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那一夜,由縱容恐襲變成發動恐襲


(編按:筆者為太子站當區區議員)
 
2019年8月31日晚上,香港人見證著一幕幕不敢相信的暴力畫面。相信沒有一個編劇夠膽寫出如此荒謬絕倫的情節:一大批持槍警員衝入港鐵太子站月台和車廂,無差別地用警棍毆打乘客至頭破血流,又向跪地舉高雙手的乘客發射胡椒噴劑;警察包圍扶手電梯的乘客,用棍毆打、踩背、踩頭和噴椒;警察兩次阻礙救護員進入站內進行人道救援,又刻意驅趕記者,令記者未能在場記錄實況;傷者被送往荔枝角站,受傷人數又曾經被修改過,太子站關閉……

如果「元朗721」是警察縱容白衣人發動恐怖襲擊,那麼「太子831」就是警察對乘客發動恐怖襲擊。至今,姑且有44名「721」白衣人被捕,而「831」恐怖分子呢?完全沒有人被捕,他們還臉不紅耳不赤地繼續「維持」香港治安,蠶食民脂民膏。

以歪理遮蓋真相

過去一年間,議會內外不斷要求政府和港鐵公開當晚閉路電視影片,以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明真相,但換來的只是一份垃圾——今年5月由監警會發表的「撐警」報告。內容彷如發生於另一時空,為事件火上加油。報告第12章「太子站事件」中,有大量篇幅都是《文匯報》式批評示威者暴力,沒有批評警方使用過份武力。報告用字主觀,未審先判,盲目跟從警方的立場。例如經常於「示威者」一詞之前加上「暴力」兩字(12.23段),又提到「暴徒」(12.40段)、「示威者窮凶極惡」(12.66段)。
 
監警會報告的預設立場是警方沒有犯錯,只是行動策略和公關上有值得檢討的地方。報告盲目相信警方能夠專業地分辨到車廂內哪些人是喬裝成乘客的示威者,所以並無批評警察無差別攻擊乘客。報告又用所謂的常理去否定「打死人」的指控,無視受傷人數曾更改過的疑點,沒有經過嚴謹調查就得出「沒有死人」這個輕率的結論,是盲目撐警、不負責任的做法。
 
報告將警暴美化成「執法行動」,總之警察永遠是對的,部份段落更明顯替警方講好說話,例如第12章「太子站事件」第17頁提及警方要求所有記者離開太子站,因為是罪案現場,但監警會未有質疑這個做法是否妨礙新聞自由;12.82段至12.86段,報告合理化警方兩次阻礙救援行動,更稱「在消防員在場的情況下,即使沒有救護員,理應不會對傷者的治理造成延誤」;第20頁(d)和第24頁(c)分別強調警員沒有對記者使用武力和沒有拘捕跪地的男女,明顯替警方護航。 

堅持追究警暴的意志

回憶起來,「831」的確是一個重要轉捩點,是去年反政府民情不會逆轉的轉捩點。去年,我在進行社區工作的時候,發覺有不少所謂的「港豬」和「藍絲」街坊都是因為「831」而變成「黃絲」,由於他們錯過了選民登記截止日期,所以向我「訴苦」。他們本來不關心政治,認為社運都是示威者在搞事;也未必關心警黑勾結,認為「721」應怪罪鄉黑,而不是警察;但偏偏接受不到警隊變成了暴力團體,無差別地襲擊太子站乘客,這是「藍絲」都無法解釋的。自去年8月31日之後,警察進一步成為了失控的怪獸,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犯下如此大錯原來都不會被追究,便放心將警暴不斷升級,隨後的少年被真槍射傷、攻打中大理大等事件,我們都歷歷在目。

「831」是香港警隊不能磨滅的污點,靠黑警維持管治的林鄭政府只能夠透過歪理和大話,以及打壓一切悼念活動,去消磨香港人追究警暴的意志。在現時的白色恐怖政治氣氛之下,最低成本的對抗方法就是拒絕遺忘,繼續轉發「831」當晚的片段,守住真相。只要香港人仍生存在這地球上,我們都會記得這段用血寫成的歷史。不用絕望,相信終有一天,黑警必定會被清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