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見12歲少女慘遭凌辱有感


1997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我已知香港將不會再是過去的香港,預料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會慢慢受到侵蝕,政治環境將會慢慢惡化,璀璨的東方之珠將會慢慢失色,但我絕沒有想到惡化速度會如此之快,也沒有想到會惡化到文明淪喪的地步。

 9月6日,我們本來會有一次立法會選舉,但被權力者以抗疫的名義剝奪了。香港一些年輕人分散上街抗議,要求還回我們的選舉權利。示威是和平的,訴求的正當性符合普世價值,也是無可非議的,但卻遭到武裝到牙齒的警察暴力鎮壓,多達300人被抓。
而最驚恐的一幕是好幾個全副武裝的惡警合捕一位完全無辜的12歲女孩,令全香港人都無比的悲憤。我第一次看到視頻,見這個女孩就像一頭可憐的小鹿誤闖入狼群般驚慌失措之時,我的心也跳起來,很緊張,極望女孩能逃脫魔掌,但很不幸,女孩最終被幾個惡警如餓虎噬羊般撲到在地,一個臭男人還把那男性的粗腿重重壓在女孩瘦弱的身子上。看到此,我憤怒異常,忍不住對著視頻脫口大罵一句,他媽的,這還是人嗎?

自反送中運動以來,每次參加遊行,我從來沒有罵過什麼黑警,因為我一直認為這是體制的問題,不是警察個人的問題,警察無非奉命而行。但此刻,我忍不住要罵,豈止罵黑警、暴警,更罵這幾個欺壓女孩的防暴警察根本就是泯滅人性的獸警。因為我們知道,我們不是生活在野蠻的中世紀,對婦孺的保護是現代文明社會起碼的文明行為,即或在戰場上,也要遵循人道的規則,比如不能虐待欺負平民婦孺之類,否則犯下的就是戰爭罪行。即或是黑社會也會盜亦有道,有所為,有所不為,不會讓幾個男人壯漢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如此暴力對待一個無辜的小女孩。

這幾個獸警狼警的暴力行為,且不说是執法者的肆意濫權,就是作為人也突破了做人的道德底線,摧毀的不僅是香港的法治,也摧毀了人道和文明,將一個文明的國際大都會香港一掌打回到弱肉強食的叢林社會。

有好幾次,我要去遊行,我在美國的兩個女兒一再告誡我很危險,要注意安全。我在香港生活40年,以前在報館和雜誌社上班,經常半夜或凌晨摸黑回家,幾十年從來沒有遇到過任何暴力和犯罪,甚至連交通事故都極少,從來不擔心我的人身安全。但現在大白天走上街頭,為自己的權利而發聲,完全的和平訴求,卻必須擔心我出了門是否還能安全回到我的家。

去年10月1日遊行,走到灣仔港鐵站。整個港鐵站和上邊橫跨軒尼詩道的天橋,已被防暴警察封鎖,自動電梯上方站著幾個殺氣騰騰的防暴警察。我站在電梯下方,舉起手機打算拍兩張照片。突然一個持槍的防暴警一聲暴喝「不准拍!」瞬間覺得一柄黑森森的槍管居高臨下瞄準了我。我僵住了,感到一種無可名狀的恐懼,然後是憤怒,接著是悲哀,無邊的悲哀。站在上面的是我們香港的警察還是外來的佔領軍?我,一個香港公民,必須像被佔領的順民一樣被恐嚇而乖乖就範嗎?

我所遭遇的,與很多年輕人遭受的暴力迫害相比,簡直是微不足道,但也讓我多少領教了被暴力凌辱的感受。

九月六日,香港人的選舉權被剝奪,上街發聲,也遭大規模拘捕。美聯社

其實,自去年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這一年多,我們已見慣了香港警察無法無天的暴力,但他們還是不斷突破我們所能想像的道德底線,將暴力程度一再又一再地升高。
現在這個越來越野蠻的香港,為所欲為的只能是權力強者。我們,普通的香港市民則成了任人宰割的案板上的肉,我們正當的權利被剝奪,本有的自由受限制,如果我們斗膽敢像人一般地走上街頭,發出一點呼聲,就會挨催淚彈和胡椒噴霧,就會被棍棒打得頭破血流,就會被鎖喉壓倒在地直到你無法呼吸,然後會被失踪繼而伏屍大海,或被冠以暴徒的罪名送入監獄。強權者可以對你任意施暴,合法地施暴,但你不能還手保衛自己,甚至不能還嘴。他們可以指鹿為馬,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而你被迫害了,被真正的暴徒毒打了,卻求告無門,還被倒打一釘耙,給你安一個暴動罪。
惹不起,總躲得起吧。但對不起,已布下天羅地網,即或投奔怒海,也逃無可逃,慘過當年的越南船民。

曾經自由文明繁榮的香港正如直線般地墜落入地獄。孰以致之?何以致之?嗚呼!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