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不一樣的尖子路】孖妹一個榜眼一個考34分 選讀藝術與國際關係:高分唔等於要讀神科


文憑試成績上月塵埃落定,一對孖生姊妹李鎧彤及李鎧而,分別考獲6科5**,及四科5**加一科5*的佳績,分數均高得足以入讀收分高、出路好的環球商業等「神科」。不過,兩姊妹都未有選擇一般神科,早前被傳媒報道將入讀中大新聞傳播學系的妹妹鎧彤,最後選擇負笈英國,到頂尖大學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讀國際關係;姐姐李鎧而則會在香港中文大學修讀藝術系。

「神科」的光環沒有困住孖妹,當別人覺得她們「浪費」了大好成績,她們卻說︰「高分唔等於要讀神科。」未來要走甚麼路,最緊要喜歡。

拿著亮麗成績單的她們,在決定未來路向時,以興趣行先。左為家姐鎧而,右為細妹鎧彤。周滿鏗攝

孖妹長相相似,但個性有點分別,頭髮及肩的細妹鎧彤較外向健談,長髮飄飄的家姐鎧而則較溫婉。來自傳統女子名校協恩中學的她們,從小讀同一間小學、中學,連朋友圈子都在同一堆。踏進18歲,身份換成大學生後,二人將首次分別兩地。

找孖妹做訪問,是因為她們入讀的科目,在尖子來說比較冷門。上月JUPAS放榜,兩姊妹本來雙雙獲中大取錄:家姐鎧而入讀中大藝術系,細妹鎧彤獲派中大新聞及傳播學系。最初不少媒體均按照中大網站,報道二人均入讀中大的消息。記者也是中大新傳畢業,放榜那天,很多舊同學在社交媒體分享報道,附上半自嘲式的評論「做乜咁睇唔開」,畢竟按細妹的「榜眼」成績,絕對可以入讀環球商業那類「神科」,畢業後分分鐘起薪3、4萬;而家姐鎧而的成績,亦比藝術系的中位數高出很多。

身邊人會否覺得你哋「好嘥」?兩姊妹即時很大反應回答:「好多、勁多,個個都話嘥。」

選修全文科被認為「奇怪」

兩姊妹的「浪費」行徑,可回溯至中學選科。她們小學讀地區學校,中學成功入讀名校協恩,一直以來成績頗佳,但中三選科時全部選文科,二人均修讀地理及歷史,家姐鎧而再修讀藝術,細妹鎧彤則讀英國文學。

在人人爭取考高分的名校中,理科是一個較安全的選擇,文科並非熱門科。這個選科的決定,被老師同學覺得「好奇怪」,就連老師都跟她們說選理科可能會較好。細妹鎧彤說,選科時以興趣行先,「因為讀書係自己讀,如果要好有passion去捱過呢幾年,一定要係鍾意先頂得順。」

兩姊妹從小都偏靜,三歲開始學畫畫,假期父母會帶去博物館看展覽,在這種薰陶下,姊妹二人都對文藝產生興趣,鎧而選修視藝,亦打算將來投身藝術界;鎧彤則喜歡文學,閒時會在社交媒體用短文、詩抒發感受和記下一些思考。相比起鎧而較明確知道想投身藝術界,喜歡文字的鎧彤,對於將來想做的職業仍然有點模糊,「我雖然鍾意寫嘢,但冇話好明確一定要做記者,或者一個咩職業,因為覺得仲有好多嘢我冇explore過。」

孖妹說,父母從小給她們很大自由度,令她們更清楚自己興趣。受訪者提供

高分帶來選擇 唔等於要讀神科

做記者人工低、工時長,偏偏新傳收分不低,鎧彤選擇到英國讀書後,亦未有選擇出路較佳的專科;藝術系更是被視為「乞食科」。兩姊妹笑言,由中學選科到這次大學選科,「好嘥」的說話已聽過無數遍,但繼續不賣主流的帳,專心走自己的路。

她們身邊不乏成績考得好的同學,都直接入「神科」,選擇讀醫科或商科。「我哋冇讀science都唔會讀到醫。」鎧而笑道,鎧彤補充:「可能會叫我哋入吓business。」兩姊妹繼續自得其樂︰「有人覺得我哋唔係好實際、離地,或者懶係嘢咁。但我覺得一世人得一次,唔好咁委屈自己。可能我揀咗啲所謂神科,出到嚟好順利,但可能fulfill唔到某部分我人生想做嘅嘢,變咗又係一種遺憾。」

本來選了新聞傳播的鎧彤說:「雖然大家都話我考出嚟好似好高分,你咁高分唔應該揀啲咁既科,你求其揀一科都一定收你啦。但我覺得,我考得高分,唔代表我要入神科;考得高分,可以令我揀一啲我鍾意做嘅嘢,而唔係規限咗我,一定要fit入人哋個框架度。」

以高分考入藝術系的鎧而亦抱有同感。她覺得,成續單上的數字,純粹是對她們過去幾年的努力有個交代,與未來的路向不一定掛勾。「雖然老套,但神科應該係你自己定義嗰科係咪神科,而唔係人哋去定義。你心目中淨係想做嗰樣嘢,咁你達成呢個目標,就可以係入咗你嘅神科。

