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專訪】看盡足球圈人生百態 何鑑江冀霍啟剛為體育界「做返啲嘢」 相信冇人做得衰過馬逢國


立法會選舉雖被政府延遲一年,但民主派希望爭取「35+」議席的想法仍然未變,功能組別議席作為必爭之地,飲食、進出口、建測規園等界別皆有民主派強攻名單,在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的界別中,更有「逆權商人」周小龍挑戰該界別前立法會議員霍震霆的長子霍啟剛。在本港體育界打滾近60年、著名足球評述員何鑑江認為,這是「毫無懸念嘅選舉」,直指霍啟剛出勝率為九成九,因為體演文出多年來都由建制派鐵票佔大多數。他對霍公子亦有少許期望,認為若他出任新一屆體演文出界立法會議員,相信可為體育界「做返啲嘢」,又解釋「在我而言,我覺得冇人會做得衰過(現任議員)馬逢國!」

Jason和你體專訪結集

講波超過50年的何鑑江,見證著香港足球由盛轉衰,看盡足球圈裡人生百態。   周滿鏗攝

人稱「何老鑑」及「KK」的何鑑江,今年86歲,是香港資深足球評述員,出生時適逢西安事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期間,隨家人由廣州逃難落到香港,親歷過香港淪陷的艱苦時期,後來舉家逃到澳門,展開他的學業。畢業後,他曾從事多個行業,在醫務處工作二十年,1968年在香港電台開展足球評述員的生涯,評述過的本地足球賽事過千場。他表達能力強,一把高亢的聲線加上鬼馬生動的評述方式,與已故的「阿叔」林尚義,在老一輩的香港球迷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

這位八旬足球評論員,評起港人港事一樣精靈獨到。作為資深被問到對參選人周小龍的看法,何鑑江隨即擰擰頭說:「輸硬,冇得打,必定係陪跑,你邊到夠啲鐵票玩呀,𡃁仔!佢都係返去賣衫吧啦。」他提到上一屆音樂創作人周博賢也曾嘗試挑戰這界別,最終以580票差落敗予馬逢國,又直言體演文出這界別早已被建制派壟斷,形容為「毫無懸念嘅選舉」。

何鑑江強調自己並不是支持霍啟剛,而是別無他選,所以只望霍公子能為體育界「做返啲實事,搞少啲政治」。他提到該界別的現任立法會議員馬逢國時,直斥他「垃圾」、「無貢獻」等,連珠爆發地炮轟:「我想問吓,有邊樣對體育有幫助嘅新政策,係由馬先生提出先?冇喎,佢一味淨係識搞政治。好簡單,足總而家搞成咁,佢好可能要負責。佢在任咁多年,根本睇唔出有咩貢獻,特別係足球,好似審計處查足總單嘢,佢有冇出嚟講過一句說話?又冇喎!但你係代表體育界,唔批評都算,亦冇幫足總講返一兩句好說話,咁你憑乜嘢話自己代表體育界?」

何鑑江表示,馬逢國過去多年在香港足球「零貢獻」,至於足總則「本身已經腐敗,但監督嗰個更腐敗」,才令香港足球停滯不前。

早於2016年4月,何鑑江已在Facebook撰文炮轟過馬逢國一次。當年四月底,前無綫主播馮堅成因該台不重視體育新聞而毅然離職。翌日,何鑑江便網上撰文回應,指電子傳媒輕視體育新聞的情況「不是起於今日」,並將矛頭指向馬逢國,質問馬究竟為香港體育「做過啲咩」,更叫他去「食屎」。 

早前審計署的第74號報告書審計足總過去10年的混賬,甚至連民主派與建制派都難得地一致狠批足總管治「冇規冇矩」,他直指令人「大開眼界」,豪花數以億計公帑,香港足球卻未見進步。

何鑑江指審計署審查了足總的事務,主要是圍繞在2014-2019球季期間,當時的足總主席是梁孔德,而貝鈞奇只是副主席,但這次足總風波卻由貝鈞奇成為代罪羔羊,有欠公允。「審計處應該要搵返四年前嗰班人去問責,尤其係董事局班人,因為好多嘢都要經董事局決定,但今次足總瀨晒嘢,點解董事局一啲責任都好似冇?立法局任你足總派咩人出嚟解釋,完全係離晒大譜!香港就係咁X樣!」他認為足總非常腐敗,但政府的責任也不少。

