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立法會延任的哈姆雷特困境


香港朋友聊著中國已同意港府所提「立法會任期延長一年」之議,問我有何看法?我不熟香港政治生態,請他繼續。他說民主派人士內心,對此題有許多掙扎,卻讓我想到了過去台灣黨外運動時代的一些經驗。

台灣在1987年蔣經國開放解嚴前幾年,所謂「黨外運動」(意為「國民黨之外」)陣營,曾經發生過「議會路線」與「群眾路線」的爭論。前者以康寧祥等公職人員為代表,主張透過選舉來影響政策。後者以新潮流系為核心,主張透過不斷的街頭群眾運動來逼政府讓步,而不應在政治議題上與國民黨妥協。

1986年5月19日,黨外人士在龍山寺大會合,要求國民黨解除戒嚴,在風雨中與警方對峙12小時,考驗黨外人士街頭運動的毅力與耐力。照片來源:台灣民報
 

雙方爭議最烈的時候,公開在黨外雜誌上互批,演成所謂「雞兔同籠」爭議。「雞」是體制外的群眾路線,「兔」則是體制內公職路線,新潮流系認為康寧祥等人是「做國民黨生意」的公職人員,後來還打了一波「批康運動」。

當時黨外差點因此分裂,但在對抗國民黨的壓力下,最後選擇了「擱置爭議,合作雙贏」,當時當然還沒這個名詞,此處只是借用。兩條路線的爭議,形成了民進黨現在的派系統治的格局,內部吵得很凶,但到選舉時仍會團結一致對外。

康寧祥(左三)是民進黨的創黨成員之一。網絡照片

當時一黨獨大的國民黨,對於黨外運動的分裂當然樂見其成,甚至積極運作。例如:對康寧祥等公職就特別禮遇,國際媒體一度還封康寧祥為台灣未來的重要政治人物之一。李登輝成立「國家統一委員會」(簡稱國統會)時,還力邀康寧祥、黃信介等人入席擔任委員。另一方面則成立雙十園雜誌,與黨外雜誌互批互鬥。國民黨的目標,自是拉攏溫和派,打擊激進派,最好能促成黨外陣營的永久分裂。

回頭看港府的立法會延任案,港府的用意也很明顯。去年反送中運動,令港府最頭痛的,就是勇武派與和理非「不割席,不篤灰」,互為表裏,交叉掩護,令港府無法鎖定少數目標,精確打擊,只能一直採取守勢。去年民主派一路打到區議會大勝,如果今年再選立法會,怕是會繼續難看下去。

因此,港府一方面希望多拖一年時間,讓新版國安法發生效力,斬斷民主派的奶水,包括金脈、媒體、領導人物、外國支援,甚至他們的工作,斷絕民主派的生存能力。

另一方面,則用延任案來製造一種「to be or not to be」的哈姆雷特困境。雖然這一屆立法會中,民主派是少數,起不了什麼作用,但即使是雞肋,還是有點雞味,總比鐵湯匙好咬。如果一席民主派都沒有,便完全無人可擋住立法會通過什麼奇怪法案,甚至連知都不知道,這樣會更慘。這是公的考量。

在私的部份,如果拒絕延任,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便提前喪失資格,失去選舉優勢,甚至被點名特別處理,下次失去參選資格。如果接受延任,又會被批成康寧祥那種「做共產黨生意」的「道德有瑕疵的假民主運動者」,被人用政治潔癖批到體無完膚,下次還是選不上。

在對手蓄意製造的困境中,用對手設定的選項做選擇,永遠是最笨的策略,因為你永遠在對手算好的遊戲規則中玩他們一定贏的遊戲,這就是少林足球中周星馳面對的問題。唯一的辦法,是重新設定自己的前進路徑,加深論述深度與高度,並找到一條路徑或方法,把困難的問題,所謂燙手山芋,丟回去給對手,讓他進入兩難困境。

如今之計,是民主派必須開一次「遵義會議」等級的大會,包括和理非與勇武派,秉持「異中求同」的概念,各紓己見,大吵三天,但絕不拍桌走人。這次會議要確定長期的共同追求目標,短期的因應策略和原則,以及未來爭議的討論與決策機制,以延期後的立法會選舉勝選為目標,以及針對「假普選」的施壓抗爭方式,議會路線與群眾路線兩條腿走路,在大戰略下靈活的進行戰術進退,達成真普選的目標。

換句話說,當民主派有了共同的戰略目標與戰術原則,一切選擇都有了合理解釋與工作目標。接受延任是為了讓港府「芒刺在背」,阻擋「建制亂法」;不接受延任則是回到群眾路線,下鄉組織,準備硬幹。如果議會路線受阻,就放手回到群眾路線;群眾路線社會成本太高,那就到議會來談。要在兩難中做選擇的應是港府,而非民主派人士。

在混亂的年代,不死才能贏,潔癖形同自殘,靈活才是聖經,這是台灣民主過程中,最珍貴的經驗教訓。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