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在議會戰線堅守專業」已經不合時宜,你同意嗎?


【撰文:鍾定英】

本周二(25日)有幸拜讀練乙錚《議員應知所進退 後生須有技防身》一文 [1],對文中有關「得職行道」不(再)可行的說法大感興趣,在此希望深化有關討論。

練老論點並不複雜,簡單說即是「摒棄幻想」。很多人早已指出參與不民主議會以爭取民主,甚至在民生議題上監察政府都只是緣木求魚。在「法治已死」之聲此起彼落的時代中仍然高舉專業,到底是傻到極點,還是只是希望混口飯吃?

不過,既然要否定「得職行道」,就姑且嘗試以專業精神認真審視何謂「專業」,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那麼甚麼才叫專業呢?以律師為例,在專業疏忽案件中,專業能力(competence)經常跟盡職(diligence)一同提及,畢竟你不做足功課又如何保障客人呢?律師其實未必英文很好(當然要有基本水準),甚至未必隨口背得出很多案例,但是熟讀訴訟或交易雙方文件、反覆確認狀書或合約最終定稿的字眼及條款,以至認真考慮交易或案件的流程、細節等等就毋庸置疑是最低要求。

專業的律師要一絲不苟,不怕麻煩,其實一個值得尊重的議員亦同樣。假設目的是要在議會監察政府,「得職行道」就像日本的職人那樣,對於「打好呢份工」要有近乎病態的投入以及專注。所謂魔鬼在細節中,哪些議員熟讀政策文件、條例草案以至相關研究,不肯輕易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字眼;哪些議員尸位素餐,連會也不去開、票都忘了投,市民自有公論。

定義完「專業」,下一步就是要定義甚麼為之「行道」。除了發聲以及盡量延後惡法出台,「行道」還有一個面向:在別人強調「誰大誰惡誰正確」的叢林法則之時,還要堅持文明社會的價值觀並與之抗衡。聽起來十分左膠,但是堅守價值不止是漫無目的地宣示立場,而在實質上要對沖「社會主義鐵拳」帶來的寒蟬效應。

讀社會科學的人知道,社會事實(人如何理解社會、理解自身,例如甚麼是合理/正確,甚麼是民主/自由,甚至2加2等於4)都是構建(construct)出來的,即是哈維爾在《無權力者的權力》中提到的菜販比喻:菜販在櫥窗掛起「全世界的工人團結起來」的標語,只因為不這樣做會有麻煩;菜販看似只是對極權束手無策的普通人,他的主動表忠卻「鞏固了這制度,充實了這制度,構成了這制度,以至就是制度本身。」[2] 這個抽象的過程每日都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因為一般而言,個人或少數人的主觀意見並不能構建一個概念,而是所有人的行為才會整體而言反映出「事實上」哪一套才是遊戲規則,哪一個才是真相。

即使上位者充分地掌控一般意義上的權力,例如詮釋法律的權力、影響市場運作的權力等,沒有媒體、學校以至一般市民自動配合,要構建一個新的社會事實亦會舉步維艱。「行道」對當事人而言,只是繼續做應做的事,說應說的話,但是對於政權而言,就是增加其審查、清肅異見時涉及的各種有形、無形成本。

假設留在議會的都是盡責的好議員,他們真能夠「得職行道」嗎?周滿鏗攝

於是,有人可能認為接受延任,是在議會「得職行道」的機會。這些人認為,哪怕議會不再獲得政權尊重,程序規章禮崩樂壞,只要繼續進入議會做個「最後的貴族」,就算未能獨力重建一個更理想的社會現實,也至少能夠減慢社會共識由「香港本應是個法治至上的自由港,如今縱使孤掌難鳴,亦必須力挽狂瀾」滑落至「快點逃離鬼島」的境地。可是,就假設留在議會的都是做足功課的好議員,他們亦要想辦法傳播他們希望代表的進步價值。可以想像,政權在用盡他們作為政治花瓶的價值後,其掌控的傳媒不會給予這些議員太多空間去宣傳異見,跟自己對着幹。

而對於反對續任的人來說,接受委任就像菜販掛起蘇維埃橫額一樣,哪怕你如何心不甘、情不願,只要以行動向體制表忠,你就「鞏固了這制度,充實了這制度,構成了這制度,以至就是制度本身」。對於這五年來目睹香港如何拾級而下、甚至身處旋渦中心的人而言,揭穿專制的畫皮,指出國王從來沒有穿上過新衣,自然比起接受政權招安的毒蘋果更符合初心。就連戴耀廷都要宣告法治已成喪屍,香港必須絕處逢生,可見先破後立不無道理。然而,上述的問題對這些前議員只會更嚴重:傳媒鎂光燈只會在他們拂袖而去的當下聚焦片刻。失去了議會的平台,他們又如何在被日益擠壓的公共領域中得到媒體目光呢?沒有入屋的訪問、畫面,他們又如何「行道」,影響社會現實呢?

由此可見,民主派無論如何選擇,都會面臨更多的問題,而問題從來都不是專業精神本身。真正的問題可能在於誤以為出身於傳統專業的人就一定是專業(不如說盡責)的議員;或者在禮崩樂壞的世代,依然迷信專業就一定能夠影響社會,因為社會賢達的意見特別有分量,會被政府聆聽。這些天真的誤會,卻不代表認真「行道」,以各種方式嘗試改變社會也一定不可行——極其量,這只證明了在議會追求專業的不可行。當然,在政權企圖掌控社會上的所有領域之時,開創一片藍海亦非易事,但是天道酬勤,起碼這代表了在制度內外,每個人也總會找到值得自己專心致志去做的事情。只要人心不死,不到萬不得已我們都不做主動掛上標語的菜販,香港則還有希望。

註:

[1] 練乙錚:議員應知所進退 後生須有技防身

[2] 鍾耀華:歷史退潮時的燃燈者:在香港重讀哈維爾(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