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逆權社工】831灣仔暴動案開審 控方:陳虹秀穿「守護公義」黑衫 叫警察冷靜及挑撥說話


「陣地社工」成員陳虹秀等8人涉嫌暴動案開審,律政司外聘大律師張錦榮為檢控官。開審第一日,控方提出修訂控罪,由原來灣仔軒尼詩道22號與盧押道一帶,刪走「22號」,變成軒尼詩道與盧押道一帶。

控方開案陳辭指出,去年8.31灣仔軒尼詩道及盧押道分別在晚上7時10分和7時52分前,成為暴動現場。8名被告自願及蓄意地出現暴動現場,身穿衣物帶有掩蓋面部裝備,明確地表示有參與意圖,用作遮蓋自身或他人進行參與非法集結及暴動。

控方指,陳虹秀為軒尼詩道及盧押道的非法集結人士之一,她被捕前已有人向警方投擲磚塊、汽油彈,到警方推進及驅散非法集結人士時,她手持擴音器和咪,多次不遵從警方的指示,向警察叫囂、叫警察冷靜及其他挑撥性的說話,令警察的驅散變得更困難,妨礙警察執行職務,拖延時間與非法集結人士撤離現場。

陳虹秀今日穿上「社工守護公義」的黑色衫上庭。張凱傑攝

控罪指,8人被控去年8月31日在灣仔涉嫌參與暴動,被告依次為余德穎、賴姵岐、鍾嘉能、龔梓舜、陳虹秀、簡家康、莫嘉晴、梁雁彬。龔梓舜另被控涉嫌管有攻擊性武器。各被告分別由大律師黃瑞紅、大律師藍凱欣、大律師王國豪、大律師石書銘、資深大律師潘熙、大律師曾藹琪代表,大律師李國威則代表第七和第八被告。

控方修訂控罪範圍 潘熙:不公平

開審第一日,控方提出修訂控罪,由原來灣仔軒尼詩道22號與盧押道一帶,刪走「22號」,變成軒尼詩道與盧押道一帶。控方指,因為暴動人士有移動。沈官要求控方提交地圖,顯示控罪範圍。控方其後向法庭及辯方律師呈交一幅地圖以螢光筆顯示軒尼詩道及盧押道一帶控罪範圍,但並不包括第五被告即陳虹秀,在軒尼詩道及馬師道交界被捕時的位置。區域法院法官沈小民指「一帶」有很多意思,「(地圖)畫晒都可以,如果你的立場係咁」,指出一定要指出範圍,「如果唔係你話香港都得」,形容控方未有及早準備,「(法庭)時間唔應該咁樣用」。

代表陳虹秀的資深大師潘熙表示,原先控罪只是「(軒尼詩道)22號」,也是辯方和控方最初的理解,但現在由22號擴至365號,並不公平,並不預計「被告咁長嘅暴動」,「甚至可以寫成香港」,而被告在馬師道被捕,亦並非在馬師道涉嫌非法集結。他指,辯方一早提出要畫地圖但控方並沒有畫,形容控方是「不好的做法」。控方回應指,地圖顯示範圍基本上已經拘捕所有被告,除了第五被告,但有片段證據顯示第五被告曾經在相關路段出現。他形容軒尼詩道是「主戰場」,另「有暴徒由北向南方向」堵路,認為法庭正正需就整體證據、參與程度而審訊,沒有不公道。法官沒有反對修訂控罪範圍,但表明控方一定要有證供證明更改涉及的範圍。

龔梓舜另被控涉嫌管有攻擊性武器。張凱傑攝

控方開案陳辭指,當日警務處並沒有就軒尼詩道及盧押道一帶的公眾集會及遊行發出不反對通知書。

在軒尼詩道方面

17:56:軒尼詩道東西行線,有大批包括不少穿黑衫黑褲、戴頭盔、防毒面具、面巾、手袖、手套、雨傘的人非法集結,他們並沒遵照道路行車守則,在馬路上隨意走動、妨礙行車

18:05:中國海外大廈對開,有人用不同物品組成三角鐵欄障礙物、垃圾桶、膠欄、回收箱等堵路,並推向軍器廠街方向

19:02:非法集結人士在軒尼詩道1號及22號對出,拆毀鐵欄、路牌、巴士站牌、長竹、膠水馬等組成「巨型路障」,堵塞東西行線,有人用藍色和綠色雷射裝置向四周照射,不但已破壞社會安寧,對個人傷亡及財產造成實際威脅

19:10:有人燃燒巨型路障、有人高叫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有人手持木棍、鐵通、雨傘、石頭,敲打藝術裝飾品,發出巨響。對社會安寧造成的破壞,及對個人傷亡及財產構成威脅更嚴重

