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那些看不見的人們


花木蘭片尾鳴謝新疆黨委宣傳部、吐魯番公安局等多個新疆政府機構。圖中黃色是編者所加。

【撰文:三郎】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臉書:《存在主義者心簡》

劉亦菲所主演的《花木蘭》在九月四日正式於多國上映以後,迪士尼公司被揭發於電影片尾的致謝部分,竟感謝了「吐魯番公安局」。這細微的動作,在港台甚至美國引起軒然大波,因為在美國各大電影獎項尤其是「奧斯卡」的準則看來,此舉是犯下了「政治不正確」的錯誤,因為維吾爾人在十三億中國人中乃是少數民族,就如當初白人優越主義底下被奴役的黑奴。

在強調自由與平等的國度,此番杯葛,是必需受到正視的——道不行、公義不彰,絕不能「乘桴浮於海」,應該正視之,最起碼,不相為謀。

不論是前陣子《紐約時報》所揭發的新疆內部官方文件,抑或是透過《BBC》廣傳開來的被扣押集中營的維吾爾網紅 Merdan Ghappar,不少的證據皆顯示當局在「打壓」當地不符「國情」的新疆人。然而這種受國際人權組織及法律學者所批評的「打壓」,於地方政府而言,乃是一種可以隨意地偷換概念的「鎮壓」——在它們眼裡,凡是跟官方所云的「三股惡勢力」,亦即「極端主義」、「恐怖主義」以及「分裂主義」相關的,都應該受到國安法律制裁。

《紐約時報》網站截圖。

對於這些負面的標籤與字眼,我們香港人,簡直是熟悉透頂。甚至乎我們歷經種種,已一清二楚那些極權的喉舌,最喜歡弄哪幾味菜。

大家記得嗎?反修例運動期間,一名疑似公安後來自稱《環時》記者的內地遊客,曾在香港機場煽動、挑釁示威者,結果有數位市民中了「圈套」,怒火中燒,更上前毆打。其後那段畫面在微博廣泛流傳,自此以後,內地輿論誣衊香港示威者的波浪接二連三,如蝴蝶效應般,不斷地被轉發。一些思想單純的網民,或者為了趕盲流以賺取人民幣的愛國份子,每每看到反惡法與反警暴的香港人們,就心生厭惡、反感否定,那時候「跟車極貼」的劉亦菲,正是其一。

不過,那些愛國主義者們,是不會後悔當初對香港人的譴責的。因為黨媒之所以能成功抹黑示威者,正是由於它們的對象,都是一群不知牆外世界的「洞中人」。周星馳說:「地球是很危險的」,但對他們而言,那時候的香港,更危險。因為香港是他們眼中的域外番都。

不提的話,可能很多人也不知道:其實許多年前,中共官方曾在吾爾開希於六四後被通輯的時候,發表了一段錄像。那是一段他和一些抵京的香港學生吃飯的影片,旁白指出,吾爾開希用他人的捐款來「大吃大喝」,以此「側面證明」天安門民運領袖的絕食是假的,但片中飯局,根本是絕食後的事——這些「證明」我們屢見不鮮,包括示威者收錢上街的相片,還有黃之鋒那棟至今還沒出現的豪宅。

運用無中生有或者斷章取義的證據,試圖抹黑,是極權及其陣營慣用的伎倆。然而接受「BBC HardTalk」訪問並生為新疆人的吾爾開希,卻對主持人 Stephen Sackur 說出了一段如雷貫耳的歷史觀察:

對於納粹集中營的罪行,那些證據,在柏林圍牆倒下後差不多一年,才大量的浮現。因為,自古以來的打壓者,根本不會主動提供證據。

他還說,維吾爾集中營,至少有一百五十萬人。可惜鐵幕背後,這些數字,永遠存疑,就像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武漢肺炎過後,多少具屍體被火化了。而那一百五十萬人,可以是「職訓」學生,也可以是「義教」受益者,就好像我們在香港,全港學童將會「受益」的,都是那經「改良優化」的十二年免費教育。

好與壞,彷彿極權說了算;那麼,那些魔鬼細節,什麼時候才會揭盅?

圖中黃色是編者所加。

我們都不知道。因為那道新的柏林圍牆,至今還沒有倒下。就好像當你觀看《花木蘭》的時候,凝望著螢幕裡無邊無際的大好山河,你不會知道:那些看不見的集中營裡,有多少跟親人離別、跟血脈斷裂的維吾爾人。

對於無權無勢受壓迫的人們,我們絕不能視若無睹,這是一種人之為人的同理心。而同理心,正是我們杯葛無視公義之「假木蘭」的原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