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721歷史不容篡改,要社會和諧必先撥亂反正


國安法頒布後,在白色恐怖的高壓氛圍下,社會表面上似乎平靜下來,但民眾不平則鳴的怨憤絲毫沒有減退,如果當權者真的希望社會可以恢復和諧,修補撕裂,就一定要對過去一年因反送中運動爆發而出現的大規模警民衝突、警暴和濫權,以及幾宗關鍵事件如7.21元朗無差別恐襲和8.31太子站警察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獨立徹底調查,公開交代,追究有關責任,還公眾一個真相和公道,否則香港的社會撕裂永遠無法修補,強行壓下去的民怨民憤,終有一天會再度爆發,永無寧日,特區政府威信蕩然無存,永遠亦無法有效管治。

可是,特區政府不但不去想方設法修補社會裂痕,反而變本加厲,火上加油,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縱容警方公然歪曲事實,指鹿為馬,企圖改寫歷史。警方不單在7.21一周年民眾歷史記憶猶新的時候,悍然拘捕當晚接報趕到現場調停被白衣暴徒打到頭破血流的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以及多名受襲市民,還召開記者會,將7.21元朗無差別恐襲事件重新定性,指為黑白衣兩幫人互相襲擊衝突,同是涉嫌干犯暴動罪行。

負責在記者會上篡改歷史、顛倒是非黑白的新界北總區刑事總部高級警司陳天柱不僅在事件中受害的無辜市民之傷口上撒鹽,還公開侮辱了全港七百萬市民的智慧,更誣蔑了全港傳媒的專業操守,虧警方還好意思不問自取,挪用部分傳媒的新聞圖片佐證。

眾所周知,7.21元朗無差別恐襲是去年六月以來整個反送中運動的轉捩點,當日傳媒的焦點本來全在港島的示威,勇武派首次前赴中聯辦,因而出現大規模警民衝突。但當晚突然發生的7.21元朗無差別恐襲,數以百計手持武器的白衣人在各處截擊黑衣青年, 以及湧入西鐵站不分青紅皂白見人即毒打,不少無辜市民包括婦孺和孕婦血濺現場,卻是歷歷在目,全港市民親眼目睹,毋容篡改。現場固然有「立場新聞」的記者和市民清楚拍攝紀錄,白衣人的血腥暴行即時在網上廣泛流傳,元朗其他地區更有市民及附近店舖的防盜監控錄影清楚拍到大批白衣人在區內聚集和巡遊,警方先後三次經過那批殺氣騰騰的暴徒,皆視若無睹,沒有採取必要的行動。

在整個施暴過程中,市民不斷報警,無人接聽,防暴隊在白衣暴徒鳥散後39分鐘才到現場,而51分鐘前有幾個軍裝警察恰巧經過現場,竟然不顧而去。種種跡象,教市民無法不懷疑警方沒有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救助市民,並非偶然的巧合,而是刻意的拖延。換言之,警方是早已知情,所以自此「警黑勾結」之說不脛而走,而「黑警」之名更從此根植廣大市民的心目中。 

事實上,陳天柱的謊話說得太離譜,惹起公憤,連警務處長鄧炳強翌日也不得不出來予以「糾正」,承認警方39分 鐘後才到現場,又指只須說出事實,毋須加入評語,雖然對「改寫歷史」的指責,鄧炳強推賴歷史不能改寫,自有公論。很明顯,陳天柱所謂黑白衣人雙方「勢均力敵」、「旗鼓相當」是絕頂荒謬的大話,如果真的「勢均力敵」、「旗鼓相當」,何以白衣人完全無人受傷,除了其中一個頭目因為激烈行動臨場心臟病猝發,幾乎致命?

事後陸續公諸於世的事實證明,事件實屬早有預謀。七月初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就職典禮,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聲言不要讓暴徒進入元朗,呼籲鄉紳和原居民「保衛家園」。7.21恐襲前夕,「守護香港大聯盟」在添馬公園集會造勢,《經濟日報》 前社長石鏡泉公然呼籲支持者學習元朗鄉親,買藤條、塑膠水喉「 打仔」,明顯早已知情,而恐襲前幾天及當日白天,元朗已零星出現白衣人攻擊青年的事件。何況當時恐襲發生後,警方把暴徒撤進去的南圍村包圍,也在車輛上找到攻擊性武器,負責領隊的高級警務人員不但沒有拘捕任何人,連基本的身份證資料也沒有抄下,難怪公眾指斥警鄉黑勾結,包庇暴徒。

《鏗鏘集》今年7月播出的一集:721誰主真相

《鏗鏘集》去年7月播出的一集:721元朗黑夜

去年7.21恐襲後,群情洶湧,傳媒輿論立場幾乎一致,警方不得不在公眾壓力下拘捕了44名疑犯,但至今只起訴了8人,罪名還只是非法集結。今次雖然同時拉多了13人,但很多已被認出的頭號人物,依然逍遙法外,包括當晚到場為白衣人打氣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連被邀請返警署問話協助調查也沒有。公道自在人心,試問又豈能令公眾服氣?

去年警方仍接受林卓廷報案,予以嘉許,今天卻反過來顛倒黑白,予以拘捕並控以暴動重罪,把原告變作被告,天下間還有更荒謬的事嗎?其實,即使調查權力有限又欠缺公信力的監警會報告,內容也足證陳天柱謊話連篇,包括多次提及白衣人「無差別」施襲、 500名防暴警察包圍南邊圍卻最終讓大批白衣人「丟低哂武器」獲准離開,在在證明7.21事件是名副其實的「無差別恐襲」,以及警方涉嫌放生白衣暴徒。

至於拒絕同流合污為監警會報告背書的外國專家、英國學者Clifford Stott更直言警方是企圖改寫歷史,以符合警方將示威者定性為「非理性暴動」的立場,充分反映特區政府冥頑不靈,鍥而不捨地打擊香港廣大市民支持的逆權運動。

八九六四血洗天安門,三十一年後,人民也不會忘記,7.21元朗無差別恐襲只是短短一年,人人記憶猶新,陳天柱便想效法袁木,做現代趙高,指鹿為馬,未免荒唐可笑。 特區政府要是真的冀求修補社會撕裂,恢復和諧,從而有效管治香港,就不能縱容是非不分、黑白顛倒的言行,必須撥亂反正,立即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真相,還社會一個公道,否則就是同流合污,必為歷史唾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