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告與不告一個越來越混亂的問題


楊健興【香港這一天】結集

今年二月,深井青山公路一屋苑發生駭人動物死亡案件,有30隻動物從高處墜下,其中18隻動物死亡,引起社會哄動。警方當時拘捕兩名涉案男子,事隔近7個月,律政司日前決定不就案件提出起訴,愛護動物權者嘩然,公眾大惑不解,大量動物不尋常地死亡,一句考慮證據後不告便不了了之,公義何在?律政部門操檢控大權,甚至私人檢控也可被律政司KO,告與不告都不用公開詳細交代。今時今日,現代政府講開放、透明、問責,檢控部門「是時候緊急改革了」。

深井一屋苑今年二月發生駭人的動物死亡案。網絡照片

動物死亡個案特殊,舉證有相當難度,但5月一單販毒案,律政司申請撤控,至今亦不斷受到質疑。案件涉及一名22歲居於已婚警員宿舍女子,於去年底到郵政局領取郵件時,收受一個近3公斤「K仔」市值200萬元的毒品包裹,其後被控一項販毒罪。控方以證據不足為由申請撤控,但署理主任裁判官鄧少雄質疑本案為高等法院案件,不適合現階段處理,要求律政司派人到庭解釋,案件在沙田法院再訊,律政司一方表示因證據薄弱,難以定罪故申請撤控,但鄧官認為,如陪審團得到正確引導,仍很大機會可將被告定罪,坦言不同意律政司決定,但考慮此為律政司的獨立決定,批准撤控申請。案件不了了之。

昨日(3日),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涉嫌3年前恐嚇《東方日報》一名記者被控刑事恐嚇案宣判,被裁定罪名不成立。裁判官認為,案中事主記者X並非可靠誠實證人,兩點定罪元素都並不能成立,因此判被告無罪。裁判官在判辭中有交代判決,是否合理,公眾可自行判斷,但事件在2017年6月4日發生,記者有提供當時片段,過程並不複雜,或有重要情節空白,律政司一直不作檢控至今年才作出起訴,令公眾猜疑,告與不告最終是甚麼標準。

黎智英獲無罪釋放。美聯社

7月,在律政司刑事檢控科工作25年的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突然辭職。他在內部電郵向律政司同事表示,與司長鄭若驊對刑事檢控科的運作有不一致的看法。另外,梁卓然在內部電郵透露,對於國安法的案件,他沒有被要求提供協助及參與。再早前,律政司刑事檢控科「一群檢控人員」撰寫匿名公開信,批評鄭若驊其身不正,處理牽涉大型公眾活動的案件時,主要考慮政治因素,在沒有充分證據及合理機會定罪,以及不合乎公眾利益下,堅持檢控,視檢控守則如糞土。

梁卓然的離任並不尋常,政府部門內對上司不滿公開化亦極為罕見,特別是律政屬敏感部門。律政司近年對幾宗具爭議性案件,最終決定告與不告,都引起爭議,令公眾質疑是否有其他因素左右決定,特別是政治考慮。

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右)突然辭職,並公開他與鄭若驊的不和。資料照片

基本法第六十三條列明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政府亦強調律政司作出獨立檢控,但律政司司長是政治委任官員,問責制之下須作政治決定、向特首負責,無論如何解畫、聲稱檢控工作不偏不倚,都難以取信公眾。法律界一直有意見主張將整個刑事檢控權力, 授予一個獨立於政府的法定機構,律政司只保留形式上的權力,作為改革的終極一步,短期可以先下放檢控工作給刑事檢控專員,提高獨立性。告與不告,當然並非科學,但至少要合乎常理、相對公平,獨立專業作出,而非按政治需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