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有線新聞部是怎樣煉成的?前員工:這份自由折了翼


有線新聞部「大腦」馮德雄月初調任顧問,即日離開及告別newsroom。新聞部領導層其後「一拆四」,由謝燕娜、李臻、陳興昌,及已在無綫辭職、即將加盟許方輝領導,是有線開台後,第一次由非有線「紅褲子」出身者領導新聞部。

新領導層上任不夠十日便出現「第一滴血」。三名自開台以來工作的工程部資深員工在毫無預兆下被即時解僱,引發超過240名新聞部員工具名聯署給有線主席邱達昌,參與人數佔新聞部全體員工超過三分之二。港聞、中國組、節目組及新媒體更是全體主管及記者均參與聯署。超過400名前員工亦聯署,要求交代解僱三人原因,及重要人事變動諮詢新聞部。

但有線財務總裁郭子健周一說管理層對人事架構有管理決策權,未透露新領導層有否參與決定。

為何有線記者編輯有這樣的反彈?新聞部之於有線記者們,是什麼一回事?眾新聞找來兩位前資深有線人羅淑儀、林建誠和多名前員工,看看有線新聞部是怎樣煉成的。

有線1993年開台,一直以無綫為主要對手,但近十年在議題設定及速度,已非昔日無綫堪比。

*** ***

電視新聞講求畫面說故事,製作流程由記者、攝影記者、傳送音畫、編輯把關、剪片、資料室角色,都缺一不可。有線行內不算人工最好,記者知名度不如大台,但羅淑儀和林建誠不約而同形容,新聞部的精神就是團隊合作、信任和自由,但同時對新聞有高要求。

羅淑儀1990年畢業後,先在港台及無綫新聞及公共事務部擔任節目助理導演,其後轉投有線擔任專題記者、首席記者、《新聞刺針》編輯主任,離職前任新媒體主管。《刺針》揭發食肆牛丸無牛、港府向大陸政府「跪低」刪除除害劑、沙中線紅磡站鋼筋螺絲帽接駁等,乃至六七暴動等專題,既入屋又獲獎。

我成日同同事講,做記者你唔好覺得係份工,特別在cable做記者,做份工你會好辛苦,人工待遇唔係高。慢慢你會覺得係part of life,記者是自己identity。

她以「過癮」二字,概括在有線新聞部的二十六年。

雖然《新聞刺針》不時發表羅淑儀形容「得罪人多、稱呼人少」的調查報道,但她憶述,新聞部時任執董趙應春幾乎從無「ban橋」,都是經過有商有量過程提供意見,甚至不一定要跟。

報道出街後,有時難免招惹投訴甚至收律師信,但記者和新聞部中層甚少感受到外界投訴的壓力。其中一次羅淑儀無可避免寫聲明回應投訴,趙應春看了回應投訴的聲明,反而拋下一句:「你咁mild嘅?」

「這上級對你的信任好treasurable。當他信任你,你就會好有自由空間、同事俾心機做好故仔,以及因為老細信任,(會覺得)唔好辜負佢、唔好令佢有麻煩。」

羅淑儀寄語,記者要繼續在自己崗位上做到最專業,「新聞專業永遠都是我們最強的武器」。受訪者提供

曾在有線擔任中國組十四年的林建誠,曾是本港最先在四川汶川地震震央直播,記者生涯兩度採訪廣州烏坎維權、2012年採訪六四鐵漢李旺陽為人熟知,風風火火的中國新聞採訪經歷,以2018年劉曉波過世後,維權人士海祭作結。

長期在廣州駐站的林建誠與直屬上司、中國組採訪主任司徒元工作已有默契。2007年,中國勞工在非洲被綁架,本港電子傳媒到肉參祖家,但新聞現場無寫包單,司徒元向林說「交晒給你,甩(新聞)就齊齊揹」,最終使命必達。林建誠2012年訪問李旺陽,他出發前幾日才告訴司徒元。

2008年汶川地震,林建誠帶領攝影師和工程人員在映秀鎮現場直播一日後,當時的新聞總監馮德雄希望再多留一日採訪災民,但當時攝製隊糧水將盡,電池用得七七八八,司徒元採納建議離開映秀。徒步離開期間,誤打誤撞遇上泥石流,各人一邊逃命一邊拍攝。

