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延任VS總辭】朱凱廸未評轉軚:明年可公投杯葛議會 寸土必爭不獲認同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多數傾向留在立法會,屬進步光譜的朱凱廸及陳志全極有可能成為唯二告別議會的議員。朱凱廸周二在傳媒茶敘向眾新聞等傳媒表示,面對政府推動大灣區港人投票等措施,議會戰線或很難繼續,「反過來要撤出戰線」,認為明年值得透過全民公投處理立法會去留問題。

他坦言,過去寸土必爭、抵擋一條惡法的路線在運動上得不到認同,因為形勢之惡劣,令市民已經覺得沒有什麼所謂,甚至會歡迎取消立法會變永久臨時立法會或人大,他形容,自己是邁向「攬炒派的議會抗爭派」。

有傳朱凱廸曾在人大決定前表達有意留任,反而是有個別民主派議員曾有意求去,但最終人大頒布決定後,朱認為民主派應該集體杯葛。朱凱廸未正面回應,只說一開始沒有想清楚認受性的問題,當時也沒有人大決定,認為如今這個說法「重要性不大」。

22名民主派議員中,可能朱凱廸及陳志全兩人離開。林勵攝

陳志全同日亦表示,自己是四年任期任滿而非辭職,認為民主派應該集體杯葛未來一年的立法會。他在見記者時一度語帶哽咽希望留下的民主派以行動證明,「留下比杯葛有更大意義」。至於是否參與下屆選舉,陳志全說只是未來一年立法會沒有民意授權,但下屆他們當然有權參選。

民主派上周人大常委會頒布決定、延任立法會「不少於一年」後,內部一直未爭持去留問題,令民主陣營支持者陷入分裂。

朱凱廸與陳志全周二舉行傳媒茶敘時,席間,朱解釋他強調,自己並非要分化民主派,但目前矛盾所在,不應該只是民主派22名立法會議員說了算,「如果20對2(按:朱、陳兩人),但社會是否20對2」?

他表示,原先設想是希望有大約兩個星期的時間,令各板塊坦誠表達立場,然後進行民意調查並綑綁決定。較長遠的構思,則是利用集體杯葛的政治張力,由民主派議員及初選勝出者籌建一個「大台」的工作組或平台來組織政治活動,頂替目前民陣的角色。

朱凱廸解釋,自己早前是基於「凡共產黨不想我做、就去做」,及不令民主派初選出線者因此邊緣化兩點,認為民主派應集體杯葛立法會,並以公投及民調處理去留爭議。正如早前他向支持者內部訊息所說,他認為目前中共全方位打壓下,卻寬鬆處理立法會去留問題,認為應該反其道而行之。

如是這般,目前運動是否民主運動,而是一場反共運動?朱凱廸歸咎,是中共令港人將兩者結合,但現在民主運動「望唔到家鄉」,形勢下是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提倡的反威權運動。他形容,目前民間是「desperate」地透過公民社會推動攬炒,「就是以香港作為槓桿,翹起整個中國,引起大笨象打架」。

他說:「香港已經是一個全球同擴張中的中共的政治霸權的鬥爭,可以作為一個反中共霸權鬥爭的點。」

朱凱廸在逃犯修訂條例審議前,與許智峯在立法會會議廳擔梯阻止開會。

在議會抗爭中,朱凱廸曾是比較進取的一員,例如2017年立法會辯論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時,曾動議立法會《議事規則》88條驅逐新聞界及公眾人士離場(雖然主意出自民主黨涂謹申議辦)。

記者追問,到底杯葛議會對爭取民主、保障人權不被影響有什麼促進?朱凱廸說,目前運動的政治路選與寸土必爭已有很大分野。「(市民)不要守住一條惡法,這種想法沒有得到認同,是因為形勢惡劣到沒有什麼所謂。更大的原因,是因為(市民)好歡迎更加嚴厲、嚴峻的處境,就是攬炒的進展——愈受傷就愈(有)進展,變成永遠的臨時立法會,或者人大。」

他又點名反駁中大政治學者蔡子強質疑,60萬人參與民主派初選不代表整個民主派光譜,認為是太過貶低初選。「這不是一般民主派的看法,初選很有公信力,應該在未來一段時間、本來10月要坐上(立法會)這個位」。

至於明年立法會選舉,朱凱廸說兩者不能二分處理,但認為是否杯葛明年立法會選舉,值得以一個公投處理,而類似爭論可能很快再次發生。

由於不會辭職,陳志全說技術上可能是立法會單方面延長他的合約,至於議員辦公室成員等,會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商討。周滿鏗攝

陳志全則指出,不會叫留守的民主派去送死、或者必定要議會內打架,但認為首先要盡量出席會議。他不點名批評有民主派議員在財委會僅得七成出席率。「我同意胡志偉說三分鐘和三個月(審理議案)的分別,出盡全力的話可以兩三個月先通過,就是要看到這些。不是要送死、犯法才說要留,但如果只是坐投反對票,相信支持留守的人都會不滿。」

不過,去留立法會爭議已令民主派及進步新晉之間心生齟齬,例如九龍西出線的張崑陽指責民主派分裂民主運動。朱凱廸聲稱,表面言語攻擊是從來都有,但認為從政者不應該怕被鬧。此外,他認為,這些相互批評,本身不應該妨礙民主派與其他出線者籌組工作機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