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31一周年】太子站當事人梁耀霆:爭論有無死人「錯focus」 將向警方民事索償


去年8月31日,前教大學生會會長梁耀霆在回家的路上,坐上途經太子站的港鐵列車,親歷831事件。他被防暴警員壓住頭部,腳踩背部,身體多處受傷,被拘捕後獲無條件釋放。梁耀霆事後入稟,獲法庭頒令要求港鐵向他交出當晚的閉路電視片段。一年過去,梁耀霆心裡除了憤怒,更多是失望和無奈。他指社會在831事件上「放錯focus」,花太多時間和精神爭論當晚是否有人死亡,卻忽略一眾受害人。他慨嘆,港人似乎漸漸淡忘事件,「姑勿論有無人喪命,當日仍然是警察對市民的違法暴力襲擊事件。」

由3月取得閉路電視片段至今近半年,梁耀霆計劃短期內正式入稟,就身體受傷向警務處作民事索償,但現階段不便透露詳情,並相信所得的閉路電視片段對他採助法律行動有利。 

前教大學生會會長梁耀霆在去年831事件後,於記者會講述當日經歷。資料圖片

 

前教大學生會會長梁耀霆在831事件後,入稟要求法庭頒令港鐵交出當晚至翌日凌晨,在太子站和荔枝角站的閉路電視片段,以助他向警方作民事索償。今年3月他獲判勝訴,得到港鐵提供相關逾90小時的閉路電視片段。

一年過去,梁耀霆除了憤怒,還感到失望和無奈。他直言社會對831事件「放錯focus」,部分人甚至無視真相一口咬定「一定有死人」。他認為當晚的重點應該是警暴,是速龍小隊在車廂和月台使用過分武力,而不是爭論有沒有人在太子站死亡。「我作為當事人之一的感覺是,大家應該擺多啲注意力在我們見到證據、見到真相的事,而不是爭辯一些大家都無辦法證實的事情。」

831有人死放錯焦點

831事件後,網上傳言四起,大量消息流傳有在太子站被捕的人士遇害,《傳真社》去年11月報道,證實網上流傳的6名「遇害人士」並無死亡。梁耀霆慨嘆,大家花太多精神和時間爭辯831當晚是否有人死亡,他記得今年3月,法庭裁決要求港鐵交出閉路電視後,不少網民在網上留言稱終於證實有人死亡,有留言指不論是否有片段,都覺得有人在太子站遇害,甚至有人做「靈探測試」,卻越來越少人提及事件中警暴問題,「姑勿論有無人喪命,當日仍然是警察對市民的違法暴力襲擊事件。」

去年8月31日,速龍小隊衝入太子站月台和車廂,以胡椒噴劑指向乘客。資料圖片

 

 

速龍小隊衝入車廂,以胡椒噴劑噴向乘客,並以警棍揮打乘客。資料圖片

梁耀霆明白,公眾對「更爆」的話題感興趣,但認為一眾受害人當日面對警方的武力,遭受不同程度的精神創傷,更值得關注。

令梁耀霆灰心的,還有他入稟要求港鐵交出閉路電視的案件,到3月有裁決時已沒有人留意。「我入稟是去年9月初,到今年3月才有結果⋯⋯ 831之後嗰幾日,大家話喺呀要快啲去申請CCTV呀,如果唔喺就無啦。但之後幾個月,坦白咁講,好似無咩人再記得或者在意這件事。」 

梁耀霆公開批評大家在831事件上放錯重點,會否擔心網絡上被批評?「擔心呀,梗喺擔心啦,好擔心㗎!⋯⋯ 我唔喺defend話一定無死人嘅可能,我唔喺為港鐵、為警察defend,一定無可能啦。」

梁耀霆當日在通往大堂的扶手電梯上被警員包抄,最後被捕。資料圖片

 

在回家的路上,決定坐上那一班途經太子站的列車,梁耀霆不信命運,只覺得「人有旦夕禍福」。他形容831事件是反修例運動中,其中一件最瘋狂的事,而在去年烽煙四起的香港,任何一件瘋狂的事情,都有機會發生在每個香港人身上。

打官司最擔心辜負大家期望

在眾多831受害人中,梁耀霆是少數願意公開講述自身經歷的,更是首個入稟法庭要求港鐵交出閉路電視片段。在追究831事件過程中,他坦言壓力最大正是決定入稟法庭後,擔心會辜負一眾港人期望和支持。「我會怕浪費咗咁多人嘅苦心,浪費咗咁多人嘅心血,會怕贏唔到單案。咁多人幫手做這件事,大家花費咁多effort,然後花咁多香港人籌返嚟嘅錢,最後咩結果都無,我會覺得對唔住大家。而真係好好彩最後贏到單官司。」

今年3月獲判勝訴後,梁耀霆曾公開呼籲其他受害人入稟索取閉路電視片段,至今未有響應。在追究831事件的路上獨自前行,梁耀霆說並不孤單,慶幸不少港人願意協助和支持。他理解其他受害人有不同顧慮,有人擔心採取法律行動會引來公眾關注,影響個人生活、家人、朋友;也有人因為金錢問題作罷。他身邊也曾有朋友勸告,叫他避免高調地行動,擔心會影響他的前途和生活,不過梁耀霆自言他清楚採取法律行動的風險,也願意承擔,「我覺得應該做,就做」。 

831事件當晚的太子站閉路電視截圖。

 短期內向警務處民事索償

831當晚梁耀霆多處受傷,他計劃在短期內正式入稟,向警務處就其身體受傷作民事索償,但現階段不便透露詳情,他相信閉路電視片段對他採助法律行動有利,他續說了解有部分831事件的當事人都會採取法律行動,但不清楚實際數目。

今年5月,他曾表示港鐵交出的閉路電視片段「不齊全」,並向港鐵發出律師信,港鐵事後回覆指他們有遵守法庭命令,而片段內容無問題。梁耀霆澄清,指港鐵的確有遵從法庭指示,交出他要求的所有閉路電視片段,各個位置和時間段都齊全。但他指出部分片段內容「有問題」,暗示部分片段沒有畫面,只顯示為「遺失影片」或「沒有影片」(Video Loss/No Video)。

831當晚太子站內到底發生甚麼事,依然眾說紛紜,當晚事件的全貌,公眾至今無從得知。即使梁耀霆看過90小時的閉路電視片段,他指出部分影片內容出現問題,加上閉路電視鏡頭有「盲點」,亦沒有攝下整晚片段,所以他也未能全面了解當晚情況,只比大家了解「多少少」。

梁耀霆認同在可見的將來,公眾都難以得知831事件全部真相,甚至可能永遠都不會水落石出。「要將真相還原,不是一年半載的事情,而是要好多年好多年的事情。」他認為就像韓國的光州事件、台灣的228事件,需要社會一直堅持,才能將真相還原。 

831事件後,每月的最後一日均有市民在太子站外舉行悼念活動。

 

疫情肆虐、港區國安法正式實施,反修例運動漸趨平靜,每月最後一日在太子站外的示威和悼念活動,參與市民也一次比一次少。梁耀霆有感港人漸漸淡忘831事件,他明白過去一年,實在發生太多令人憤怒、教人難以忘懷的事件,「要時刻記住每一件事,唔係咁易,坦白講亦都好辛苦。」 但他希望港人在灰心、疲乏之際,不要忘記831當晚在太子站所發生的,一般人或許會覺得「無咩可以做」,但他寄語港人不要放棄,最起碼將事件的焦點放回正確位置,繼續討論下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