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特朗普的內政災難與岌岌可危——他將如何回應?


【撰文:三郎

前幾天是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舉行的日子,破天荒首次以視像形式舉行,當中前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演說,在 Youtube,至今已破數百萬的觀看量。從影片底下的留言,不僅反映出美國人民異常掛念這位以著名演說《Yes We Can》出身的黑人總統,也說明了一個事實:特朗普正面臨內政上的一場公關災難,並且岌岌可危。

奧巴馬之所以會選擇在費城的「美國革命博物館」作出演說,就是想藉此提醒國民奴隸制度之所以廢除的歷史,以及憲法上各階層、種族以及性別於選舉權之一視同仁。選址上,明顯在諷刺特朗普一貫以來備受爭議的各種觀點與作風,更是為了再三強調一個他想帶出的「不選特朗普的理由」:特朗普,正損害並嘗試拆除民主的傳統基礎。

過往,一些研究美國史的學者,曾總結出一套政治版本的「三段論」:通常而言,歷任的總統,如果連任,會歷經幾個階段——第一屆,剛剛就任,會承傳過往的政策或完成交接的任務;第二屆,則開始穩定實施當初信誓旦旦的政綱;第三屆,便是實施過後於全盛時期漸漸回落。但特朗普卻是歷史上的異數,因為當初競選,他幾乎把奧巴馬八年所建立的政策與方向,統統都予以反對,我們都記得當初他們在白宮握手的尷尬合照。

而奧巴馬這次演說,就是要證明人民把特朗普選出來,對於向來所建立的民主傳統與國家繁榮,是「百害而無一利」的,是特朗普造成如今的局面,令國家陷入多事之秋。

民主黨對特朗普的指責非常嚴重。因為民主黨將十七萬美國人因疫情的死亡,歸咎為現任總統的辦事不力,不能為人民的基本安全負責,讓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特朗普當然會繼續將源頭指向疫情最先爆發的中國,直斥中共與世衛的隱瞞與辦事不力,然而不論是紐約州長科莫(Cuomo)抑或大量挺民主黨的市民,都把矛頭直指特朗普,甚至《紐約時報》亦曾經以特朗普的 Twitter 紀錄作為專題,證明特朗普在處理疫情上的疏忽與胡亂放話。在大會舉行的第一天,民主黨便請了肺炎死者的家屬現身說法,謂家人誤信了特朗普才會喪生。

奧巴馬的演說要證明人民把特朗普選出來,對民主傳統與國家繁榮是「百害而無一利」,令國家陷入多事之秋。美聯社資料照片
 

因此,承接疫情的爆發與大量人口的失業,奧巴馬進一步用政治現實來否定特朗普——批評他根本沒有認真對待總統此身分,甚至把總統的就任,視作一場真人秀,就如昔日的《飛黃騰達》。奧巴馬不僅引述老一輩民權領袖對特朗普心智不成熟的諷喻,更明示、暗示特朗普是一個會發放並利用陰謀論,卑鄙而其身不正的一位政客,因為他會利用新議案與新法則的通過,公器私用,益自己友,讓利益傾斜於社會最上層的有錢人。

我們都知道奧巴馬的演說,其實很多時候,背後都有寫手。但從他的紀錄片與傳記,我們亦知道他是一位會親筆回信國民的總統,極具親和力;尤其在他的妻子米雪兒(Michelle Obama)寫畢暢銷自傳《Becoming》及作出巡迴演講後,夫妻倆的在野支持度,更是遠遠蓋過其他政壇上的人物,這個事實,已得到 Morning Consult 和 Politico 共同所做的民調得到認證。因此,他們的忠實支持者,包括 NBA 籃球巨星 Lebron James 以及著名歌手 Beyonce 等人,因著「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的餘波(尤其特朗普決定以軍隊鎮壓一事被媒體渲染),所凝聚出來的滲透不同階層、年齡層以及不同種族的「反侵影響力」,絕對不能忽視。更何況,媒體其實就是輿論戰場,很多美國媒體,尤其左派的,一直得到中方資金的加持;恰巧反共凌厲的班農,近日正涉及一單眾籌興建「美墨邊境牆」案的貪污調查,與特朗普分道揚鑣後,班農與郭文貴的媒體公司,在融資交易方面,亦受到聯邦政府的質疑。

特朗普一直想方設法要將美國總統大選延期,或是為了等疫苗出來後,經濟漸漸復甦,在華的美國公司因外交決裂而逐漸回到本土以後,若能創造就業,他的民意便能逆轉;但事與願違,他建議延遲選舉的舉措,反而成了民主黨的話柄,給對方「特朗普要剝奪國民神聖投票權利」的口實,而憲法與自由,一直以來,正是美國人引以為傲的東西。正因如此,民主黨才會口風一致的說:特朗普,正損害美國由來已久的民主,他正利用尋常百姓對政治的犬儒態度尋求連任,然而,若特朗普連任,這個國家,將非常糟糕。

在特朗普(左)和拜登(右)之間,美國人民「兩害損其輕」,最終會投誰人一票?美聯社

美國的民意似乎不是傾向拜登,不少人都說拜登垂垂老矣,哪怕奧巴馬在演說刻意盛讚拜登乃是一個有義氣、具同情心,且能幹的人。美國的民意風向,其實是不想特朗普搞出來的種種問題一直延續下去,不論是特朗普過往積下的人格道德與公關災難,抑或是人們認為因前者而釀成的各種各樣的內政問題。設若拜登真的有老人癡呆,兩害,他們便取其輕。

就筆者觀察,香港本土某些意見領袖會刻意聚焦於特朗普的對華政策,以及關於香港(甚至黎智英)的言論,從而營造特朗普於「神壇」的地位。但是,我們亦必須清楚理解美國的內政問題。因為特朗普很多的外交舉措,其實最終是以美國本土利益為依歸的。如今特朗普當然難以回應民主黨種種如「小李飛刀」的凌厲抨擊,所以他只好把中國的另一座「神壇」推倒——滅掉習近平的中國夢,讓他可成為反獨裁的新冷戰先鋒人物,順勢「四兩撥千斤」,轉移美國過往的商業利益與資金流動,使全球大洗牌,聯盟國杯葛中共。如是,則就算美國的情況搞砸了,他也可以憑新格局在外交上,打倒第二大經濟體,想像自己如雷根般,名流青史。

這是特朗普無路可走於是劍走偏鋒的思維模式。究竟他是否新一代的美國「梟雄」,端看他在九月和十月會打出什麼博弈牌。如今,他已將中美外交視為一場彼竭我盈的零和遊戲,而不是昔日的合作雙贏。香港人(或泛民陣營)或者會相信他、配合他,然而最終香港是吃粥還是吃飯,甚至乎民主會否到來,特朗普並非唯一的因素。故此天下大勢與長遠思維皆須兼顧思考,且此文目的,並不是為了分化,而是提醒諸位:凡事謀定後動,切莫跟車太貼。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