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你永遠無法想像,那16歲的「亡命之途」


【撰文:高仁】
作者是一位前線記者

如果你是一位記者。

走上前線,你大概明白催淚彈的滋味,會讓你眼淚、鼻水齊流、氣管收縮,就是幾乎窒息的感覺;你大概明白胡椒水四濺,會讓你灼熱紅腫、刺痛難耐、徹夜難眠;你大概也會感受過警方的無禮、呼喝和狂躁。

只有走到現場,切身體會,你先會明白抗爭者或受訪者所經歷的、所想的。

但無論你走得多前,始終無法體會,甚至無法想像,他們那種感受:坐大飛、逃亡。

九號風球過後,香港連續下了幾天驟雨,另一股風暴正在呂宋海峽醞釀。終於等到那個周日,大致天晴,局部地區有驟雨。天晴,就要出發了。

卸下一切,輕裝上陣,可能過往在街頭早有經驗,但今次卻來得特別沉重。

摸黑走進清水灣最隱敝內灣,群山包圍、人口不多的小村落,四周靜得可怕。

是一群人還是獨個兒走來,未知;究竟有多熟悉身邊同行的人,也未知。

背後是山,前方是一望無際的大海。登上快艇,奔向未明的前路,機會只得一次。

你無法想像,在那漆黑如死的當時,他們帶著怎樣的心情上船,在海上顛簸地漂流。

好不容易越過一個個島嶼,離開自己熟悉的家園,灑別昔日遊玩過的地方。不知道,他們每過一海里、一公里、甚至一米時,內心的呼吸有多快、脈搏跳得有多急。

屏著大氣離開香港海域、咬著牙關越過中國領海基線、帶著盼望衝過中國領海範圍,誰知,一踏進毗連區,轉眼被盯上,只差一點點,就到公海。

圖片來源:梁啟智Facebook

你永遠無法想像,他們穿越海域時的顫抖、被巡邏船發現時的慌張、被海警追截時的惶恐、到最後逃無可逃時的絕望:「今次衰了,可能是人生最衰一次。」

不似街頭,今次附近再沒有記者了。

他們不知道,外面有沒有人知道他們出事、被扣押到哪裡、甚至會有甚麼下場,每日就只有等待。事隔五日後,外間始知道他們的身份。

那日黃昏,布袋澳的天空出現這道美艶又令人憐惜的晚霞,也是他們無法看見的夕陽。最小的只有16歲,平均年齡也只有22.5歲。

是甚麼原因要令16歲的香港青年,賭上生命、挺而走險,偷渡去另一個地方?

那日的布袋澳很靜,人很少,靜得令人荒涼,因為你熟悉的香港人要從這裡逃亡出走但失敗告終。

美艶又令人憐惜的晚霞,出現在布袋澳的天空。照片由筆者提供

註:

中國海警周日在香港水域以外、東南方向對開海面,查獲一艘涉嫌非法越境的快艇。多間傳媒報道指,船上12人被捕,包括涉嫌違反國安法的李宇軒,另涉及勇武屠龍隊成員、爆炸品案疑犯,全部人都與反修例運動有關。

有報道稱,他們從香港布袋澳出發,計劃逃至台灣屏東,在屏東接應的人當晚十時開始,跟船隻失去聯絡。目前沒有確實證據顯示,逃亡者從香港哪個地方出發。香港警務處已接獲內地通報,有12名年齡16至33歲的香港居民,涉嫌非法入境被內地執法機關刑事拘留。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