19:56:警方清除巨型路障後開始推進,多次發出警告叫非法集結人士離開,但有關人士沒有離開軒尼詩道現場,反而有人用雷射裝置射向警察

19:58:有人投擲汽油彈,並在西行線築成路障

在盧押道方面

19:52:盧押道近駱克道交界,有人用三角鐵欄、膠欄、紙皮、雨傘、垃圾桶、路牌、雪糕筒、長竹等路障堵塞馬路,有人用雷射裝置向告士打道方向,令交通癱瘓,與警對峙目的是阻止警方向前推進恢復秩序

19:54:警方推進至盧押道近謝斐道時,有人向警投擲汽油彈、玻璃樽及磚頭等硬物。警方舉起橙旗、黑旗、紅旗,警告現場人士離開

19:58:警方向前推進,在中國海外對出位置、以非法集結拘捕第一至四名、第六至八名被告,第五被告則在馬師道被捕。

控方:陳虹秀令警察驅散變得更困難

控方陳辭認為,當日灣仔軒尼詩道及盧押道分別在晚上7時10分和7時52分前,成為暴動現場。8名被告穿著與其他非法集結人士極其相似的衣服、保護裝置或遮面裝置,自願及蓄意地出現暴動現場,其實是參與軒尼詩道及盧押道一帶的非法集結及暴動。他們身穿相似的衣物帶有掩蓋面部裝備,目的是明確地表示自己是非法集結人士其中參與者的意圖,裝備用作遮蓋自身或他人身份進行參與非法集結及暴動。

控方指,陳虹秀為軒尼詩道及盧押道的非法集結人士之一,她在被拘捕之前,已有人向警方投擲磚塊、汽油彈,警方推進呼籲及驅散非法集結人士時,她配有手提擴音器和手提咪,多次不遵從警方的指示和警告,向警察叫囂,叫警察冷靜及其他挑撥性的說話,令警察的驅散變得更困難,妨礙警察執行職務,拖延時間與非法集結人士撤離現場。陳虹秀當時穿上一件印有「我哋係社工守護公義」的黑色衫。當晚她在灣仔警署被檢走一個3M空氣過濾器口罩連包裝袋、一個無綫收音咪、一部戶外擴音器連兩支咪連綠色網袋作證物。

眾新聞製圖

控方:若暴動罪不成應改控非法集結 官:龍門點擺?

另外,控方在開案陳辭提出,若法庭最後未能裁定被告暴動罪成,應考慮改控非法集結罪。控方提出,雖然控方認為是次事件及八名被告是參與暴動罪,但法庭若未能裁定有關罪名成立,亦要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51(2)條,考慮源自普通法較輕的交替控罪,即《公安條例》第18條下的非法集結罪。

代表第七、八被告的大律師李國威質疑,非法集結罪並非暴動罪的交替控罪,認為控方有需要交代清楚,有甚麼基礎、行為、程度、作為可斷定,哪些是非法集結、哪些是暴動罪,因為認罪與否和刑期都會有分別。控方及後修訂陳辭內容,指若法庭認為,控方的證供未能在無合理疑點下證明現場已出現暴動,而只是出現了非法集結或任何被告只參與非法集結,控方希望法庭就非法集結罪,考慮各被告人的罪責。

沈官問辯方律師有沒有問題、明不明白佢個籠點擺?」他質疑,根據控方陳辭第48段,案發當日晚上約7時2分至7時10分已是暴亂現場,此前都是非法集結?「咁被告做咗咩?龍門點擺」?如果法庭都認為當時是暴動,如何改判被告非法集結?

控方:可從被告的衣物、案發時間、被告為何在當時出現等原因考慮。

官:即不是根據他們做了甚麼?而是根據當時的環境?

控方:被告應知道當時是暴動,他們逃走時在馬路上跑,加上有裝備,有基礎讓法庭考慮。如果法庭認為暴動不成立,即認為當時未足以破壞社會安寧。

官:如果當時是暴動,被告就是暴動,咁點非法集結?如果法庭同意是暴動,咩情況下要改控非法集結?

控方:非法集結和暴動的參與基礎是一樣。

官:如果有人在非法集結時段出現,及後離開,再回來時變成暴動現場,又如何改控非法集結?

控方:我和法官的看法有落差。

官:我無諗法。我想了解你啫。

控方:辯方都沒有問題。

官:佢哋有佢哋諗法,我有我不清楚的地方。

沈官要求控方再度補充,基於甚麼情況下法庭需考慮改控被告非法集結罪。明天續審。

【案件編號:DCCC12/2020】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