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首披露831地鐵站內細節】現場港鐵督導人員專訪:港鐵對警無信心、非配合閂站 第一批消防員10分鐘到場


831太子站事件一周年,仍然有多個疑團未解。港鐵作為其中重要「見證人」,事情發生在港鐵站,卻遲遲不肯公開閉路電視(CCTV)片段。眾新聞找到8月31日當晚在站內協助的港鐵督導級人員T先生(化名),他亦看過當晚CCTV,希望嘗試為真相補上一塊小小的碎片。T先生向眾新聞披露當晚細節,並試圖解答外界對港鐵運作的種種質疑。

T先生看過當晚一些CCTV,亦了解過當晚港鐵與警方之間的溝通。他透露,當時港鐵與警方的關係有少少緊張,「自從元朗721事件,有一段好長時間,其實我哋係完全摸唔透佢哋(警方)幾時出嚟幾時唔出嚟。所以,我哋當時真係諗住自救,車站行唔到咪疏散。」所以,並不存在港鐵為配合警方行動而在太子站叫人落車這種說法。

他又表示,警員10:56PM殺到月台,第一批消防員則於11:06PM由港鐵職員帶領去到月台。如果有死人的話,消防須與警方配合,這不太可能。而從CCTV見到,送院傷者確實是7個。

去年8月31日太子站事件,歷歷在目。米報梁柏堅照片

每逢有大型公眾活動,T先生基本上都會返工,去年8月31日也不例外。那天,遊行地點定在港島,警民攻防由金鐘打到銅鑼灣,其後再轉移到九龍。以T先生所知,示威者轉陣九龍時,先到尖沙咀,再去旺角,然後打算到黃大仙去。就在旺角去黃大仙的途中,數百個示威者坐了開往調景嶺的列車,下一站太子。

 

1. 港鐵太子站「清客」,是配合警方行動?

10:40PM 車廂內爭執

從網上影片見到,列車行駛途中有示威者與幾名中年男子在車廂內爭執,埋站後,示威者落車,但雙方仍然爭持不下,車廂內一名白衫男子向示威者「起飛腳」,其後用手推車門邊的記者,示威者被激怒,要求白衫男子出來。雙方互掟水樽,另一個藍衫男子更用錘仔揮向示威者,示威者最後向車廂噴滅火筒。一名女子走到月台,又再與示威者發生衝突,期間女子撞向月台幕門,幕門玻璃碎開一個大窿。

女乘客與示威者爭執,期間撞爛了玻璃。LostDutch影片載圖

T先生留意到,「架車喺月台停咁耐唔開,我就估到有啲嘢、唔對路。一聽到車長話本班車唔載客,清客,我就知道死喇、大鑊。呢個其實係正常程序嚟嘅,因為架車開唔到,咁就清客。尤其是當時係噴過滅火筒,車長都知噴咗滅火筒,唔知係咪有火警定乜嘢,所以正常程序、應對就係清客。」

10:53PM 廣播疏散及警方進入太子站

T先生見到示威者開始破壞太子站設施,包括CCTV。「佢哋本身想去黃大仙,但去唔到黃大仙、架車清客,佢哋就好嬲或者好激動,就話咁就喺太子啦。」T先生認為太子站都會好似旺角站一樣被破壞,建議疏散所有乘客。之後就聽到廣播:「由於發生嚴重事故,本站將會關閉,乘客必須立即離開。」

T先生之後到了大堂,「我一去到大堂,其實就見到好驚訝嘅畫面,成個大堂已經全部係防暴警。」他說。大堂警員指示乘客離開,但同一時間,另有一批速龍及防暴警正殺到月台,時為10:56PM,即港鐵啟動疏散廣播後3分鐘。

速龍及防暴警殺到月台,時為10:56PM,即港鐵啟動疏散廣播後3分鐘。TMHK照片

T先生並強調,港鐵自行決定清客疏散,與警方行動無關,不存在配合警方一說。

「我可以講番少少background,嗰段時間我哋同警察嘅關係都有少少緊張。因為點解呢,例如喺葵芳、喺太古,我哋被人圍咗好耐,後尾都無辦法要報警,但係警察唔嚟(編按:8.13兩站被圍無警員介入,8.23包圍葵芳站有警員戒備),佢成日都話佢人手唔夠,或者係調配緊人手, 所以呢嗰段時間我哋對佢哋嘅反應係無乜信心。」

 

自從元朗721事件,有一段好長時間,其實我哋係完全摸唔透佢哋(警方)幾時出嚟幾時唔出嚟。所以,我哋當時真係諗住自救,車站行唔到咪疏散。我都唔知警察幾時嚟,呢個case我哋係surprise嘅,佢嚟得咁快。可能sort of 原因,就係因為旺角警署就喺太子站隔籬,佢本身應該已經有重兵喺旺角警署,佢一聽到有呢件事,咪即刻可以mobilize到啲人落嚟。」

不過,監警會報告指出,警方進入太子站時曾要求港鐵暫停太子站所有列車服務。

2. 救援人員受阻?港鐵有份阻礙?

