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為何連何柏良醫生也容不下?


大概當權者仍記得祖宗的十六字游擊戰真言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所以要避避風頭,戰狼外交暫時偃旗息鼓,但狼的本性改不了,對外雖暫吹和風,對香港倒半點沒有停下來。除了把7.21原告變被告外,全民檢測與健康碼也如箭在弦。有論者擔憂,這些措施是邁向奧威爾(George Orwell)《1984》式全民監控的第一步,其目的是要進一步收窄港人的自由(例如出境)。

當然,由健康碼至全民監控,中間有很多技術和行政障礙要越過,這樣的猜想會否太過陰謀論?但當特首日前被記者問及如何看很多醫學專家也反對全民檢測的時候,她反應之激烈,就像是一個對她極重要的計劃泡了湯一樣。如果說她反應激烈只因太過關心港人健康,這種笑話,又實在太過黑色幽默了。然則她又為甚麼非要推行全民檢測不可?醫學專家已提醒大家,檢測有假陽性這回事,全民檢測涉及的假陽性案例可以拖垮醫療體系,到時是否又要「特事特辦」,讓內地醫護進駐本地醫院?這些問題正常不過,完全基於事實與科學角度發問,但特首對專家的疑問,看來是「一笑置之,嗤之以鼻」。當記者向她指出,連抗疫專家,這半年來跟港人並肩作戰的何醫生也拒絕檢接受檢測時,她沒有以事實和理據反駁,而是斷然一句「抹黑中央」,還把話說盡,說除此以外,想不到反對者有其他動機。按特首所言,下面這個三段論推理必然成立:何醫生反對全民檢測,反對全民檢測就是「抹黑中央」,何醫生是在「抹黑中央」。邏輯成立,但結論荒謬,因為前題「抹黑中央」並非事實。試問以何醫生為人,他的動機怎會是「抹黑中央」?
 
跟689不一樣,何醫生說不管政治,是實話實說。他一向恪守政治中立,就公共醫療事務發言時極謹慎,絕少公開批評個別官員。即使近期因為應對疫情,每早在電台節目受訪十分鐘,曝光頻密,他言辭依舊溫和,發表意見亦只是以事論事。對於全民檢測,何醫生出於專業判斷和維護市民福祉,實在無法說服自己接受檢驗,當然也拒絕呼籲市民接受檢驗。他只是擺事實,講道理,盡力就政府的抗疫政策和措施提專業意見。港人一定會同意,若沒有他和袁國勇教授、許樹昌教授等專家出謀獻策,疾情肆虐的程度肯定會比現在嚴重得多。如今何醫生以忙碌為理由,已中止了每早在電台中分析疫情的環節。節目主持人說得好,辭任的真正原因,是毋須「盡公仔畫出腸」。

這樣的一個人,政府就是容不下,要除滅他在大氣電波中的聲音,或最少壓抑他的影響力。只要意見跟自己相左,不配合自己的政治權謀,立時就上綱上線,把對方推向對立面,這究竟是政治還是管治?視別人為工具,用完即棄,毫不留情,特首對學者專家的態度,多年前的周永新教授就是最佳例子。但政府質變至今,已不單純是個人風格的問題,而是整個政府不再尊重專業和理性,當權者的政治需要成了凌駕一切的考慮因素。專家若不肯配合政府的政治需要,甚至提出批評,就要承受政府的攻訐和抹黑。誰才是最政治化,最別有用心,不是清楚不過了嗎?
 
何醫生不再每早就疫情受訪,專家意見的作用肯定會減弱了,此事對今後疫情有何負面影響,有待觀察,但有一點市民卻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一個剛愎自用,變態地崇拜權力的人,是連一個最溫和的聲音也容不下。想起此人將會把香港拖進那個不見天日的深淵,既不寒而慄,也悲從中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