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用常識反駁聶德權


【撰文:一個普通的醫生】

負責普及社區檢測的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近日不斷硬銷這個世界衛生組織並不建議的普及社區檢測。面對所有的反對聲音,聶德權只懂得用毫無意義的陰謀論反駁,只要有人提出質疑,就表示相關人士有政治目的,為所有反對聲音亂扣帽子,抹黑對方是逢中必反的聲音。其實像聶德權這些沒有醫學知識的人,本人並不打算用什麼醫學理論去反駁,只需要牛頭角順嫂也懂得的常識,就可以完美擊倒聶德權口中的謬論。

一)病毒檢測與選舉不能相提並論

政府開始普及社區檢測的日子和原定的立法會選舉只相差5天。根據常理,只要有人群聚集,就有機會造成病毒傳播。為何進行病毒檢測比起選舉安全呢?政府的說法是因為病毒檢測分開至14天去做,所以更加安全。等等,今次病毒檢測採取鼻腔喉嚨採樣,所有參加者都必須脫下口罩,而且採樣過程中必會造成上呼吸道的不適,參加人士可能會打噴嗤或者咳嗽,造成飛沫傳播;但所有參加立法會選舉投票的選民,進入票站必須戴上口罩,而且用雙手蓋印肯定不會造成上呼吸道不適。飛沫傳播風險更大,為何一個會造成飛沫傳播風險的病毒檢測計劃會比投票安全呢?再者,投票只需區區一兩分鐘就完成,但病毒檢測需時更長,為何人群聚集時間越長,交叉感染的風險可以越低呢?政府不斷說,病毒檢測不可以與投票相提並論,難道冠狀病毒擁有人工智能,或者已經跟聶局長傾掂數,只會在投票時出現,病毒檢測的時候,冠狀病毒會暫時休息,不去感染參加者嗎?正常人也知道冠狀病毒並沒有腦袋,不會選擇性在某些場合發功,只要有人群聚集,只要參加者不遵守防疫措施,尤其是脫下口罩進行有機會製造飛沫的步驟,冠狀病毒便有機可乘。這邏輯不需要醫生也知道。

二)普及社區檢測計劃日後一旦出現第四、第五波疫情時,「我哋就唔洗下下都透過閂關口、嚴控社交距離、關閉多個場所。」

聶局長,請問閣下從何得出以上結論?如果今次病毒檢測計劃成功,香港連續一段長時間沒有確診個案,那麼為何香港會出現第四或第五波疫情呢?答案很簡單,就是來自輸入個案。好了,假設香港在未來三個月能夠過一段蜜月期,到了冬天,再次出現感染個案,請問個案來自哪裏?病毒不可能從石頭爆出來,必然有一個宿主將身體內的病毒傳播給其他人。如果香港能夠找出了所有隱形傳播鏈,再出現新個案的話,個案必定來自海外。為何聶德權局長認為萬一出現第四、五波疫情可以不用關閉關口或者推行嚴格的社交距離措施也可以成功呢?就以第三波疫情為例,有個案來自豁免檢疫的海員,如果香港繼續中門大開,帶有新冠病毒的海員可以繼續免檢疫進入香港,然後乘坐的士穿梭港九18區,請問即時進行下一次全民病毒檢測又有何用?帶有病毒的人你不去檢測,反之用更多的資源去檢測沒有感徵狀、帶有病毒風險更低的市民,又有什麼科學根據?假如出現第四波疫情,大量隱形病人免檢疫進入香港,造成社區大爆發,就算每天為750萬人做一次病毒檢測也不會有用,因為每天中門大開,讓無病徵感染人士情況自由出入香港,在香港播毒,根本就是本末倒置。情況就像洗手間爆水渠,你不去關總掣,卻停不了地抽走積水,只會大量浪費食水,而且問題會沒完沒了。

三)反對聲音必定有政治目的

聶局長,敢問一句,請問以上言論有何證據?就以本人這篇文章為例,請問那一字那一句有批評政府、批評中央之嫌?本人甚至不去醫學來反駁你,因為知道你沒有醫學常識。要是本人用牛頭角順嫂也懂得的常識去反駁你,你也認為有政治目的,請你拿出證據。

醫生和專家對普及社區檢測計劃有保留,是基於我們對科學的認識。正正就是因為整個特區政府的管理層當中,擁有相關知識的人太少,甚至是可以說是零,即使是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對於公共衛生的認識也可能比前線醫生更要少,所以,我們這些擁有醫學常識的人,當然要本着公民責任向公眾展示普及社區檢測的利弊。正正是因為你們沒有相關知識,所以每次面對我們的質詢,你們也會支吾以對,然後說所有反對聲音都有政治目的,但你們根本拿不出證據,只懂得不斷抹黑和人格謀殺。請問這是你們應有的態度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