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全面管治到分權讓利


警方拘捕民主黨議員林卓廷並控以暴動罪,原告變被告,引起全城嘩然。然後一位高級警司向記者講述有關案件時,不單止否定很多人的記憶和常識,甚至改寫警隊維持一年多的事實版本。警隊的信用進一步尋底。雖然警務處長鄧炳強在第二日急忙為下屬澄清,但頂多只是減少傷害。

元朗7.21恐襲事件,警方日前拘捕林卓廷(左圖),將原告變被告,讓警隊的信用進一步尋底。網絡照片

去年的7.21事件是很多香港人心中的一條刺。特區政府和警隊的公信力在反修例運動中拾級而下,7.21事件是一個轉折點。一直以來,政府對事件的冷處理已經令很多香港人不滿,現在還進一步迫害苦主和原告,挑起民間的不滿情緒。這是政權有策略地對反對陣營與市民進行威嚇?抑或是有人瘋狂至不顧一切?又或者是有人愚蠢至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在另一邊廂,新型冠狀病毒的全民檢測大龍鳳終於全線演出。這齣戲的前奏相當難看。很多專家和業界人士早已指出,自願而又沒有禁足令的一次過全民檢測意義不大,是浪費資源。但政府似乎有壓力交出亮麗成績,最初定出五百萬人的目標,在知道市民反應並不熱烈後便放棄目標。後來陳肇始在言談間把測試人數與放寬限聚令掛鈎,引來政府急急否認。林鄭月娥則詆譭提出批評的人是抹黑、是心腸壞,未幾聶德權出來降温。官員心浮氣躁,進退失據。

林鄭月娥以蔑視口吻,將不贊同全民檢測的學者專家稱為「所謂專家」。美聯社

以打擊苦主洗白警隊在7.21事件中的表現,與浪費資源的全民檢測大龍鳯看似是兩件沒有關係的事,其實是有一條紅線聯繫。這條紅線就是全面管治。在全面管治的大場景內,香港正在出現分權讓利的大潮。

早在2014年,北京已經公開確定要實施對香港全面管治的政策。可是,香港本來有一個成熟而又對權力有適當制衡的管治體制,這個體制與北京想實行的全面管治格格不入。相信北京早已對政策的落實進度感到不耐煩。去年的反修例運動嚴重衝擊港府的管治權威,北京最後選擇的處理方法不是協助港府恢復權威,而是乘虛而入,加快實現全面管治,令港府變成傀儡。港區國安法是最明顯地削弱香港建制的管治權,無論是在政策制定、執法、檢控以至司法程序多方面,有關法律都建立一套與原來建制平行的機制,讓內地官員有直接用權的依據。

港區國安法表面上只是針對國家安全,但實際上這條法律是代表着香港政治生態的根本轉變。除了國家安全問題外,港府不同政策部門都乖乖地向中共官員及其在香港的工作系統讓權。現在是誰掌管香港電台的命運?教科書的內容?新聞媒體的自由空間?文化藝術創作的自由空間?執法尺度?檢控政策?等等,大多數香港人都相信不是港府官員。

中國是一黨專政,但中共不是鐵板一塊。這裏不是説中共內部有什麼什麼健康力量,而是中共包括不同權力系統和利益集團。他們分管不同的工作,有不同的議程,有不同的視野和工作優次。這些系統和集團的手都隨着全面管治伸到香港來。香港愈來愈多事看來沒有道理,卻符合全面管治的大場景。
 
以7.21事件的最新發展為例,一個高級警司公開推翻一年多警隊的官方説法,而一日之後就由鄧炳強證明這並非官方意見,這完全不合常理。就一個如此敏感的話題,一支紀律部隊怎可能如此混亂?更奇怪的是,鄧炳強一句遺憾或者譴責也沒有。這位高級警司只是隨意講個人意見,抑或是轉述警隊內極有勢力的人的意見,而這個人(或者集團)甚至不需要事先尋求鄧炳強的批准?警隊仍是由一哥一個人話事呢?抑或是已經有不同系統和集團在警隊內各立山頭,自把自為?

到底是一哥為下屬兜底,還是警隊內已各立山頭,連一哥也不能完全控制?圖為警務處長鄧炳強(左)和新界北總區刑事總部高級警司陳天柱。
 

中共內的不同系統和集團,有些要權,有些要利。全民測試大龍鳳應該是與利益有關。估計最初有人向北京授計,表示以中央名義支援香港搞全民測試,有利建立中央權威,贏取香港民心。中央拍板後,特區政府接了指示搞這場大龍鳯,短期內讓幾間測試機構賺一筆快錢,長期則確立了「廢除」香港的專業資格、專業註冊和招標等制度的先例。日後只要祭起「中央支援」的大旗,就可以特事特辦,讓大量人士通過特別通道來香港搵食。
 
北京和港府官員都不斷強調港區國安法只會影響一小撮人。撇開港區國安法是否真的如此,中共全面管治香港肯定影響所有香港人。反對陣營因為阻頭阻勢,固然首先被整肅。但香港的權力和利益正在大洗牌,重新分配。不關心政治的人,以至是建制內的既得利益者其實都會是輸家。現時他們或者明哲保身,或者與魔鬼握手,或者太識時務,可能以為自己是聰明人,但到他們有一天賠上切身利益,就會發現原來連自己的良知和尊嚴也已經一早輸掉,真的是一無所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