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浪子的呼喚


今年7月,立國安法,既是憤慨,又感無奈。在無力感籠罩下,我和妻子遇上一隻流浪狗甘仔。在首次的接觸裏,甘仔以牠的儍氣,加上憂鬱的眼神呼喚著我倆,便決定領養這身世極度可憐,曾經瀕臨死亡邊緣的牠。這樣,家庭生活出現很大變化,甘仔讓我家充滿愛和笑聲。由起初的驚恐萬分,與及愁眉苦臉,到領養一個月後,甘仔時而笑容滿臉,時而英明神武,我和牠跑步後,更是自信大增,令我們這對新手狗父母深感安慰。

「同甘共苦」小甘甘

義工向我們介紹甘仔的身世,看見牠流浪時,是如何的「爛身爛勢」,非常悽涼,我倆便決定領養牠。照片由筆者提供
我和妻子第一次見甘仔時,牠害羞又儍儍的看著我們,討得我倆歡心。照片由筆者提供

原來,甘仔的出現,只是一個開始……

721一周年,在社工朋友的介紹下,接觸了一位年青手足亞華(化名)。不消片刻,我和妻子便決定在經濟上幫助他,以解他燃眉之急。

亞華是個中六學生,剛剛考完DSE,成績尚可,雖未能入讀大學,但已成功獲得某社區學院的副學士取錄,九月正式入學。然而,他因為去年的反修例運動,和家人關係惡劣,近來還被家人趕出家門,過了一星期流離失所的日子。幸好,他主動接觸網上一些「家長小組」,找到收容他的居所,又聯絡了我,向他提供經濟支援,才得知他的身世,和甘仔同樣可憐。

小狗甘仔在三個月大,義工拯救牠之前,一直在城門水塘漂泊流離。亞華自從七歲之後,因父母離異,父親又在台灣犯法入獄,他的嫲嫲雖然在生,但只做他監護人,並沒有親自照顧他,他被迫入讀寄宿學校。十歲時,他代表學校到文化中心表演,全部同學都有家人出席觀賞,唯獨是他沒家人來支持,曾令他感到人生灰暗,甚至有輕生念頭。

童年日子雖難過,但成績不錯,令亞華可以升讀一間Band 1中學。可惜,他不時在課堂鬧情緒,無心向學,令他連初中也未能完成,便要轉到Band 3中學。中三之後,他再轉往一間水平較高的Band 3中學,就讀至中學畢業。另外,在嫲嫲同意下,他亦返回原先的住所定居。

2019年,他再次面對難關。首先,他父親刑滿出獄,回港與他同住,但未能破鏡重圓,兩者關係非常惡劣。六月開始,他在教會朋友的正義感推動下,成為前線手足,參與了反修例運動的多場示威,食了不少次催淚彈和胡椒噴霧, 還參與中大及理大的守衛戰,與手足互相守護,出生入死。幸好,在每次身處危難之際,他都及時脫險,才不致面對被捕、起訴和受審的壓力。然而,他也有一些很親密的手足不幸被捕,令他感到非常難過。

回到家中,他的正義感得不到認同。無論是同住的父親,以及不同住的嫲嫲,當發現他身上的「文具」(即上前線裝備)時,都要求他棄掉。他不肯就範,便不斷引起衝突,及後因疫症蔓延,街頭示威減少,才不了了之。七月某天,他和父親因小事出現嚴重衝突,終被趕出家門,現暫居朋友家中,唯有等待九月大專開學的日子,獲得政府資助和貸款,並尋得兼職後,再找合適的長期居所。

亞華和我家小狗甘仔一樣,極需愛護。當他到訪我家,和我傾談,看見我抱起甘仔時,眼神充滿羡慕之情,他也直言,從小都沒人擁抱他。在小學及初中階段,他亦非常孤單,甚少和同學交往,直至高中,他才主動接觸同學,建立友情。不過,基於疫情,也礙於陌生,我沒即時給他擁抱,我只默默望著他,認同他的孤寂與無奈。

甘仔由流浪狗變成我家的寵兒,今天香港的年輕人卻被政府所棄。照片由筆者提供

比起童年的孤寂無助,亞華在社運中經歷的手足之情,實在是大相逕庭。他緊張手足的安危,就算是素未謀面,只要是共赴前線,便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所以,他對831提早離開太子站,未有回頭營救在水深火熱的手足,深感內疚。也許,這種手足之情,就是他童年缺乏愛的一份補償,也是他付出愛的一種實踐。

最缺乏愛的人,往往是最樂意實踐關愛的天使!

對於甘仔,我可以成為狗父親,每天照顧牠,慰藉這顆曾流離漂泊的小生命。對於亞華,我未能給他太多實際生活的支援,但在這位浪子身上,我聽到許多香港年輕小伙子的呼喚。他們投身社運,犧性自己,除了是他們「真係好L愛呢個香港」外,他們也需要我們說:「我真係好L愛你哋」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