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同甘共苦」小甘甘


自從四月由東京回港,在村屋定居後,我便想領養貓狗。在六月底的一次寵物領養活動,我和妻子遇到甘仔,牠害怕至縮在一角,但牠好乖,沒有狂吠。我和甘仔自拍時,牠的儍氣,加上憂鬱的眼神,深深吸引着我們。義工姐姐說,甘仔三個月大時,在城門水塘被遊人發現,結果用了兩天,才找到那隻皮膚潰瀾,又因牛蜱熱導致嚴重貧血,快要死亡的流浪狗。縱使在同場其他狗隻都很可愛,但我和妻子覺得,牠是場內最特別的小狗,便決定領養牠。

我和妻子第一次見甘仔時,牠害羞又儍儍的看著我們,討得我倆歡心。
義工向我們介紹甘仔的身世,看見牠流浪時,是如何的「爛身爛勢」,非常悽涼,我倆便決定領養牠。

決定領養的日子,正是六月尾,乃今年香港政局最動盪的日子。中國共產政權置基本法及一國兩制於不顧,肆意為香港制定國安法,弄至港人憂心忡忡,難以安枕。7月1日早上,因今年遊行不獲批准,我便和友人去到港島區慢跑,藉此紀念,過程中真是悲從中來。在那數天,我不想在面書貼文,因不知如何寫作,才不會觸犯國安法,皆因我真的感到害怕。

7月3日開始,心情便漸漸開朗起來。兩日後,甘仔來到我家,我和妻子既要為甘仔清空位置,放置睡床,又要購買養育牠的物資。最重要的,是臨睡前和妻子的枕邊話,我倆都滿是期待這小狗的來臨。談到這小狗的名字,我想改一個很有香港地道特色的名字,於是叫牠做「甘仔」。

「甘仔」的意思,就是我們願意和牠「甘苦與共」,期望牠能「苦盡甘來」,「甘仔」又是香港社運人士甘浩望神父的花名,我們也想向這位一直關懷基層人士的神職人員致敬。至於英文名,是Fortune Gump,意思是我不單想牠過幸福生活,也期望牠可以和我跑步,這便想起電影《阿甘正傳》的主角Forrest Gump如何跑遍全美國的情節!

甘仔成為我家新成員不久,武漢肺炎死灰復燃,限聚令再次收緊,而且我們居住的地方也有人確診。作為跑步教練的我,只好全面停工。縱使曾因由東京回港,有強制隔離經驗,今次亦只是自願留在家中,自由度較大,但同樣感到生活鬱悶,加上政府只顧以國安法和DQ,打壓異見人士同時,又無心無力抗疫,措施朝令夕改,令人無奈又憤嘅。幸好,甘仔的出現,令我和妻子的生活歡愉得多。

每朝5時,我們起床,牠便會熱情衝過來,不斷以鼻子來哄我們,向我們撒嬌。對妻子來說,甘仔伴隨她到露台淋花,欣賞剛剛日出的天空,就是最佳的親子活動。而我,主要是帶牠外出行街散步。牠很怕人,每到人多之處,便非常緊張,想盡快離間。但是,自從牠跑步之後,便出現變化。

7月中,我以玩票性質,帶甘仔一同跑步,由居所跑出城門河後回程。起跑時,戰戰兢兢,又認得養狗人士的忠告,一定要為甘仔補充水份。不過,在30度高溫下,甘仔只需停下飲一次水,就能跑6.5公里,跑後亦無需飲太多水。我便嘗試給他跑得更長更遠,在721一周年的前一天,便跑了7.21公里來記念。直至現在,我和他每星期最少跑三趟,每趟最長可以跑至12公里。

家外通道狹窄,又是上班一族必經之路,對害怕人多的甘仔來說,要起跑有點困難。不過,我用力一拖,他便跟著我,縱使遇見不少途人,還會聽到牠很害怕的鐵路聲響,或會有些微分心,但也專注向前。去到城門河畔,牠狀態更佳,既會專心,又不斷旁觀我的情況而調校速度。我手中的狗繩,只在轉方向及遇到途人才收緊,一般都是放鬆,令自己和甘仔都跑得舒服暢順。跑後,甘仔神態自若,不大疲倦,而且笑容滿面,令我和妻子非常快慰。更重要的,是每次跑步訓練後的當晚,我們和甘仔散步的時候,牠步姿輕盈,又很少因緊張害怕而搶繩,而且練出一身肌肉,變得英明神武,充滿自信。

甘仔跑步英姿。

甘仔似乎是一隻有跑步天份的小狗,而且年幼時流浪給牠的歷練,令牠不怕長跑帶來的艱辛。從牠獲救時的樣貎,便知道牠經歷不少風吹雨打、日曬雨淋。牠如此「爛身爛勢」,除了是疾病的折磨,更相信是經歷過人類的虐打,才令他現在如此害怕陌生人。

同樣,香港人面對一年有多的政治壓迫,令大家身心俱疲,情緒抑鬱。我和妻子回來後,心情也日益沉重不安。但是,我也深信香港人和甘仔一樣,在歷練後,必定會有堅定不屈的意志,去面對與極權的長期爭戰,只是時局變化太快太大,現時難以適應。

在國安法和疫情的雙重陰霾下,我和妻子幸得甘仔的相伴,令我們可以多一點笑聲,去面對這個高壓而荒謬的時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