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電影「我想結束這一切」裡的沙壇城


如果擺在面前是一堆剛從盒子裏倒出,
瀉滿一枱的 puzzle,
若然要你甚麼也不做,
只是默默地看着它,
相信你不會堅持得很久。
露西對傑克說:
「我有太多的理由今天晚上必須趕回家。」
我們都想回到原點,
一盒puzzle的原點就是各就其位,
每一塊都對號入座,
最後圓滿地把它鑲嵌起來,
連畫框掛在牆上,
接受別人前來讚嘆。
西藏密教僧侶卻反其道而行,
不認為圓滿一幅預定了的圖像是一種終結,
他們小心奕奕合作無間地用彩砂舖砌出美麗豐盛的一大幅壇城後,
卻不在此處收手,
而開始把整齊得體的圖案,
摧毀成一片混沌的彩砂。
然後,
我們嘗試把這種行為視為一種儀式,
放諸於生活之內。
「詩人的目標只是要與眾不同又隨處可見。」
露西稱自己是物理學家及同時是一個詩人。
但,
在現實中仍是處處受限於種種儀式,
幾時是 puzzle幾時是沙壇城,
我們都不敢越雷池半步。
就講時序:
「人們喜歡認為自己是在時間的洪流中前行一點,
我覺得情況恰恰相反,
我們是靜止不動的,
時間在我們身邊流逝。」
只是,
明白有什麼用?
朗朗上口有什麼用?
一旦時間的「熟悉樣式」,
像五枯柱在完成了的沙壇上任意遊走破壞一樣,
時間忽然變成無序,
變成一盤散沙。
假若你不急於把它因果化,
立刻把它重新 program,
你就可在散亂的時序中遊走,
用一地碎玻璃中反映各種光景,
時而往前、
時而往後。
不過,
事實上我們不會讓這種情況維持太久,
我們會渾身不舒服,
想一切盡快結束,
回復生老病死的原狀!!
並順世而行,
成就父母及社會在自己身上投射的希望。
我們急於砌好眼前散滿一枱的 puzzle,
即使事實不是如此,
為了結束這混沌的一切,
即使身為鬼魂、
身為回憶、
身為塵埃,
都完全在所不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