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國安法首例】高等法院推翻「拒絕保釋」假定 按普通法詮釋國安法


高等法院周五拒絕港區國安法下被控第一人、23歲持「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的電單車司機唐英傑的人身保護令申請,但高院法官周家明及李運騰在判詞中,否定國安法會拒絕被告保釋的假定,並強調必須考慮《基本法》及《人權法》對基本人權保障來處理保釋,強調大部分保釋申請不因國安法而改變。唐英傑周二會再就保釋被拒向高院覆核,由李官再次處理,預計將引用今次裁決下保釋的準則處理。

今次是高等法院首次就國安法頒布對下級及原訟庭有約束力的裁決。兩位法官在判詞中強調,根據莊豐源案及終審法院過去多次裁決,應以普通法詮釋港區國安法,強調在香港無基礎用其他詮釋方法解釋國安法。

高院法官周家明及李運騰在判詞全文

高等法院周二會再處理唐英傑的覆核保釋申請。資料圖片

被告唐英傑今年7月1日涉嫌在灣仔駕駛插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電單車駛向警員,其後被控觸犯國安法下煽動分裂國家及恐怖活動罪,前者情節嚴重者可判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刑期,後者最高可判處無期徒刑。西九龍裁判法院總裁判官蘇惠德引用國安法第42條拒絕唐英傑的保釋申請,原先還押至10月6日上庭。

唐英傑早前由本身是大律師公會主席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代表,向上一級的高等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

周官及李官在判詞中,質疑被告用錯人身保護令程序,應該透過覆核保釋申請方式,而西九龍總裁判官蘇惠德根據《裁判官條例》有合理權限將被告拘押候審,本身這兩個理由已足夠拒絕人身保護令申請。不過,兩名法官在判詞中花了超過一半的篇幅,處理國安法保釋程序及特首指派法官的論點,以此否定外界認為國安法假定不能批出保釋的觀點。

目前,《刑事訴訟程序條例》容許被告一般可獲保釋,第9D條提及,除非第9G條規定的話,須命令被告獲准保釋;而《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G條列明,如果法庭有「實質理由」相信而可在三個情況無須給予保釋:一、不按照法庭的指定歸押,二、在保釋期間犯罪,三、干擾證人或破壞或妨礙司法公正。條例其餘部分列出保護被告或受制遞解令等因素拒絕保釋。

不過,國安法第42(2)條採取雙重否定句的方式列明:「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不得准予保釋。」(英文判詞翻譯:No bail shall be granted to a criminal suspect or defendant unless the judge has sufficient grounds for believing that the criminal suspect or defendant will not continue to commit acts endangering national security.)

兩名律政司刑事檢控前高層江樂士及李定國早前先後指出,國安法對批准保釋的門檻不清楚,江樂士早前認為國安法是額外補充《刑事訴訟程序條例》李定國則說不肯定

唐英傑上次出庭時,代表律師說左腳受傷。美聯社

兩名高院法官在判詞中,表明國安法沒有不批出保釋的假定,做法與《刑事訴訟程序條例》、被告保釋期間會否重犯的考慮沒有分別。

雖然國安法42條以雙重否定句,法官說,條文本身並無引入新的門檻或標準,法官純粹是要考慮證據及情境,判斷被告會否再重犯,國安法42條只是提述了拒絕保釋的特定條件。

他們認為,詮釋國安法42條的保釋規定,必須盡可能在合理範圍內保障《基本法》及《人權法》下的基本人權,並給予被告合理懷疑。兩名法官說,這是因為國安法第4及5條引述保障人權及法治原則,包括提及無罪推定原則。根據香港《人權法》,所有被控的人都假定無罪推定,此原則也是香港刑事司法制度的「金線」,提供了《刑事訴訟程序條例》推定保釋的基礎。

判詞說:「法庭在考慮國安法42條案件時,有責任充分運用及實踐無罪推定的原則。」

基於推論,兩名法官認為,在大部分獲《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D條獲保釋的人,在國安法下仍會獲得保釋,反之亦然。「這是因為在《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G(1)(b)條,其中一個拒絕保釋的理據,是有充分理由相信被告會在保釋期間犯罪......如果法官認為沒有充分理由,相信被告不會在保釋期間重犯危害國際安全罪行,便沒有理由在42條下拒絕保釋。」

兩名法官在判詞中派定心丸說,雖然《刑事訴訟程序條例》及國安法條文側重點不同,但國安法42條的影響「是表面多於實際」(more apparent than real)。「42條的實際運作不大會影響大部分案件,導致保釋申請有不同的結果。」

不過,周官和李官承認,在特殊情況下,保釋申請可能有不同結果,因為被告並無享有保釋的絕對權力,並引述多個案例指,被告是否假定保釋是憲制上可被質疑,只是在國安法42條框架下,兩人解讀並不構成限制給予保釋推定。

與此同時,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提出,要求法庭考慮是純粹用普通法詮釋國安法。高院在判詞指出,由於終審法院多次裁定,《基本法》雖然是大陸法下產物,但應該根據普通法詮釋,認為沒有基礎另做他法。

這亦預計對定罪原則及量刑等的具體操作,有機會盡量套用普通法的原則處理。

對於被告一方質疑,由特首指定法官或裁判官處理國家安全案件令主審法官不再獨立,法官引述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早前聲明說,審訊及排期仍然由司法機構負責,認為沒有充分基礎說指控特首在國安法下會干擾審訊。

江樂士回覆查詢時表示,法庭認為國安法42(2)條不構成對拒保的絕對限制或假定,如果符合條件的話,將會沿用作出保釋的假定。但他認為,42條仍然令被控國安法的人較難以獲得保釋,因為需要由被告證明他有「充分的理由」不會重犯國家安全罪行。相反,在《刑事訴訟程序條例》下,有關舉證是由控方證明。

李定國回覆查詢時表示,判詞似乎指批准保釋的假定仍然存在,不過,他提醒法庭並無處理到國安法42條的合憲性,預計日後可能再有進一步的法律挑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