11:06PM 第一批消防員到場

月台噴了滅火筒,第一批消防員約5、6人聞風趕至,「嗰班真係黃金戰衣嘅消防員,因為佢哋收到火警,然後去到月台,當時月台已經平靜咗。(咁快?)係啊,就係咁快,即係我哋睇片段,好痛苦、好漫長嘅打鬥,其實喺現實生活好短時間。」消防員確定現場無火警,警察已拘捕或制服部分人,一些人身上明顯見到有傷,於是開始急救。

然而,網上僅存的片段基本上都見不到消防員在月台層出沒,T先生解釋,第一批消防人數只幾個,可能「呢個angle、呢個shot影唔到」。而此時,大堂已經無幾多乘客。太子站有10個出口,職員要逐一落閘,這時出口並未全關。T先生指:「我哋嘅職員,喺疏散過程係做到好少嘢,我哋主要嘅職員全部被困喺月台嘅嗰個booth,唔敢出嚟。」

11:20-11:34PM 救護與消防增援

T先生指,消防處救護員與另一批消防員其後增援,所以在月台層處理傷者的救護及消防員,有十幾廿個。根據港鐵去年9月公布的CCTV截圖,11時20分有消防處救護員經E出口抵達太子站,其後將一名受驚的乘客(非被捕者)帶離該站;11時34分另一批消防員同樣經E出口到場。

大批救護人員攜同救援物資,直到消防員(藍圈所示)與港鐵職員到場獲開閘進入站內。網上照片

約00:15AM 大批增援救護員受阻

T先生講述事件經過:當時站內情況已經平靜,一批救護員來到E出口,「佢哋想入嚟,但又講唔出係處理乜嘢,講唔出係for咩case。呢個就⋯⋯當時比較死板嘅一個地方。我地跟大家都好跟程序或者好固化嘅思維,警察就喺度check報案中心,有無人call消防、有無人call救護車,又check唔到;我哋喺控制中心同消防、警察有個joint command,有無人經joint command call 救護車?無喎。」

「守喺出口嘅嗰個警察,又係非常之stubborn,佢就不斷問嗰個救護員,你究竟係處理咩case、邊個call你嚟,但救護帶隊嘅又講唔出。大家check咗一輪控制中心,check咗10分鐘左右,終於就知道,原來係喺月台嘅消防隊長call嘅。好喇,咁就開閘俾佢哋入嚟。事後睇返呢件事,當然呢樣嘢唔係我哋去in charge,因為有個警員守喺度,你話放咪放,你話唔放就唔放。但係簡單嚟講,如果呢件事我哋早啲知道嘅話,係消防處嘅救護員,你理得佢處理咩case,你開閘俾佢落嚟咪得囉,諗咁多做咩嘢啫。」

如果根據港鐵CCTV,該批救護員終於凌晨0時9分到場,0時23分進入太子站,被阻14分鐘;消防處紀錄則為0時30分入站,消防處並披露,當時守閘門的警員曾稱無傷者。

T先生又向記者展示當時流傳的照片(見上圖),見到港鐵職員與一名消防員在閘口與救護員溝通,外界認為港鐵職員阻礙救護員,「但佢哋根本都唔睇,呢度有個消防員喺度(見上圖藍圈)。」他指著螢幕上小小的一角,有個藍衫人的膊頭,是消防員脫下「黃金戰衣」後裡面那件制服。

3. 安排特別列車惹疑雲

約00:00AM(9月1日) 決定安排特別車往荔枝角

記者離開後,警方與港鐵討論如何帶走傷者。以T先生所知,警方一度提議港鐵開放升降機出口,讓消防車帶傷者去醫院,更指「佢哋唔搞消防嘅,唔怕。」但幾分鐘後就改變主意,認為有機會被「搶犯」,於是要求港鐵安排一架特別列車,空車來到太子站,送傷者到荔枝角站,在荔枝角站會有救護車候命。港鐵高層認為可以配合。

00:54AM 荃灣線空車抵達太子站

由決定安排特別列車,到列車抵達,以至開車,花了近一個半小時。T先生解釋,地鐵無得「爬頭」,列車調度上需要一定時間,「其次就係,佢哋喺現場都要做返個基本嘅first aid,包紥傷口,處理完佢先會帶到啲人上車,所以其實係我哋架車等佢哋 。」

