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疫境自救】街坊發起「黃店團購」掀熱潮 小店跨區外送同路人


疫情下本港實施多項防疫政策,如限聚令、禁堂食等,使無數商家損失慘重,生意跌入谷底。重災區的飲食業,即使紛紛推出多種外賣優惠,仍難令生意起死回生。太古區有市民主動發起「黃店團購」,收集同區鄰里的貨單,一次過向小店大量訂貨,冀為同路人打支「止痛劑」。店家在社交專頁出文道謝後,意外引發連鎖效應,多區街坊「唔輸蝕」紛紛仿傚,壯大「黃色經濟圈」。眼見此計行之有效,陸續有小店「不求人」自行推出團購服務,讓街坊網上自助落單,一程車多做幾倍生意。

「太古同怒人」成員Iris憶述,8月初有街坊在Facebook群組,邀請他人一起「夾單」買燒賣,於是便成立了第一個用作團購的Whatsapp 群組。結果街坊們吃過燒賣番尋味,又有街坊再在群組提議夾份買西餐,於是又一次過向店家訂了15份訂單。漸漸,每天到Facebook查看新團購計劃、分享外賣食物照片、提議下次團購的餐廳,成為群組內的太古街坊日常事,更吸引越來越多太古人參與團購。一眾成員決定成立Telegram群組,以便即時聯絡,處理訂單事宜,現時「太古同怒人」有近1200人,每天至少有一張訂單成團。

現時「太古同怒人」有近1200人,每天至少有一單團購。(社交網站截圖)

一般而言,街坊先在群組建議新一輪團購的餐廳,由統籌人聯絡店家,商討外賣菜式及送貨安排。為免錢銀爭拗,統籌人不會經手訂購費用,而是讓群組內街坊填寫網上表單後,直接網上付款給餐廳;亦有街坊看到一些本已有送貨服務的餐廳,會在群組主動邀請他人湊單,例如早前集體訂購灣仔「後街牛扒」,一班「同怒人」的單次訂購額曾高達2.6萬元。

多達1200人的群體,人人喜好很難一致,亦難免有溝通磨擦。不過Iris稱目前為止,所有街坊都很守規矩,從未出現無故棄單情況。她又指,街坊都抱著「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心態,分工合作。即使有正職在身,仍會盡量抽空,利用下班或午膳時間,處理網上訂單、與店家聯絡等。群組內更有人主動提出幫忙出車到店取貨,充當外送義工。

Iris笑指,「同怒人」最喜歡幫襯「告急黃店」。他們曾經團購「兩姊妹涼皮 」,單次訂單金額達1.3萬元,以每個品項約30多元計算,即高達400多碗,當日餐廳要因此落閘,專心做團購訂單。至今最高金額則為訂購「燒賣皇后」,共訂了120包的6磅裝燒賣,金額達3.2萬元。

「太古同怒人」的訂單為店家帶來即時現金流,不少餐廳特意在社交專頁出文道謝。(社交網站截圖)

Iris指,團購一次的金額大,能為店家帶來即時的現金流,解決交租、水電煤等的燃眉之急。街坊本身未必認識區外黃店,但每次團購後,成員都會在群組上載食物照片、寫真實食評,其他人便能透過此途徑,知道更多有口碑、質素好的餐廳。

除了宣傳效果,Iris亦難忘大坑其中一位餐廳老闆所說的話:「佢話大坑依家幾乎零生意,開唔開舖都無分別。但自從有我哋『同怒人』每日都去訂佢哋嘅嘢食,佢就知道每日都至少有一車order,令佢有動力繼續返去開舖。」Iris說︰「嗰下覺得,原來我哋真係幫到人!」

不過,Iris坦言,當初街坊發起團購,並非有何遠大的理想或目標,只是很單純地覺得,太古區內除了連鎖「藍店」餐廳,例如美心、富臨集團等,便苦無他選。街坊往往要跑到西灣河、鰂魚涌覓食,十分不便。她認為,太古區的團購之所以有聲有色,終歸是因街坊需求極大:「太古根本就係『美食沙漠』,依家唔駛搭車出去就有跨區、熱辣辣嘅外賣食,不知幾好!」

黃店涵蓋各行各業,Iris指,「同怒人」將與餐廳合作,推出「1加1計劃」。由於曾有餐廳表示可提供大量訂貨的折扣,街坊便提議不如照以正價購買餐點,但折扣的差價,店家則可捐到其他零售黃店,如「Paul 818酒舖」、「靜月」、「麥子啤酒」等,再以現金券形式,供已訂購餐點的街坊使用。她說,現在計劃仍在試行階段,希望運行順暢後,社區的力量能幫助更多黃店渡過難關。

小店自組團購 每周出車跨區送貨

香港人做生意靈活有腦,能將危機化為機遇。有小店就決定「不求人」,自行開設團購,供消費者自助落單。店家先在社交專頁,公佈未來數天的團購安排,街坊只需到網站填表、過數,便能享受跨區美食。

位於旺角的「陸陸雞煲」,主打火鍋料理,疫情下市民不敢在外打邊爐,受限聚令影響,堂食生意更是一落千丈,即使推出外賣自取半價優惠,仍然無法收支平衡。老闆黃先生指,就算政府放寬晚市堂食至10時,仍幫助不大,因為客人通常下班後光顧,變相只能做一轉生意,加上每台人數有限制,每日營業額僅得約5000元。

黃老闆發現不少社區群組,都會主動聯絡店家做團購,但因自己對相關群組不太熟悉,又未必能聯絡上所有地區,便決定自行開團,每星期輪流到各區送貨。

自組團購以來,黃老闆說,最多試過達到訂購上限的50單,最少都有10單,為餐廳每天多帶來幾千元生意,在疫情下也尚算可達收支平衡。現時堂食及團購生意各佔約四成半,剩下一成是自取。至於單次外送速遞,因為客人團購便取消單次服務,每天只剩兩、三單訂購。

「陸陸雞煲」自行開團,每星期輪流到各區送貨。(受訪者提供)

大量送貨往同一區,雖可節省運輸成本,但黃老闆坦言,團購多數會給予額外折扣,拉上補下後,與單次速遞送貨成本其實差不多。不過,他認同Iris所指,開辦團購後,不少街坊得知餐點可送到住家附近,都想訂購一試,有助餐廳找到潛在客戶,開托新客源。「好多區都係美食沙漠,冇乜黃店。將軍澳有居民登報紙,問有冇黃店可以進駐。」黃希望團購能為其他地區的居民帶來選擇,當食物質素受到認可,更能贏得口碑,吸引長期顧客。

如果每次出車的訂購數量不足,是否變相「蝕本」?黃老闆覺得從服務同路人的角度看,不會蝕本:「唔會覺得少嘅,如果純粹諗要搵錢咪少囉,但如果諗住係服務同路人,就算一單都冇所謂,我哋仲諗緊會去埋長洲、愉景灣,呢啲你想像唔到嘅地方!」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