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公理顯然顛倒—7.21原告變被告


警方今日(26日)就去年7.21元朗西鐵站恐襲事件,清晨上門拘捕兩人,但被捕者不是在眾目睽睽下在西鐵車箱中用藤條抽擊市民,但至今仍安居田園,逍遙法外的西瓜農,而是當日到場了解事件,後遇襲受傷的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前幾天警方拘捕六名懷疑有份參與當日襲擊的白衣人,市民雖覺警方行動遲緩得過份,但以為執法者最少還有一點點廉恥,但原來這只是個美麗誤會。聽過今日出來為拘捕林卓廷解畫的陳警司發言,就知道白衣人被捕只是為了配合劇本,此齣大戲的戲軌陳警司說得很清楚了,就叫「兩虎雙鬥」。有人相信,只要把事件強行扭曲為械鬥,然後鋪天蓋地宣傳此說,再以國安法威嚇市民,阻止他們繼續報導真相,「元朗無差別襲擊」這個瘡疤,就會消失。但這齣戲穿崩的地方也太多了,過去一年市民和媒介發掘的資料極豐,隨便舉兩個例子,《鏗鏘集:7.21元朗黑夜一週年》特輯和柳俊江的《元朗黑夜》就提出了種種證據,證明市民受到無差別襲擊,確是鐵證如山。

《鏗鏘集》今年7月播出的一集:721誰主真相

《鏗鏘集》去年7月播出的一集:721元朗黑夜

事實黑白分明,圓謊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陳警司在記招中醜態百出又豈能避免?有記者問陳警司,警方當晚襲擊過後,姍姍來遲入村,防暴警為何沒有記下持鐵通白衣人的身份證號碼?陳警司沒正面回答,倒是「九唔搭八」地反問記者為何不追問警方何故沒有在港島區抄下「暴徒」資料,意思是指記者偏頗。陳警司說得對,當日在港島區示威的和平市民有幾十萬,怎抄得了?但他故意不提的是:當晚在上環,除了例牌的催淚彈,還出動橡膠子彈和布袋彈,導致十四人受傷送院。警方在上環勇猛如虎,在元朗卻馴服如貓,兩個軍裝在西鐵站一見白衣人即轉身退出西鐵站,事後解說是去要求增援,而大量市民致電999求助又無人接聽,甚至連警署也落閘,來個掩耳盜鈴。襲擊過後,一眾防暴警面對手持籐條木棍白衣人,卻是老友鬼鬼、相敬如賓。

如果警方真的是執法如山,上環與元朗,處理手法為何有雲泥之別?陳警司不斷強調當晚是勢均力敵的械鬥,但從無數新聞影片和目擊者叙述可知,白衣人是在無差別地追擊在場市民,市民是在保命自衛,用的也只是隨手可得的平常物品如雨傘等。如果真有心械鬥,為何那些受襲市民會手無寸鐵?嚴重受傷的為何又全是市民而不是白衣人?

最後,當記者問為何林卓廷被襲至咀角流血,事後報警,現在原告卻成了被告?陳警司給記者問得發慌了,就祭出殺手鐧:「我哋嘅律政署畀我意見就係,佢干犯嘅行為足夠構成暴動罪,而佢有冇報警、做咗幾多次記招、喺Facebook 出咗幾多個posts 、攞咗幾多政治紅利,呢個實際同現場嘅行為無關係。」[1]這番說話一腳把球踢回律政司那裡,倒是厲害,言下之意:不要怪我語無倫次,此事律政司說了算,我也只是奉命行事。是的,近日律政司兩度干預私人檢控,放任警察濫用槍械,縱容的士司機嚴重傷害他人身體,今日再在全港人眼前示範終極的指鹿為馬,這一切,無非是要告訴港人—「朕即法律」,本司「有權如此」,完全「不偏不倚」兼「全無政治考慮」。

把元朗無差別襲擊事件徹底扭曲其實也只是更大劇本的一部份,更多的不義、不公、黑白顛倒將會如暴雨般降下,為要使港人麻木、認命、放棄、投降,然後是長久的勞役,不單是身體上的勞役,也是心靈上的勞役。公理顯然顛倒,環境的確惡劣,抗爭又有重重限制,但無論如何,敵人的心計我們是看到了,他要我們做的,我們偏不做,要我們喪志,我們反要磨礪精神,在長夜中等候曙光。

註:

1. 立場新聞:警圖改寫 7.21 歷史 警司陳天柱借反問避答記者追問:係咪唔記得當日中午發生咩事?


[1]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警圖改寫-7-21-歷史-警司陳天柱借反問避答記者追問-係咪唔記得當日中午發生咩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