對自己的選擇,二人想得透徹也堅定,鎧彤娓娓道出:

你行出嚟嘅路就係你自己嘅,你沿途望到咩風景、好唔好,都係你自己享受,中間攞到嘅喜悅係人哋得唔到嘅。橫掂人生係自己嘅,咪行得開心啲……我哋又唔可以保證自己一直行落去都好順利,或者每一刻好開心,但起碼呢一刻覺得我做咗一個令自己開心嘅選擇,咁就OK。

細妹鎧彤:記者可用文字感動人

校內成績彪炳的鎧彤,去年尾嘗試報讀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年初獲得有條件取錄。不過,中大新傳一直是她心目中JUPAS排位的A1,在放榜後,儘管鎧彤已知道夠分數到英國讀書,仍將中大新傳排在JUPAS首位,對她來說,算是給自己一直以來的心願一個交代。

喜愛文藝的兩姊妹,中四時曾參加學校課外活動,去過台灣採訪,主題為美感教育,過程中嘗試了採訪打稿排版的流程,令鎧彤開闊了眼界,萌生對記者工作的興趣。她說,記者報道一件事,可以為社會提供獨特的角度及觀點,亦深信文字是很有力量的媒介,記者可以寫下一些感人故事改變人心,「尤其而家呢個世界,係需要一啲有溫度嘅嘢去感動人,呢樣嘢比較打動到我。」

可是現時傳媒行業,不單面對工時人工等困境,承受來自各方的壓力亦愈來愈大。鎧彤說,無論時代怎變,相信記者工作仍很有意義,「無論時代變成點,你都需要有個聲音喺社會存在。因為記者嘅存在,除咗可以知道世界發生咩事,都係顯出呢個世界係畀緊幾大自由度去容納不同聲音。」

鎧彤放榜前已決定,如果成績符合要求,就會到英國留學。雖然要離開熟悉的環境,不過她覺得機會難得,亦希望給自己一個挑戰。然而到外國升讀頂尖大學,鎧彤也未有選讀如法律系等出路明確的專科,而是選擇國際關係,出發點都是因為興趣,「都想了解多啲呢個世界嘅運轉係發生咩事,我估呢科會幾擴闊到我眼界。」至於讀完之後是否還要做記者,鎧彤未有明確計劃,目前只想多涉獵不同知識,亦希望自己可以保持寫作的習慣。

家姐鎧而:藝術是看世界的角度

將入讀藝術系的鎧而,分數比藝術系去年收分中位數高出約10分。過去她的創作主要圍繞探索自我及社區,包括學生身份的無形束縛、生死等主題,她憶述中四時參加校內的校園藝術大使計劃,試過在土瓜灣探索社區有趣的地方,拍攝及訪問街坊,再弄成一本ZINE,這次體驗觸發了她思考藝術與社區及社會的關係,發現藝術並不是想像中離地。

鎧而覺得,藝術以較抽離的角度,經過創作者的思想及情感,以不同的表達方法,扣連社會,反映一個持份者如何看這個世界的角度。

在現時社會氣氛下,藝術創作也有機會面對一條條無形的紅線。鎧而認為,藝術應該有自由去表達創作者的看法,不應為自己預設紅線,自我噤聲,被看不到的紅線或控制不到的轉變而嚇怕。

對自己的選擇,二人想得透徹,認為高分可帶來選擇而非規限。周滿鏗攝

 

父母為中學老師 給予自由空間

外界都有興趣父母以怎樣的教育方式,培育出這對孖妹高材生。兩姊妹直言自小都不是那種典型高材生。任職中學老師的父母,給予她們極大自由度,和滿滿的信任。她們讀小學時已經會自動自覺溫習,父母不會要求她們要考到甚麼成績,只著她們盡力而為就好,反倒是她們會自我鞭策。

她們小時候的生活,沒有塞到滿的時間表,閒時學畫畫、學琴,父母也不會迫她們參加甚麼比賽;上了中學亦讓她們自由選擇參加甚麼課外活動,結果兩姊妹都相當活躍,參加了校內學生會及戲劇社。以至影響未來路向的中學選科、大學選科,都是放手讓她們自由選擇。

鎧而覺得,這種自由令她們更清楚自己興趣,「如果細個被人催谷去學嘅話,唔會真係想喺呢方面發展。多謝佢哋嗰時畀自由,令我而家真心鍾意,先會一路行落去。」

至於考試心得,鎧彤說,自律最重要,亦要相信自己能力,將挫折變成推動力。中六前都沒有補習的她們,覺得還是個人心態最重要。

還有不足兩周,兩姊妹就會分隔異地,展開嶄新大學生活。鎧彤說,希望去到外國會見到不同的生活方式,期待走到一個不同的世界,多作新嘗試。而早在中四就到過中大看藝術展的鎧而,一直嚮往藝術系的氛圍,如今終於入讀夢想學系,下一個願望,是希望不用再以ZOOM上課,可以快點見到同學真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