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戴啟思:《基本法》訂下了三權分立結構 戴耀廷:法庭案例多次描述香港三權分立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今日下午會見傳媒,被問及引起廣泛關注的通識書修訂時,他指一些事實陳述必須清楚在教科書中說明,例如三權分立,並指「喺香港係冇一個三權分立嘅事件,無論你睇97前的制度,97後根據基本法的制度,都唔係一個三權分立嘅制度。」

就香港過去及現在有否實行三權分立制度,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指,儘管說沒有「純粹的三權分立」可能是對的,但肯定《基本法》訂下了三權分立這個結構。港大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則指,法院多宗案例中,都有描述香港的政治制度是三權分立的制度。

早前多本通識教科書參與教育局「專業諮詢服務」後,將內容刪去「三權分立」、「公民抗命」、「六四」等篇幅。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今日被問到有關修訂是否政治審查,他指不會說這是政治審查,諮詢服務是就教科書內容提供專業意見,由出版社自行修訂。他指,因為過往的版本未有經審核,「我唔能夠評論佢嗰時究竟係咪應作為標準」,著大眾不應針對「以前有呢樣、冇嗰樣」,而應聚焦在教科書經修訂後,內容是否配合課程宗旨、內容演繹是否持平全面等,較有否提及個別議題更重要。

楊又指,敏感議題如六四事件,仍有出版社刊載相關篇幅,可見「專業諮詢服務」並未有規定某些議題不可觸及,出版社仍有彈性處理。但他指,一些事實必須清楚在教科書中說明,楊舉例指︰「喺香港係冇三權分立,無論你睇97前嘅制度、97後根據基本法嘅制度,都唔係一個三權分立嘅制度。」

眾新聞分別向特首辦、司法機構及立法會查詢政府對於三權分立的立場,其中司法機構表示不作評論,其餘正等候回覆。

關於香港是否實行三權分立制度,眾新聞向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及曾替不少中學通識教科書擔任顧問的港大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查詢。

戴啟思:《基本法》訂下了三權分立結構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回覆眾新聞,他指不清楚楊潤雄該言論的語境,只能提供法律分析。他先解釋,「三權分立」是指政府核心部分即行政、立法、司法保持分立的體系,在大多數的體系裡,三者的界線從沒有劃死(never drawn hard and fast),但三權分立的目的在於:在一般情況下,確保無一個政府部分可以支配其他部分。他指,在香港,行會成員可以成為立法會議員,顯示沒有「純粹(pure)」的三權分立。

戴啟思指,1997年主權移交前,香港是有三權分立的。根據97前的憲制性文件《英皇制誥》,總督須根據行會、司法機構和立法會的建議行事,而三個分支的分工多年來越發清晰。在97後,《基本法》更詳細地闡述了政府權力的分配,例如《基本法》第四章講及政治體制,當中第4節就賦予司法機關權力,意味著行政機關不能就權利與義務作出最後裁決;《基本法》第73條亦訂明,立法會是香港唯一可以「頒布、修改或廢除法律」的機構。

戴啟思續指,終審法院相信特區政府是在三權分立的體系中運作,至少司法機構與行政及立法機關保持一定距離。他引述2014年梁國雄案上訴庭的判詞,提到三權分立是普通法的信條(doctrine),而《基本法》亦證實這一點,舉例指第四章第1、2節制訂了特首與行政機關的權責;第3和第4節則分別說明立法與司法機的權責;《基本法》第2條亦承認三權分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

戴啟思最後說:「更好的做法是問教育局長(楊潤雄),他想表達甚麼、上文下理是甚麼?這是因為,儘管說沒有『純粹的三權分立』可能是對的,但肯定《基本法》訂下了三權分立這個結構。」

戴耀廷:法庭案例多次描述香港制度三權分立

港大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指,主權移交以來,法院多宗案例中,都有描述香港的政治制度是三權分立的制度,提及的次數比「行政主導」還要多,而三權分立與行政主導兩者可以同時出現,並不衡突,「如果佢話香港的制度唔係三權分立,請佢睇返香港法院就呢個問題相關嘅裁決。」

戴耀廷舉出以下數個案例中提及三權分立的判詞:

一)邱廣文訴保安局局長(HCAL1595/2001)

•《基本法》是建立在西敏寺模式(Westminster model)之上,因此立法、行政和司法機關的權力是分開的。

• 為符合三權分立,立法機關不能將權力交由行政機關處理。

二)梁國雄訴立法會主席(HCAL 87/2006) 

•《基本法》規定了(enshrines)三權分立……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以協調和合作的方式各自履行憲法責任。

• 香港有個由行政領導的政府,行政長官的職責是領導政府,立法會不得行使這種行政職能。

三)梁國雄訴立法會主席(FACV 1/2014)

•《基本法》條文包括三權分立的信條(doctrine),以及其中立法機關與法院之間的關係。

• 這種關係包括以下原則:法院承認立法機關在處理內部事務的專有權,特別是立法過程。

• 法院不會插手裁決立法機關內部程序的合規或違規事項,會留給立法機關自行決定(「不干預原則」)。

戴指,雖然《基本法》沒有字眼直接提及「三權分立」,但基本法起碼有兩處條文講及司法獨立,亦有不少條文列明行政及立法機關之間相互制衡的關係,都是屬於「三權分立」的精神,「同樣行政主導其實都冇直接講,但係行政主導係展露喺條文入面。」

曾替不少中學通識教科書擔任顧問的戴耀廷指,香港政治制度是三權分立是很常見的寫法,因為說法的來源是來自法庭,因此是最權威。他指,如果剔走「三權分立」說法是教育局給出版社的意見,明顯是嘗試用一種官方論述,改變一直非常符合香港法律看法的內容。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