有網民質疑時間這麼長,有「埋屍」之嫌。「我覺得呢個指控就,除非你話消防同救護都喺度埋屍。」T先生續說:「我自己分析,咁多傷者,佢要做一啲基本處理,登記,佢都要時間。同埋都要等呢批(一度受阻)增援嘅救護落到嚟(約凌晨0時30分),將啲人擺上擔架床、擺上輪椅,咁你先逐個逐個上車。」再加上往荔枝角列車在事發的上一層月台,傷者要用升降機運送,這裡也要花點時間。又因為要經升降機,從CCTV見到前後共7個傷者。 

荔枝角站CCTV見到傷者經升降機送到地面。港鐵公開的CCTV截圖

T先生指,過往發生在港鐵的大型事件,港鐵會幫手處理傷者,亦會數傷者人數,但今次沒有,「因為呢啲傷者全部都係警察諗住拘捕,喺打鬥嘅過程中變咗傷者嘅,我哋已經唔involve,所以我哋無數過。」特別列車最終於凌晨1時23分開出,5分鐘後抵達荔枝角,車上包括救護員及消防員。根據港鐵CCTV時間,凌晨1時35分至49分,傷者從荔枝角送院、其餘被捕者送警署。

4. 太子站9月2日才重開,為甚麼?

T先生指出,9月1日太子站、旺角站、九龍灣站無法如常重開,但九龍灣站9月1日下午4時許重開;太子站與旺角站則於9月2日早上重開。網民質疑,逾30小時未有重開太子站,是否要「毀屍滅跡」。

T先生解釋有幾個因素,主要是等警方蒐證和維修需時。9月1日凌晨,在太子站外的示威者良久未有散去,尤其是太子站B1出口旁邊就是旺角警署。警方待示威者散去,早上才進入站內蒐證。而太子站一塊玻璃幕門穿窿,維修需時,「你話CCTV打爆咗,無咗CCTV都可以做(運作),係個月台幕門我哋需要換番一塊鋼板頂住先。如果唔係,有個窿係唔安全嘅。」

搶修直到傍晚時分,T先生形容是有條件、有機會可以重開,但油尖旺區再現衝突,「所以當時嘅決定都係,唔好喺呢個時候開喇,出面路面又打緊,你而家開嚟可能開半個鐘又要閂番,咁無意思。」

「其三就係,當時都算係運動早期,我哋無咁多經驗係車站受破壞之後嘅處理、應變應該點樣做,同埋個方向都未完全統一,究竟係跟以前嘅程序,等警察蒐證,然後慢慢整,整好哂先開,定係話開得幾多算幾多。後期我哋係盡快開、開得幾多算幾多,同埋同警方有共識,你蒐證你要快,一定要快,如果你唔嚟,我哋都唔理咁多啦,我哋就去架喇。」所以,T先生認為港鐵只是跟正常流程處理,沒有刻意拖延。

5. 港鐵CCTV拍不到警員施襲過程?

港鐵公開的CCTV截圖,全部見不到警員施襲。

監警會報告指:「港鐵提供的閉路電視片段沒有清楚拍攝到警方武力使用或在月台上制服示威者的情況,亦未能拍攝到關鍵時刻列車車廂內的情況。有閉路電視在事發時沒有運作,因此有部分閉路電視片段欠奉。」

T先生說:「呢個係嘅,可以解釋到嘅。因為你見到嘅過程,基本上都係發生喺車廂入面,但係其實我哋月台嘅鏡頭,個angle係影住月台。我哋嘅鏡係fixed angle,唔會轉嘅。咁喺車入面發生咩事,我哋係影唔到。(車入面完全無cam?)有啲車有cam,但係喺荃灣線、觀塘線,就好多車無cam,舊款車、英國車係無cam。」

「(月台CCTV)見到堆人,見到堆警察。係影到呢啲,佢真係有喺月台出現嘅,佢企喺月台你唔知做乜。(警員將人們壓在月台地上那些,都看不到?)因為月台4支鏡,每邊月台2支鏡對住影。覆蓋範圍係有限嘅,例如佢喺某個(距離)CCTV好遠嘅地方或者一條柱後面嘅話,真係睇唔到。」T先生如是說。他並指,應該有3部CCTV被破壞,其中兩部是影住荃灣線往中環方向月台,另一部印象中是影住某一層的升降機口。

去年9月1日,示威者到機場「和你塞」,撤退至東涌站後有人噴上「殺人黨鐵」。資料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