林建誠非常堅決地說,自己在有線期間,完全無任何審查或限制,也沒有聽過趙應春或高層說中聯辦曾經對新聞取向表達任何關注。

從我個人估計,中聯辦同首長(趙應春)無傾過、交往,我非常有保留。首長為了保護員工及下屬,是幫我們頂了一些事。

信任之於新聞部,是一整條鏈,上至九倉年代的吳光正和吳天海、兩任執董趙應春和馮德雄,到他的直屬上司及記者。

最頂層吳天海、吳光正,一直以來沒有很大壓力,令下面趙應春和馮德雄可以比較暢順運作。
將在外,臨場判斷取決。因為與上司有互信,林建誠在四川汶川調度,才碰巧遇上泥石流的一刻,拍下珍貴片段。林健誠提供
 

有曾經在無綫和有線工作過的前資深記者A君(化名)形容,兩台文化截然不同,無綫著重個人記者色彩、個別部門怕背黑鍋未必肯多走一步。有線則似一隊球隊,著重整個newsroom協調及新聞內涵,哪個記者出鏡不是最重要。

如果TVB炒三個工程,一定無人出聲,因為工程(在TVB)差唔多近乎最低的一層。

對於投訴,A君笑言無綫認真看待及處理愛港力、傅振中投訴,例如建制團體投訴無綫不採訪,「袁志偉就會出來鬧,咁都代表一個聲音,⋯⋯Cable就話知你死啊」。

另一個分別,就是有線在馮德雄治下,非常強調人的概念。A君說:

(馮)成日話要有同理心,你要企在觀眾角度,用你的新聞角度看看人會看什麼、觀眾關心什麼。TVB多年的錯,就是覺得新聞是一個單向的溝通,同愚民無分別,或(觀眾)無理解能力,是「我話佢知」。

羅淑儀曾在街上看到垃圾三色回收桶堆滿垃圾,《刺針》記者追查下發現即使有就近垃圾站,但有缺乏公德心市民寧願棄置回收桶旁,最後導致已被限時完成工作的外判清潔工人工作加重。

(新聞)最後回歸,是人的故仔。我們有幾concern基層弱勢?一個簡單的動作,可以為他們帶來不便,令他們百上加斤,我們有為佢哋想過?

*** ***

談有線,不能不談見證有線黃金年代的馮德雄。

馮德雄在新聞界三十多年,曾任無綫、亞視、商台,新聞生涯大部分在有線。多個合作過的現任及前任記者都形容馮革新、「好叻做新聞」。

比較少人記起的,是馮德雄曾任《明報》。

馮德雄2001年至2002年在《明報》負責新媒體,其後再回有線新聞部。其後不時向人強調,電視新聞不能只求「有聲、有畫、有扒」(按:即記者出鏡),《明報》的經歷某程度加強馮德雄對新聞角度及批判性的要求,及推動當時電視新聞少見的法庭及偵查報道。

曾任《明報》及有線的陳健佳說,馮德雄一直希望在電視新聞引入報紙的做法。例如,報章記者常見的定期交自己報道、做偵查報道,電視台記者過去則多處理「即日鮮」。

曾在無綫和有線工作的A君形容,有線每天都有當值記者負責讀報,看報章獨家或遺漏,然後再做跟進報道。馮德雄最鄙視,就是純粹官方行程。「例如什麼特首幾點做什麼,他就會覺得係人、隔離台都識做,有什麼值得做?」A君說。

每日開早會很大壓力,無故(仔)就會頭耷耷,好痛苦。但回想轉頭,這就是好認真做新聞,專業的記者要做的。不求日日偵查報道,就是不是做表面的,(馮)最憎人做(表)面,要做底的一層。

馮德雄2006年起聘任有報章經驗的記者加入電視台,陳健佳是其一,當時開闢專報法庭新聞的「法庭beat」,陳健佳手提攝錄機,便在法庭尋找新聞線索。有法庭大案,例如警員徐步高涉嫌開槍然後自轟案,陳健佳憶述,有線派三個記者聽審,然後每日專門時段報道案情。

類似做法其後在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涉貪案、前特首曾蔭權案、民政事務局前局長何志平等案都有應用。馮德雄當時說:「報紙做到法庭,點解電視唔得呢?」

由於有線有24小時新聞台,馮德雄多次革新利用無air time限制,令專題節目突破港台《鏗鏘集》及無綫《星期日檔案》等必須指定大約22分鐘的局限。2013年改組成立的《新聞刺針》亦正是看中這點,變成類似「特別任務連」的7人小隊,羅淑儀說,這不強制故事數量及時數,「總之成熟一項推一項」。