何鑑江炮轟完足總再鬧爆政府:「你批咁多錢比足總,監督係咪應該要做好啲呀?竟然有董事局委員可以4年嘅出席率係0%,咁都得?肉唔肉酸啲呀?政府其實係要追究責任,我比咗咁多錢同時間你,你足總搞到咁X樣?但係政府唔洗通過立法會,就已經批咗錢比足總,批完錢第二日,石禮謙先上去開會,咁其實唔使睇你份報告啦,其他議員係咁鬧有咩用?錢已袋,咪當你發噏風囉,都冇後果嘅,你話係咪好X荒謬?」

何鑑江嘆了一口氣後說:「所以話,香港足球真係冇得搞,成日話我哋香港人發牢騷鬧政府、鬧足總,不如你比個理由我,點解唔鬧你先?淨係今日撥款,聽日先上立法會睇報告,已經睇到成個運作係幾咁有問題。」

白髮蒼蒼的何鑑江,對香港足球仍然熱愛,評論港人港事仍然有火。   周滿鏗攝

訪談間,聽得出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家,不但對香港足球仍然熱愛,對香港這地方仍然有火。近日便有兩件「大事」在他身上發生,先是縱橫球圈多年的他首次出書,書名《一鑑江湖八十載》,記載這位一代體壇巨擘過往的點滴歲月,更記錄著他所見證的香港盛衰變遷;其二是他數月前在Facebook分享老友球星被防爆警圍捕,引起廣泛關注,他更留言:「唔怕國安法,只怕亂執法」。

事緣今年6月底,他相約80多歲前球星老友梁貴剛在旺角下午茶,但梁貴剛在旺角落車不久,成為防暴警察圍捕目標之一,後更被帶到紅磡警署扣留。白髮蒼蒼的何鑑光談起事件仍然勞氣,聲如洪鐘地說︰「有人犯法你拉佢係啱,我唔反對,但你拉咗人之後嘅處理手法係點啊?你有咩理由拉個八十幾歲嘅阿伯?仲要由下晝三點搞到凌晨一點,先搞到我咁X嬲!」最後梁貴剛獲釋,但前後已被折騰的近10小時,「如果你最後告得佢入,我冇嘢講,但最後你又無罪釋放,連擔保都唔洗,咁就證X明你冇料到啦!點解你呢樣嘢唔早啲係條街到解決呢?」

何鑑江指,梁貴剛自從當日被警察拘捕後,未曾見過面,因為梁的兒子擔心他會再遇類似情況,不想他獨自出街。「正常都擔心啦!八十幾歲,由下晝三點搞到凌晨一點,何苦呢?差人你都係人,你都有老豆老母嫁嘛,點解要做啲咁嘅嘢呢?你而家搞到咁X樣,任你鍾意點就點,真係大X晒咩?老實講,我真係唔怕國安法,因為我正正常常又唔會犯法嘅,但你而家亂咁嚟,係人都驚啦!」

梁貴剛當日在旺角亞皆老街被警方帶上警車,及後送到紅磡警署拘留至晚上凌晨1時。   蘋果日報直播截圖

何鑑江表示,因為很多警察都喜歡踢波,所以他認識很多警察朋友,但過去一年,已經有不少警察朋友因為他在Facebook的言論,例如去年8月他評論方仲賢買觀星筆被捕事件,已經與他反面,但他並不後悔,又說「我隨時兩腳一伸就走啦,使X理佢哋咩!」

他憶述上年8月,浸大學生會長方仲賢在深水埗鴨寮街購買觀星筆,被便衣警員截查搜身後,以「藏有攻擊性武器」之名將其拘捕達近48小時,事後未有被落案起訴。何鑑江當日就在Facebook上表示,一早知道警方沒有證據告得入方仲賢,又指如果他是方仲賢的話,他會反告香港警察無理拘捕。隨即有兩名退休警察在訊息留言,憤斥何鑑江:「你講波就叻,你竟然唔譴責啲暴徒,走去教啲人告執法者?你收檔啦!」何鑑江則回道︰「執法者唔X告得呀?執法者大X晒呀?」何說,及後再沒跟對方聯絡,自己理直氣壯︰「早知佢告唔入嫁啦,冚家剷!六個一齊放假休班時拉人,會唔會咁X蹺呀?其二,你話人哋嗰啲鐳射筆係藏有攻擊性武器,深水埗周街都有得買啦,比著係我就一定告返佢地轉頭!」

對於《港區國安法》是好是壞,他認為各有看法,不作評論,但他補充︰「朝令夕改,連人大都搞唔清楚香港點,何況係普通市民,我哋唯一就係守法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