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暑假盡頭不見光


八月被歸類為暑假,公眾假期通常都不太受注意。西曆的八月十五,是天主教會聖母升天慶日,法國、意大利、徳國有些天主教「重鎮」— 如拜仁,都會放假做節。早一天,即八月十四日則為紀念慰安婦的日子,並非假期也善為人知。無玷被視為萬福,被無辜侵犯的受造物,就理應乏人理睬?

在柏林,今年已經是第八年,由韓國人民間團體KoreaVerband屬下的關注慰安婦的工作小組(Arbeitsgruppe Trostfrau)發起紀念慰安婦活動。在勃蘭登堡門前的集會,是抗議示威也是公民教育。在2016年,日本政府內閣撥出10億日圓作為是「治癒金」, 南韓政府代慰安婦收下,日方強調這並非賠償,亦拒絶道歉。有錯不認,豈不是留有再犯的餘地!倖存者及後輩雖名為「過去」抗爭,其實從中也在抵抗未來的「惡」。

韓國人民間團體KoreaVerband發起紀念慰安婦活動,在勃蘭登堡門前集會。照片來源:koreaverband.de
 

二戰期間,德國也有類似慰安婦的「制度」,當時納粹德軍認為以「性」作犒賞,便可提升囚犯的生產力。因此便在Ravensbrück的女性集中營,以減刑或免去勞役作餌「招募」性工作者,誘騙在囚女性到其他集中營當性奴,當然,承諾並沒有兌現。被徵召的對象主要是被劃分為「反社會人格」的非猶太人,而且被視為「自願當娼」,當時的人多不願重提,政權就當「數已找」,把自己從歷史責任中無罪釋放。今天看到的只有學術研究歷史檔案,應該伴隨著的法庭檔案和道歉賠償卻欠奉。

在亞洲,終戰差不多半世紀後,才有慰安婦公開指證當年的軍事罪行。第一位露臉的倖存者婦是韓國的金學順,時為1991年。新聞傳到台灣,一班慰安婦於1992年挺身而出。記者會當天,邁向老年的受害人藏身黑布後面,只露出一雙腳示人。當年的劫難當然仍陰魂不散,未褪去的還有社會對性暴力受害人的有色目光。

「完璧」的謎思到廿一世紀都未能瓦解。年初讀過一個專訪,報導的引子是:「如果我被強姦,你還要我嗎?」主角是一對香港抗爭前線情侶,男女雙方作最壞打算:被捕、性侵、被自殺,如果前兩者發生,女方說她會公開身份指證加害人。男方也同一模一樣問女方。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受過教育、有追求自由民主的意識及行動力,但圍繞住他們的封建價值觀,窒礙他們認清自身人權被侵犯的嚴重程度。由「抗爭天使」的污名化,到主流社會内化性侵作為抗爭成本;以性暴力作為廣泛及有系統性攻擊平民的手段,參考國際刑事法庭羅馬規約,這已有「危害人類罪」的特質。

危害人類的行為並不必定要持械進行,當個人樂於緊跟大隊而放棄對善惡的判斷,面對惡而不作為,便是助紂為虐。施虐並不限於邪惡軸心身邊有名有姓的誰和誰,漢娜・鄂蘭報導納粹軍官Adolf Eichmann審判時,一拼記錄當時猶太人領袖跟納粹的協議,犧牲「一小撮人」以避免滅族。「平庸的惡」,是他也是你和我。對施虐者,一般人甚或在法庭審訊中的重點放在:「你為什麼服從(暴政)?」;鄂蘭會問: 「你為什麼支持(暴政)?」( 《Personal Responsibility under Dictatorship》)。鄂蘭指出,服從是手到拿來的開脱,制度並不是神,人沒有道德責任去絕對服從;反之,個人必須為主動的行為負責,人命攸關,若不反抗即是變相支持。同理,若有人一聽到性暴力便高呼「啲女權L去晒邊呀!?」,以這樣想法而試圖免責的人便是自動向施虐者歸隊。有學者形容香港2019年的夏天為「鄂蘭之夏」,耳邊嚮起的是元朗黑夜,太平紳士落區畫面音重覆了三次的「支持!支持!支持!」。

1996年的重光紀念日是主權移交前的最後一次,箭咀所指是時任港督彭定康。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八月十五日也是日本向盟軍投降的日子,英治下的香港定八月三十日為「重光紀念日」。歴史沒有改變,只是九七後,當時的立法會依法取消該日為法定假期,一語成讖,香港被順手關燈。經歷廿多年的自我閹割,到了今天,香港已經不能再「香港製造」。

參考: 
1. 納粹女性集中營 :

Das Frauen-Konzentrationslager Ravensbrück – Geschichte und Erinnerung

Exhibition on Sex Slavery Under the Nazis to Open in Germany

New book reveals horrors of brothels in Nazi concentration camps

Conflict Profile: Holocaust

2. 柏林紀念慰安婦活動:

Mahnwache zum 8. Internationalen Gedenktag für die „Trostfrauen“

3. 【2019年度風雲人物3】「如果我被強姦你還要我嗎?」

4. 關於慰安婦賠償:

《慰安婦歷史罪行》日本政府批准向南韓撥款10億元用於「醫療和護理」

尋找大馬慰安婦身影(上):戰爭沒有女人的臉

尋找大馬慰安婦身影(下):創傷何以難以述說

5.  漢娜・鄂蘭: “Personal Responsibility under Dictatorship” 

6. 《國際刑事法庭羅馬規約》
 
7. 《97後廢重光紀念日 香港假期漸跟足大陸》

8. Public Lecture Series,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HKU (12´50:「鄂蘭之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