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杯葛立法會才是「真抗爭」?


立法會反對派議員及支持者,最近就杯葛還是延任鬧得不可開支。支持杯葛者認為,根據基本法,立法會議員任期只有四年,延任並無認受性。另外,延任立法會等同臨時立法會,北京要依賴反對派議員的存在,保持立法會的認受性,杯葛立法會就可以令北京不能得逞。至於支持延任者,就認為反對派應該寸土必爭,保留議席阻止惡法。

民主派議員應否參與延任一年的立法會?周滿鏗攝

然而,基本法對任期的限制,從來不能單看條文。就例如當年曾蔭權繼任特首,一紙人大常委決議,就將其首屆任期,由五年縮短為兩年。認為基本法對任期限制的條文神聖不可侵犯者,為何當天不為曾蔭權發聲抱不平?香港的政治現實,就是基本法受制於人大常委決定,人大常委按政治需要而非西方法理做決定。政治現實可以批評,但不能視而不見。

至於北京依賴反對派保持立法會認受性的講法,顯出對中國政治認知不足。北京的認受性,來自八個字:國家安全,人民有錢。如果反對派對北京認受性是如此重要,如何解釋全國及地方各級人大政協內,一個反對派也沒有?如果立法會有反對派可增加認受性,增加認受性又是明益北京,那麼支持杯葛者,又是否願意杯葛以後的立法會選舉,挫折未來立法會認受性,令北京不能受益?

將延任立法會比喻為臨時立法會,也是不盡不實。臨立會並沒有包括前一屆立法局所有議員,排除大部分直選議員在外,代表性不及延任立法會。再者,臨立會的設立,並無中英聯合聲明或基本法依據,合法性又不及延任立法會。

有關反對派應該寸土必爭、支持延任的講法,早有支持杯葛者指出:既然反對派過去在立法會無力阻止惡法,留任也成不了事。按此邏輯,反正無論如何都阻不了惡法大白象工程,支持杯葛者是否以後都不投票不參選?反對派阻止不了惡法大白象工程是事實,但在阻止的過程中發揮教育功能,令公眾可以透過反對派理據,了解各項惡法大白象工程的問題。而議員留任,也可以令會議法定人數不減,增加流會的可能,拖慢通過惡法及大白象工程撥款。如果所有反對派議員杯葛來年立法會,來年重提的「明日大嶼」填海造地工程必然光速通過,這應該不是反對派支持者所樂見。

今天的爭執,可說是2010年五區補選、就「儘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變相公投。當年以梁國雄為首的激進民主派社民連,與溫和民主派民主黨對是否辭職鬧得很不愉快。事件完結後,民主進程原地踏步歸於平淡。邵家臻及公民黨決定留任,齊上齊落已經不可能。既然如此,反對派應按各自支持者以及議員本身的意願,決定是否留任,而非勉強一致行動,減少無謂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