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全民檢測】12.8萬完成檢測僅2新個案 政府專家認為值得做 馬仲儀質疑成效極低


普及社區檢測計劃展開至今三日,政府公布截至今日(9月3日)下午2時,共有12.8萬個樣本完成檢測,當中有6個樣本經覆檢後對新冠病毒呈陽性,其中2宗為新個案,其餘4宗為已康復出院的舊個案,因體內仍存有病毒而呈陽性。就檢測12.8萬個樣本中,僅有2宗新個案,比率只有0.0016%,遠低於早前高風險群組檢測的確診比例。

早前世衛表示全民檢測的成效低,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接受眾新聞訪問時,批評今次全民檢測的成效極低,她建議政府稍後邀請獨立專家全面評估和檢討計劃的成效,再決定之後是否需要再進行全民檢測。 

至於政府專家顧問許樹昌、袁國勇和梁卓偉均認為全民檢測「值得做」。許樹昌認為不能單憑一日的數據便斷定,必須還看整個計劃的全盤數字。梁卓偉則指,任何一項防疫措施,不論是限聚令、禁堂食、以至是全民檢測,都並非完美,但同時採取這些不完美的措施,就可以控制整個疫情。袁國勇認為現在只找到2宗新確診,數字上較低,但總好過一個也找不到︰「唔好因為數目咁低而覺得無用,你話有幾大用,我唔可以講到俾你聽,但點都有啲用。」

全民檢測篩查出的確診個案比例,只有0.0016%,令人質疑其成效。資料圖片

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表示,在全民檢測中找出的2宗新個案,分別是住在葵涌荔景山路華豐園的63歲男子,以及居於屯門兆康苑兆健閣的22歲女子,2宗個案均會被計入明日的新增確診。至於4宗舊個案,其中3人出院後想了解自己的情況,因此再參與檢測,另1人則因工作需要而再檢測。屬於舊個案的4人,均在8月中旬至下旬出院,沒有病徵,估計病人出院後仍會帶病毒一段時間,相信二次感染機會低。

目前為止,全民檢測找出的新感染個案僅有2宗,佔已完成檢測的12.8萬個樣本中的0.0016%。翻查資料,政府早前為多個高風險群組進行檢測,在35萬個樣本中找出有0.02%確診,當中公共交通駕駛員的確診比率是0.06%;食肆、街市員工的確診比率是0.02%;安老院舍員工的確診比率則是0.003%。全民檢測找到的確診個案比例,明顯遠低於早前為高風險群組檢測的確診比例。 

政府專家顧問、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認為,現在只找到2宗新確診,數字上較低,也是預期之內。但他指出,若按此推算,在全港700萬人當中,可能有逾100名感染者,稍後放寬防疫措施,例如食肆堂食安排,這100名帶病毒便有機會導致大規模傳播。「而家搵到(的感染者)好似好少,但嗰少少都可以令整個防疫措施失敗。」 

他又認為,現時已經將資源投放在全民檢測上,不應再辯論其成本效益的問題。他相信,即使全民檢測只篩查出少數患者,但總好過一個也找不到。「唔好因為個數目咁低而覺得無用,你話有幾大用,我唔可以講到俾你聽,但點都有啲用。」

政府專家顧問、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今日到皇仁書院視察檢測中心運作。(香港電台直播截圖)

 

同為政府專家顧問的中大醫學院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認為,暫時全民檢測找出2宗新個案,數字上並不算高。但他強調,全民檢測仍在進行,應該等待整個檢測完成後,才計算當中的陽性比例,現時也無法估算最終會篩查到幾多宗確診。「你唔知明日、後日有幾多(新個案),從來這些檢測計劃不應該逐日計。」

目前全民檢測只找到少量個案,早前世衛亦表示全民檢測的成效低,但許樹昌認為,現時衛生署每日可以檢測逾萬個樣本,亦已預留空間為安老院舍和高危行業的員工循環做測試。加上今次全民檢測並非使用本港的資源,是由內地提供協助,因此全民檢測和為高危群組檢測並無抵觸,可以同時進行。

他強調,連續數天有近一半的新增確診源頭不明,代表社區確實出現疫情,不少市民未知自己是否已被感染,全民檢測有其重要性。他指出既然全民檢測已經進行,希望有更多市民參與。

政府專家顧問、中大醫學院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資料圖片

 

另一政府專家顧問、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則認為,首批全民檢測結果找出6個陽性樣本,與他推算的數字吻合。他又按照此算式推算,估計現時本港共有約400人感染新冠肺炎,以首兩波疫情平均有三分一個案出現二代傳播推算,將有約140人具有二代傳播能力,他認為全民檢測的目的,就是盡快找出這140人。

對於應否大費周章來找出這140人,梁卓偉坦言,任何一項防疫措施,不論是限聚令、禁堂食、以至是全民檢測,都並非完美,但同時採取這些不完美的措施,就可以控制整個疫情。「我自己喺做科學、做數據,所以我唔敢講究竟條數應該點計,不過要睇成本效益,喺要全盤嚟睇。」

政府專家顧問、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今日公布其研究,推現時本港共有約400人感染新冠肺炎,且具有傳染性。香港電台Facebook直播截圖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接受眾新聞訪問時,批評今次全民檢測的成效極低。她直言如果2人下一步再進行抗體測試,結果亦呈陽性,意味傳染性極低,大費周張的全民檢測是毫無意思。

馬仲儀質疑,找出梁卓偉所講的數百感染者,在數據研究和病理學上固然有其價值,但從成本效益出發,為此花費大量資源,造成社會爭議和不和諧,更違反了公共衛生倫理,包括沒有容許公眾討論和參與決定,醫學界對全民檢測意見有異,也令其專業性(Professionalism)成疑,到底是否值得。「這個價值是否可以outweigh到用咗的資源,我們社會造成的分裂、市民的擔心、場地的運用,咁多嘢是否outweigh到呢?」她認為任何檢測都一定有好處,但衡量其成本效益的重點,在於它帶來的好處要多於壞處。

馬仲儀強調,全民檢測最大的問題,在於不少市民至今仍然錯誤演繹檢測結果,以為陰性結果便代表安全。她舉例,指不少公司要求員工進行檢測,亦有學校要求師生接受檢測,證明沒有感染新冠肺炎。即使政府和專家不斷表示,全民檢測是為了找出隱形患者,但與市民的認知明顯有落差,而政府一直未有積極解說。她質疑如果之後再做全民檢測,但公眾依然錯誤理解檢測的意義,並沒有意思。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資料圖片

 

她建議政府在今次全民檢測完成後,邀請獨立專家全面評估和檢討今次計劃的成效,並公開結果,再決定一旦疫情再次爆發,是否需要再進行全民檢測。「你今次已經霸王硬上弓,做就做咗啦,但其實有好多方面要再評估,不是說搵到那400個出來就有意思,你仲要計算返其他俾出來的成本。」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