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李國能、陳兆愷等資深法官曾表明香港實行三權分立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指香港並無三權分立,說法惹起爭議。翻查資料,首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陳兆愷等資深法官,曾公開說過香港實行三權分立。

李國能(左)及陳兆愷(右)都曾公開表明香港實行三權分立。

自2008年左右起,不同中央官員或親北京法律界人士先後嘗試推銷,本港不是實行三權分立制度,嘗試為行政主導及三權合作論鳴鑼開道。

值得留意的是,三權分立在普通法語境中,可以泛指包含行政、司法及立法互不干涉、司法獨立,或三權互相制衡(check and balance)。

本港多名資深法官在判詞或公開演說,都曾多次表明香港是實行三權分立,但語境稍有不同。

首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2001年在香港報業公會及多個商會舉辦的午餐會上,談及司法獨立時表示:「司法獨立是權力分立概念的核心。權力分立就是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分立,互相制衡。法院的作用是確保立法和行政機關在執行其職責時遵守基本法和法律。」

教育局網站顯示,被視為保守派的時任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陳兆愷2011年在一個講座上,亦以「權力分立(或稱三權)」形容香港法治制度。陳官當時在講義上說,權力分立是避免權力集中、容易引致濫用權力。而《基本法》第59至65條、66至79條及80至96條,分別由三權機關執行各自職能,而分工則「取決於每個國家個別的政治架構或司法權限,關鍵在能否互相制衡」,「法治的穩固程度取決於制衡機制的成效」。

但其後司法覆核及法院處理社會爭議漸多,法官形容三權分立語境,多是形容司法專注解釋法律及裁決一權,與行政及立法有分工的背景下表述。

終審法院現任首席法官馬道立在2014年強調,法院只是處理法律問題及就此做出裁決,即使裁決可能產生政治、經濟及社會影響。馬道立當時說:「《基本法》清楚訂明立法、行政、司法機關三權分立的原則,並以頗為明確的字眼界定三者的不同角色。就司法機構而言,其憲制角色所涉的範圍是司法權力的行使,即依據法律審理訴諸法院的糾紛。」

單在2020年,香港各級法院曾多次提及權力分立概念,不過多是指每個權力分支的分工,而非制衡。

今年6月,上訴庭處理被判終身監禁Nancy Kissel覆核刑期案,上訴庭法官潘兆初拒絕介入長期覆核委員會考慮,形容制度是「建基於權力分立的根本原則」(It is built on the cardinal principle of  separation of powers),若介入會「僭越了法院的司法權力」,判被告敗訴。

在蒙面法司法覆核案及梁國雄立法會搶文件中,上訴庭及原訟庭形容普通法下權力分立(separation of powers),以此確保立法會本身憲制權力不受干涉。

2014年終審庭判立法會主席有權剪布案中,表明三權分立是普通法原則,並透過《基本法》進一步加強,正如《基本法》第二條分別列出行政、立法及獨立司法權。當時終院說,解釋《基本法》條文時,除了考慮普通法原則,也要考慮普通法蘊藏的原則、原理、概念及理解,當中包括立法機關有管理立法事務的獨有權力,即使初選偏離內部程序,法院都不會干預。

香港官員以往態度含糊

2015年時任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曾說特首超然地位,前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其後回應事件採取比較含糊的態度。他當時說,學界就說法不同意見,但認為「現在再討論哪個說法正確,哪個說法有偏差可能已不是最重要的意義,最重要的意義是香港始終有《基本法》,而在《基本法》裏,三個不同機關的權力分配,和相互之間的關係,包括行政機關一直受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的監管和監察,這是非常清楚的,社會上不需有這些憂慮。」

袁國強一日後見記者時回答英文提問時,被問到香港普通法制度下是否存在權力分立。袁國強當時說,權力分立是政治理論或管制原則,但引述《基本法》清楚列明特首是特別行政區首長,但同時行政機關接受立法及司法機關監督。

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2016年時則說:「我想這樣複雜的政治體制的問題,最好是看《基本法》的規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