馮德雄對記者的要求之高及苛責,也是行內出名。馮德雄在周末放假回公司監場、收工後繼續看新聞,是非常平常的。新聞部常見金句是「返屋企瞓教、你諗清楚適唔適合做記者」,過去也曾有記者抵受不住辭職離去。

但「捽」的過程,也是學習。羅淑儀說,有線就如木人巷,可以學懂做記者和電視新聞。「很多人都好感恩,包括我,就自自然然就不敢怠慢。」

*** ***

馮德雄曾是有線新聞部第二把交椅,2014年以個人理由辭任副總裁。在有線執董趙應春退休後,馮德雄2019年3月回巢並出任執行董事。

有別於趙應春年代擔任執行董事、以較為保持距離的方式管理新聞部,馮德雄參與新聞部的日常運作與過去他擔任新聞總監的年代並無太大分別。新聞室內多了耳語,有說馮在部分新聞決定上變得保守。

眾新聞製圖

馮回歸有線後,至少發生三宗爭議事件,包括去年六四三十年特輯「六四30—亞洲啟示」,馮德雄要求押後至6月中播出,甚至有傳一度要求特輯完全不提香港。當時有線外事部稱不迴避敏感議題。

今年有線中國組訪問天安門母親發起人張先玲談國安法,在新聞播出版本刪去張的訪問內容,馮德雄當時否認自我審查,只說是新聞判斷。

在今年3月,有線財經資訊台報道中移動客戶減少725萬戶,其後發帖員工被解僱。據悉,馮德雄當時曾向部門主管說,如果純粹質疑有人誇大客戶數字可以撐下去,但帖中加入hashtag「國家機密、真相只有一個」,他「撐唔到」。

參與六四30特輯的羅淑儀憶述,在員工強烈反彈後,馮德雄提出兩個選擇,一是改在6月5日播出,二是在5月中在財經資訊台、而非有線中國組時段播出,最終拍板在六四前出街。馮德雄當時否認有管理層壓力。

她直言,事件猶如「兜把摑埋來」,過程中部分討論「唔make sense」,心中種下了一條刺。

我沒有想過會這樣發生的。還只是六四,討論了三十年、鬧了共產黨三十年,一點都不敏感。

羅淑儀說來仍然有氣。

羅淑儀說,馮德雄回歸的一年多內,感覺新聞部多了不純粹「以新聞論新聞」的想法,過去「拆掂佢」的互信也開始流失。

去年3月,在未發生六四30河蟹事件前,她答應馮德雄幫忙籌建有線的新媒體組,6月正式調任後,卻面對資源拉扯的情況,同時她又冷眼旁觀,新聞部去年對日益嚴重的警暴問題未發聲明(按:今年3月有線facebook發聲明回應記者在將軍澳尚德邨被推跌)。

過去cable就是很心無旁騖地做新聞,外面很多風風雨雨,你知道有人幫你擋了,但事後會輕描淡寫。這就是過去cable newsroom好快樂的原因。
如果不是(這些改變),我就不會離開從來沒想過要離開的地方。正正是發現開始流失,到最後,你點樣work out,都做唔到你想做的事。
這份自由,好似折了翼。

羅淑儀最終在今年初離職。

我從來是一個習慣自由的人,不如就先還返份自由給自己,起碼心靈及精神上將自由還給自己。

馮德雄再次回巢亦只歷時近一年半。8月7日,有線內部宣布馮德雄即日被調任顧問,只能匆忙告別新聞部。他給同事的短訊中說:「多餘的話不說了。感激大家的支持和包容。大家保重,繼續努力。再會。」他在言談間曾向同事承認,「做新聞內在外在都面對阻力」,但未仔細說明。

馮德雄婉拒受訪,並未進一步回覆眾新聞查詢。

有線管理層其後委任有線英語台謝燕娜主管新聞部,及委任有線內容業務總經理李臻、有線旗下香港開電視節目製作助理總監陳興昌為新聞總監。

有線新任新聞總監李臻早前訪問警務處處長鄧炳強



新聞部三位新主管任命生效不到一個月,有線三名資深工程部員工被解僱,引發新聞部現任員工及前任員工分別聯署。有線財務總裁郭子健表示,解僱決定是強化新聞部而不影響新聞部運作,並強調管理層不干預新聞自由,但管理層擁有人事架構管理決策權。據悉,三位新主管在解僱工程一事早前與不同部門會面,在新聞決策上並無太多參與,有人甚至形容他們「透明」。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有線是香港傳媒中,首先在震央的頹垣敗瓦中直播。林建誠提供

