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面對黑暗,基督徒孰走孰留?


網絡照片

【撰文:言而】
 
當政治黑幕驟降,基督徒究竟要留下來守望時代,還是逃離險境追尋自由的生活呢?
 
可是,翻開聖經,不論是舊約或是新約,卻充滿著逃命與留守的故事,從來沒有一成不變的指引。
 
猶太人過往經歷過多位邪惡的暴君,人民稍為逆意便人頭落地,例如在舊約記載其民族歷史的 〈列王記上〉 第16-19章中,便描述了在行惡事遠勝前朝帝王的以色列北國王亞哈之下,民眾各自作出的選擇:

(一)積極配合,順服極權

那時北國只有七千人未曾向異教的神祗敬拜(王上19:18),其他以色列人皆隨從君王的惡行,跟隨亞哈去拜巴力、亞舍拉,和相關的邪惡行為,雖然他們明知是嚴重違反他們的一神教義,和令社會漫延敗德的風氣。(王上16:31-33)
 
在當今世上,相信也不少人會認為即使是惡法,守法便心安理得,那怕誣陷忠良,也罪不在己。
 
誰知,神卻通過先知以利亞之口,斥責當時順從亞哈的以色列人,他們在善與惡之間的抉擇,難辭其咎。(王上18:20-21)
 
可是,生活在暴君之下,怎能擇善而行呢?

(二)表面順從人,內裏順從神

在暴政下,明知君王殘害不屈不撓的人,若抗命則自己也成陪葬物,亦無助忠良,如何是好?

亞哈王的家宰俄巴底,是一個敬畏神又盡忠職守的官員,例如他致力陪伴國王,四出視察水源以解旱困,但是,另一方面,他又不遵從王后耶洗別要剿滅國內不向巴力屈膝的先知之追殺令,暗地裏收藏起一百個先知在兩個山洞內,供應飲食。(王上18:3-5)

落入極權的肆虐下,神並沒有硬要每一個人走上前線直戰強權,而是各人按神擺放的職份或位置,在不同的的渠道或掩飾下,捨惡行善。有智慧的救援,不比明槍低效。
 
那麼,若果有人躲避暴政,又是否神所唾棄?

(三)逃避壓迫,遠走他方

這段歷史的主角是先知以利亞,神要通過他掃滅亞哈王時代的異教之風。可是,祂並沒有即令以利亞直闖沙場,而是在以利亞告誡亞哈王後,指引以利亞在國家三年旱災期間移居外地,得到足夠的飲食和靈命準備。(王上17章)後來以利亞回國後遭到王后追殺,他拔腿驚惶逃命,神也沒有責怪他失去信心,反而藉天使在曠野餵養他,讓他充分安眠憩息,並親自向祂顯現,交待接棒的工作。(王上19章)

當今若有信徒面對獨裁政府的威嚇,選擇移民,我們亦不應隨意指罵為背棄同胞,自求多福。重點在於遠走他方,是否為擇善固執而存留性命資源,以期整裝待發,或作後方支援,在全球化下,於各地為受逼迫的故鄉發聲吶喊,遍地聲援。
 
可是,各人是否就毋須站起來行動,挑戰極權,以正惡法呢?

(四)時候一到,前仆後繼

神曉喻以利亞在迦密山上,與四百五十名事奉巴力和四百名事奉亞舍拉的先知對峙,神與孤身奮戰的以利亞同在,從上賜下大火焚燒以利亞刻意用水浸透的祭壇,令以色列人親眼目睹假神的真面目,「俯伏在地」承認錯誤,迷惑族人的假先知亦得以除滅。(王上18:19-39)
 
可見,基督徒的去或留,在於神給每人的使命與角色,毋須互相論斷。然而,神所厭惡斥責的,是那些為惡權而謳歌,只求自己福樂而發自內心為虎作倀,還以聽命掌權者為傲的人,因為,他們已是惡政的一部分了,怎能妄想辭其咎?
 
參考:馮偉碩:〈牧者心聲〉,《迦南週刊》(2020年6月7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