得教會與顏色革命有關係。他指出基督宗教是「入世」的宗教,關心被壓迫的人群,亦不效忠任何政權,在世界各地成為公民社會的強大部分,如在波蘭、東德、南韓等地的民主化浪潮中,教會都扮演重要角色,內地教會也自然成為中共的「眼中釘」。

邢福增提醒,中共多年來都擔心教會會影響政權穩定,從沒改變。鄭啟智攝

 他強調,宗教自由與言論自由息息相關,不同宗派對教義的詮釋,以至信徒對教義的討論,正是建基於言論自由,然而內地會要求各宗派教會按照政府的施政方針來詮釋教義。「例如最近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每個宗教就要發掘自己的教義如何支持這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也許聽起來有點荒謬,但他警告,早前已有左報提出各個宗教應該以其教義宣傳國安法,預視香港教會也許將會面對同樣的考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