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炒工程主管辣㷫新聞部】有線記者:他們食催淚彈不比我們少


「我在彌敦道和亞皆老街交界。」記者說罷,工程人員背上如磚頭的電池,越過重重路障,繞過警方封鎖線,為記者和攝影師補給,這是去年反修例運動經常出現的一幕。

如果記者是一枝鋒利的筆,攝影師是環顧四周的馬眼,那麼工程部人員(行內簡稱工程或E.N.G.)就是大氣電波。因為影到幾重要的畫面都好,如果無法傳送開去一樣無用,當中依靠的就是工程師。前線記者明白:「他們食的催淚彈不會比我們少。」

有線電視突然解僱三名工程部元老級骨幹,觸發全體港聞採訪主任和記者等,逾240名新聞部員工聯署聲援,亦有近400名前員工聯署促管理層交代,只因工程部與新聞部密不可分,情同手足。

工程部與新聞部密不可分,一同遊走採訪現場,情同手足。受訪者提供圖片

大新聞不乏的身影

動盪的反修例運動,催生網媒和學生記者湧現。一個鏡頭、一個直播,人人都可做記者,拍下幕幕珍貴的衝突畫面,一同見證大時代,未嘗不可。但相比傳統電視台的運作模式和追求價值,始終各有不同。

資源盛世的年代,一個電視台的採訪隊伍包括車長、攝影師、工程和記者,四人一隊才能成就一單新聞。不過今時今日,網絡發展和電視台業務萎縮,四人做一單新聞卻是非常奢侈,採訪隊伍愈來愈少分派工程師。以有線新聞為例,一個早上約分成7至8隊採訪隊伍,可能只有一隊獲發工程跟隨,其餘就只有記者和攝影師,有時更只有攝影師單獨影畫面和扑咪。

簡單而言,未必每單新聞都有工程人員,但大新聞總不乏他們的身影。

眾新聞記者向有份聯署的有線新聞同行了解過。她解釋,工程主要的工作就是將新聞片段傳送返公司,這樣才能呈現在電視熒幕前,過程需要檢查畫面和訊號,並要與新聞直播室協調。進行現場直播時,工程要確保訊號穩定,避免起格、黑畫面等情況出現,當通訊環境不理想,更要「開link」即場架設小型發射塔,傳送新聞片段,這便不是外行人隨手做到。去年反修例運動,現場畫面經常訊號中斷,往往都是靠工程人員即場和即時處理。

在外面工作,無論是傳送片、VO(旁白)、甚麼都好,總要找工程部幫忙,一單新聞可能有不同類型的片段,如記招、街訪、相關環境畫面等,工程部亦會幫忙歸納和整理好。至於新聞直播室內,工程部會檢查傳回公司的片是否穩定?片的質素如何?聲音會否「爆聲」?有時候工程部還要維修發射塔,確保接收和發射穩定。

之所以說工程部和新聞部密不可分,因為「他們是我們的左右手」。

工程師要將新聞片段傳送返公司才能呈現在電視熒幕前,過程需要檢查畫面和訊號,並要與新聞直播室協調。受訪者提供圖片

採訪反修例運動 工程功不可沒

去年6月9日,史無前例首次百萬人大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港府始料不及,記者也應付不來。她記得當日「電話死晒,收唔到,好多片無法傳返公司,也聯絡不了公司的採訪主任。」工程同事於是拿著記憶卡走到高位,即刻架起小型發射塔,把片段傳回公司。這樣,大家才能看得見香港人百萬人上街盛況。

影到幾多幾重要嘅嘢都好,如果無法傳返公司,都係徒勞無功。

當晚立法會示威區爆發衝突,也是另一個來不及的反應。她形容「當時大家裙甩褲甩,所有器材散落地上,根本咩都未拿上手,攝影師急急拿起大機追拍,情況非常混亂。」回想起來,幸好當時工程同事在身邊,幫忙看守和收拾所有東西,替他們「執手尾」,也是「守尾門」,就像一個管家。

之後整場反修例運動,很多時因為人多導致訊號差、長時間直播令路由器TVU過熱等問題,通通都是由工程人員解決。中信橋、海富橋、不同地方屹立的小型發射塔,也是由工程一手架起,更成為採訪團隊的「大本營」提供一切補給。對她,或者對不少前線記者來說,「有工程在,往往能讓記者和攝影師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去跑、去衝、去採訪。」

由日間到晚上、由深夜到清晨,無數個漫長和遍地開花的「戰役」,人都「無電」,更何況攝影器材。採訪車未必每次都駛近事發現場,中間可能會有路障又或警方封鎖線,衝突四起時記者和攝影師亦走不開,往往一個電話「我在彌敦道和亞皆老街交界」,工程就會變身「人肉速遞」,背起如磚頭的電池,穿梭人群尋找記者和攝影師,讓他們補給。

有時候遇到突發情況、攝影師休息或去了廁所,工程也會落手幫忙拍攝。去年8月5日、10月1日、11月11日多個「大三罷」的日子,有線新聞「破天荒」開九格、四格的播報背景,直播各區情況,也是因為工程同事幫忙拍攝,夥拍記者落場遊走多區。

我會話,他們食的催淚彈唔會比我們少。
工程人員架起小型發射塔,把片段傳回公司。這樣,大家才能看得見街頭最新情況。受訪者提供圖片

財務總裁:管理層對各部門擁管理決策權

有線電視的工程部現時編制獨立,但就位於新聞部的「心臟地帶」內。全體港聞、新聞刺針、中國組等採訪主任和記者,逾240名新聞部員工聯署表示震驚、不解、憤怒;包括前高級副總裁黃餘發、前直播新聞台台長陳潤芝等300名前員工,亦開腔促有線管理層交代,解僱風波引發的反應非常大。

有聯署的記者認為,反映工程部真的很重要。她指,大家先驚訝再憤怒,是因為三位新上任的新聞部主管,即新聞及公共事務部副經理謝燕娜、新聞總監陳興昌及李臻,明言對新聞部無影響,更形容是其他組的事,彷彿並不認識新聞的運作,才進一步「辣㷫」大家。

有線寬頻集團財務總裁郭子健今早會見新聞部員工,他提及工程部三名同事離職,是架構調整及人力資源的檢討,已安排適當人選接任,表明絕不會影響新聞部日常運作,更指有心「強化新聞部」,但資源要用得其所。他指,集團一直處於艱難經營,過去三年曾進行兩次集資,為持續經營運作,必須恆常檢討人力及資源調配安排。而管理層對各部門包括新聞部的人事架構,擁有管理決策權,但強調不會干預新聞自由,並維持編採獨立自主,保持有線新聞不偏不倚、公平公正的客觀報道。

至於公司最近委任謝燕娜、陳興昌及李臻擔任新聞部要職,他說集團管理層深信他們有能力協調新聞部團隊,擔任溝通渠道,為新聞部同事爭取更多資源,提升新聞質素競爭力。據了解,有員工問到,解僱工程部三人屬「管理層的決定」是否包括謝燕娜、陳興昌及李臻,郭子健無正面回答,而在場三人全程亦無說過一句話。

有新聞部員工說,「新聞總監可以話無做過任何事、連內部電郵都無」,形容現時員工的士氣非常差,因為管理層不注重員工的價值、無血、無肉、不當一回事。而盛傳聯署當日,有新聞部高層向上頭匯報「新聞部一切正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