工程被辭,再次團結有線人。林建誠在訪問中直斥有線說解僱工程人員的決定不影響運作是「拆自己招牌」,他訴說2008年採訪四川地震時,工程人員怎樣徒步背著器材走兩日,用衛星訊號將震央汶川情況第一時間傳回香港。

解僱工程不影響新聞運作,是不認識電視的人先會咁講。
成個新聞部的成立,一般以為最先有管理層,其實一開始就是由工程部開始。由訊號接收,到買任何採訪收音器材、傳送微波衛星及電腦軟件,完全都是工程有關⋯⋯如果以為這樣裁走人可以節省資源,這個想法不能說要做電視新聞的管理層。以這種手法(裁員),唯一的理由就是政治動機。

林建誠憂慮,今次是剷除新聞部不聽話的人,難保日後以節省資源為名,整頓新聞部。他提醒,工程部一事攸關新聞自由和觀眾知情權。

宜家電視都是直播,如果有堅定原則者,將鏡頭移左移右,或者繼續直播,都直接影響觀眾對新聞的接收。如果管理層不想某些訊號給觀眾看,或者好一點角度看,或者一些畫面令某些部門出醜,如果下屬比較立場堅定,就很難控制。

謝燕娜及陳興昌在積弱的亞視多年,而李臻在近期訪問警務處長鄧炳強訪問劣評如潮。空降三人能否在有線新聞部立足,是新聞界的熱話。

A君直言,三名新管理層經驗不算十分豐富,擔心能力不足者而居高位,日後管理層有指令,新聞部則要照單全收。

羅淑儀不評論任何一個新管理層,但強調在有線傳統再加新元素,需要重新建立互信,過程對整個新聞部而言都很虛耗。

Cable同事都好有性格,要心甘命抵好chur,你要我信服先得。過去是可以的,層級上(前線)很信服上司,因為知道他們為這個地方好、心甘命抵地做,你會相信他。這個感覺很重要,你知道他做的決定為這個地方好,出發點是這樣。
過去無風無浪、窗明几淨,心無旁騖地做新聞。宜家出面急風驟雨,入面又急風驟雨,是否仍然可以培養到過去賴以珍惜、賴以成功的因素呢?坦白說,我是擔心的。 

林建誠對也直言,香港新聞界有個行規,就是新聞部阿頭最好是新聞部出身,以資歷及成績服人。

現在將電視新聞內差不多最頂尖的人換走、把他架空,然後換上——恕我直言,行內大家都知料子有幾多的人,這個態度叫下面記者、資深一點的,點服你呢?
這個對立關係,無可能駕馭到一個新聞部,令一個新聞部暢順運作。

對於前景,林建誠頗為悲觀。

今日可以裁三個ENG阿頭,他日可以裁三個資料室阿頭、就可以裁中國組。

如果再沒有《新聞刺針》和中國組,林建誠說,到了那一天,「有線新聞已再無訂閱的必要」。

羅淑儀(前排右三)說有線新聞部快樂的原因,在於過去可以心無旁騖地做新聞。圖為2016年立法會選舉通宵開票後,新聞部團隊合照。羅淑儀提供

後記:

新聞界過去一年由反送中示威做到國安法,有線風波,是大氣候中的小氣候。

羅淑儀強調,昔日同僚仍在新聞部裏辛苦支撐,每一個都值得大家支持和鼓勵,「沒有一個人是孤島」。她希望記者同仁,守住新聞專業,「唔好畀藉口人捅我哋」。

記得2003年,她做專題故事間「撞case」,雖然同行如敵國,可是大是大非面前,仍會協調不同角度,務求公眾所有角度看到。

離開有線後,羅淑儀繼續自由身記者,另一個新嘗試是到大學教授新聞。她說新聞技巧容易,心態才更重要,過去是希望好記者可以利用有線這個平台,做到好的新聞。

「可以的話,如果這件事提前地發生,在大學更早地發生,讓他們知道這個精神在哪裡,有好玩及有價值的地方。看看這個平台又如何,哈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