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教育局基本法教材硬銷國安法 引孟德斯鳩提倡三權分立著作


教育局長楊潤雄日前稱香港主權移交前後都不實行三權分立,言論一石激起千重浪。眾新聞翻查教育局編製的、提供給學校的《基本法》教材,當中直接複述政府說法說人大訂立國安法有迫切性及「體現中央對關心」,儼如新聞稿,對法律界及坊間質疑隻字不提。

至於楊潤雄聲稱,通識教材書應清楚說明不實行三權分立此「事實」,諷刺的是,教育局在「香港特區政治體制的基本特點」單元中,卻引述將三權分立發揚光大的思想家孟德斯鳩(Montesquieu)及其相關著作《論法的精神》,詢問學生「如果同一個人或同一個機關行使這三種權力,……則一切都完了」等的看法是否合理。

眾新聞製圖

眾新聞向教育局逐點查詢國安法及孟德斯鳩等內容,及基於什麼標準將國安法列入課程。教育局只回覆說:「憲法與《基本法》」學與教資源的編寫本着公開、專業和認真的原則製作而成,過程已徵詢專業人士,包括法律顧問意見,以及相關的政府部門,確保內容準確及不偏頗。」

前任特首梁振英及特首林鄭月娥近年多次推廣中國《憲法》。教育局2017年更新《中學教育課程指引》,當時新設15個課時的「憲法與《基本法》」,當時刪減港人遊行示威權利的內容,增加對比中國《憲法》內容等,葉建源當時已質疑,基本人權是教育重要一環,質疑當局刪減內容的原因。

八月中新增國安法教材 無正反意見

在全國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後,教育局7月初亦在給學校的通告中,表示因應國安法生效,建議學校向學生「解釋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令學生「獲得正確的資訊」,及提醒學生守法。

眾新聞因應近日爭議,再次翻查「憲法與《基本法》」教育局編制教材及學生自學資料。當中在給中學生網上自學課程,因應全國人大5月28日提出國安法,及6月30日正式通過後,教育局近期在自學教材加入「一國兩制下的法律關係」,介紹《基本法》18條在港實施全國性法律,及國安法內容。根據教材軟件更新時間,顯示今年8月19日更新。

該新增一節一開始便說,中國作為單一制國家下,只有一套《憲法》,全國人大據此制訂《基本法》。但教材並無重提其他章節提過《基本法》同時也是全國性法律,中央及各部門都需要遵守,便直接進入介紹《基本法》第18條下中央在香港實施全國性法律的權力和機制。

教育局憲法與《基本法》教材套網上自學平台截圖

在「禁止叛國、分裂國家」等行為下,教育局的教材中複述港府就國家安全的立場。教材首先提及《基本法》第23條港府自行立法及《基本法》第1條香港作為中國不可分離部分,香港有維護國家主權的責任、國家安全屬中央事權。

教材提及:「鑑於香港特區行政立法機關難以在    一段可見時間內自行完成維護國家安全有關的立法,全國人大從國家層面完善香港在國家安全方面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具必要性和緊迫性,同時體現了國家隊香港特區的關心。跟香港特區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仍然負有立法義務,應當盡早完成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立法。」

教材並稱,國安法只是針對「極少數違法反對的人」,及介紹國安法下,新增特首領導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央在港設立國家安全公署。

對於法律界、政界及國際質疑,教材隻字不提,甚至連典型人權與國家安全抉擇等學術討論也欠奉,儼如一份政府新聞稿。

教育局《基本法》自學課程有關國安法的資料,儼如一份政府新聞稿。

教材部分章節正反意見兼有提及,例如在政制有關立法會功能組別中,有引述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1995年質疑功能組別歧視部分選民。

但類似平衡教材只屬少數,例如在2014年全國人大提出「8.31」政改框架,教育局教材只是提及修改特首選舉辦法的五部曲及人大框架下提名委員會提名二至三名候選人的內容。在第三部曲即提交立法會時只說,「在2015年6月18日的立法會會議上被二十八位議員投下反對票而遭到否決」。

眾新聞也發現,教材並無提及只得8票投票贊成政改方案票數及其後建制派內訌,亦無任何一張投影片提及佔領中環或者質疑人大政改框架過嚴的意見。

教育局的教材中,只是提及2015年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時,「被二十八位議員投下反對票」而遭到否決。

在小總結部分,教材說:「《基本法》對出任行政長官的人士設下各種規定,目標是希望能落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根據《基本法》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發展,香港正逐步邁向的目標是『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行政長官。」

無三權制衡 但引述孟德斯鳩提倡三權分立著作

至於近日引起爭議的行政、立法及司法三權,教材有詳細介紹特首、行政會議、立法會及法院各自的職權,例如立法會「監督」政府及特首解散立法會的過程等。

雖然特首林鄭月娥說三權是互有制衡,官方教材從無提及「制衡」一詞。有趣的是,在司法獨立部分,教材反而引述思想家孟德斯鳩提倡三權分立的著作《論法的精神》。

教育局在投影片引述孟德斯鳩在著作中說:「當行政權和立法權集中在同一個人或同一機關之手,自由便不復存在了;因為人們將要害怕這個國王或議會訂立暴虐的法律,並且暴虐地執行這些法律。如果司法權不是獨立於行政和立法權,便沒有自由了:若果法官就是立法者,公民的生命和自由將受制於專斷的控制權力;如果司法權和行政權合而為一,法官便會行使暴力和壓制的力量。如果同一個人或同一個機關行使這三種權力,……則一切都完了。」

司法獨立只是孟德斯鳩三權分立的一部分。他在《論法的精神》同時指出,「要防止濫用權力,就必須以權力約束權力」。

這份自2017年起使用的教材屢次「單聲道」重複政府論調,做法見諸人大釋法、公共開支與《基本法》第107條,及中國《憲法》下人權自由條文,基本上只是重複官方論調,及在應用層面提供不同情境,並無提及質疑。在人大釋法體現原則中,則以體現一國兩制作為標準答案,諷刺地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剛好填空。

在民間對外交流篇章,其中一題以民間與外國團體保持關係、發展關係、參與活動作為基本法下正確答案,「政治聯繫」則留白視作不正確答案。

人大釋法被視為符合一國兩制原則,但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留空。

教協:教師避開敏感話題

教材亦有部分政治及法律上有爭議說法,例如「港人的意見在基本法委員會中得以反映」、「(基本法)草委會應該是最清楚《基本法》各條文的原意」,教材只是直接當作事實引述,甚至資料出處也欠奉。在國安法一役,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甚至要簽保密協議,及只得半日諮詢,代表性被質疑。

教協副會長田方澤表示,坊間對官方教材本身並無期望,認為政府將通識課及公民教育課視作政治宣傳。他表示,一般通識課老師都會在官方教材微調或者增建,將政府資料當作參考,及呈現不同的觀點。

他指出,目前問題的關鍵是學校內本身有沒有空間給老師教授,但承認目前情況殊不樂觀「如果視學或外評時問學校點解唔跟(官方教材),就會令學校好大壓力,就會跟咗政府論調」。

教協6月初時曾經訪問1100多名教師,八成受訪教師表示會在教學時避開敏感議題,而35%表示上司要求避免教授與政治相關課題。田方澤估計今年通識及人文學科教授多數採取教科書及避開敏感話題,空間難免收窄,他期望同業在紅線和國安法下站穩專業。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