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陳彥霖死因研訊】明日引導5人陪審團裁決 旨在找出死因真相 非追討責任


15歲少女陳彥霖去年9月被發現赤祼浮屍海面,警方曾指其死亡情況及背景無可疑。未幾坊間發現她熟悉水性,質疑溺斃可能,甚至有傳聞指事件與反修例運動相關,流傳彥霖是被警方殺害。

當時的反修例運動愈演愈烈,721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831太子站事件、新屋嶺事件等,接連激化警民關係,社會傳出各種警方不合理對待被捕者的說法。在這種互不信任的氛圍下,案件在社會引來軒然大波,要求徹查彥霖死因的聲音不斷。

事隔近一年,曾發公開信指「過去的就讓它過去」的彥霖媽媽,最終同意召開死因研訊。死因庭於本年6月24日作閉門研訊前檢討,並在剛過去的8月24日至9月7日間,以長達11天傳召共32名證人出庭作供。

隨著彥霖的死因研訊踏入尾聲,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明日(11日)便會引導五人陪審團,在法律上給予裁決指引並總結案情。以往死因庭就具爭議的死亡案件作裁斷後,研訊結果或會影響事件的後續,亦有其限制。至於今次彥霖一案的裁斷及引伸後續,相信繼續備受關注。

眾新聞製圖

研訊非斷定責任 旨在找出死因及肇事情況

有家屬或公眾認為研訊是為找出過失者、追討責任,但死因庭其實不屬於刑事或民事法庭,去斷定刑事或民事責任。按死因庭發表之年報,研訊的主要功能是通過公開聽證,尋找逝者的致死真相,希望家人親眼看到證人作供、親耳聽到證詞後,能對親人的死亡釋懷。而根據法例,死因裁判官或陪審團作裁斷時,不得令人覺得是在決定民事責任誰屬,相關訴訟應交回民事法庭處理。

《死因裁判官條例》亦列明,若死因裁判官在研訊中,覺得某人或犯謀殺、誤殺等刑事罪行,應將事件轉交律政司處理,其間須押後研訊,不得在刑事訴訟程序結束前重開。不過,因死因庭自身並無調查隊伍,相關調查之力度及進度,實質上仍視乎警方,家屬大多只能被動等待。

為防止類似死亡事件再次發生,死因裁判官或陪審團也可提出建議,譬如如何堵塞制度漏度。然而,該些建議並沒法律約束力,僅供相關部門參考,即使意見獲接納,亦未有現行機制監督執行情況。

死因裁判法庭的工作流程。取自司法機構網頁

陪審團須作裁斷結論 若未夠證據可作存疑裁決

死因研訊須在公開法庭進行,公眾亦可到場旁聽。彥霖的案件一直備受外界關注,11天的研訊均有多名市民旁聽、最少十多位記者採訪。庭內公眾席每天滿座,司法機構亦安排延伸法庭作直播。研訊首日,大批傳媒及公眾在散庭後包圍彥霖媽媽、外公和堂姐,事後一男一女被控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行為罪,7人另被通緝。彥霖媽媽翌日亦申請以特別通道進出法院,獲死因庭批准。

本研訊之死因裁斷,將由兩男三女的陪審團決定。按死因庭2019年7月發表的年報,2018年有陪審團的研訊比例達94%。依照法例規定,陪審團須確認死者身份;如何、何時和在何處死亡;對該宗死亡個案的結論。在死因裁判官總結案情後,陪審團可作出的裁斷有以下幾種,包括死於 — 

  • 自然原因,即例如癌症、心臟病等疾病
  • 倚賴藥物/非倚賴性的濫用藥物,例如是過量使用毒品
  • 自殺
  • 意外,即意料之外或偶發的事件導致死亡,例如交通意外或工作時失足
  • 不幸,即合法行為而導致意料之外的死亡
  • 合法被殺,例如因警務人員使用槍械自衛或防止他人受傷害而導致死亡
  • 非法被殺,即死於謀殺或誤殺

(資料來源為司法機構網頁)

若未有足夠證據作以上裁斷,陪審團可作「存疑裁決」。一旦如此,家屬可要求警方重新調查,無論警方最終是否展開調查,理論上也應向家屬交代。

翻查死因庭年報數據,在2015至2018年間共455宗死因研訊中,有9宗為存疑裁決,只有其中一宗是死因不詳。

小五女生校內墮樓身亡 沒足夠證據證明死於意外

2015年唯一裁斷為「死因存疑」的個案,是10歲小五女生羅芍淇在校內墮樓身亡的事件。死因裁判官高偉雄當時指,沒有直接證據顯示芍淇有自殺傾向,亦排除受藥物影響,不能裁定死於意外,故作存疑裁決。高偉雄亦決定將證供轉交警方及律政司,以調查證人作供時有否觸及刑事罪行。

羅芍淇生前就讀中華基督教會基真小學,於2013年12月在校內墮樓不治。案件當時有多個疑點,包括校方沒有即時報警,只聯絡聖約翰救傷隊,被指延誤救治。校方代表曾表示希望裁定「死於意外」,指芍淇事發前曾服用傷風藥物,體內麻黃素是正常的10倍,相信她受藥物影響而神志不清,造成該次意外。校方又認為芍淇雖曾在校巴遭欺凌,但有準備聖誕卡給欺凌她的同學,相信芍淇已接受他們道歉。

高偉雄裁決時就批評,校方兩名副校長沒有為人師表的態度,質疑副校長石玲忙於救人而忽略報警的解釋,以及另一副校長高婉華向救護員表示女童仍可步行的說法。高偉雄亦就事件表示難過,指死因庭是盡量找出真相,但有時未能盡如人意,最後祝福羅家身體健康及生活愉快。

16歲少年浮屍海面 家屬追查而重啟調查

另一死因存疑案件,是16歲輟學少年曾德熙,於2012年被發現浮屍柴灣海面的案件。他當時頸部留有傷㾗,曾表示想與三合會朋友斷絕來往。警方重案組調查一年後,認為死因屬意外,死因庭亦因警方報告指死因無可疑,拒絕召開研訊。死者家屬及後自行追查案件,提出可疑之處,警方最終允許跟進調查,死因庭遂在2017年召開死因研訊。

經過9日的死因研訊,陪審團確認死者失蹤當晚曾吸食過量毒品,同日遇溺身亡,但其他受傷時間、地點及情況不詳,最後一致裁定死因存疑,並希望死者家屬早日釋懷。陪審團當時亦關注個案未有社工密切跟進,建議政府加強青少年輔導工作,以及對中小學生宣傳濫藥的危害。

死者家屬就認為,雖然研訊未能得出結果,但最起碼能裁斷兒子並非死於意外。他們當年花費約3萬元製作案發現場模型,用以向警方解釋調查發現,例如是死者生前走過的路線。家屬又表示案件仍有未解疑團,包括死者體內毒品含量達麻醉水平,質疑濫藥後失足落水的可能性。而研訊完結至今近3年,仍未見警方調查再有突破性發現,謎底至今未解。

彥霖死因研訊明日引導陪審團 仍有未解疑團

就彥霖的案件,現時仍有多個不解疑團。法醫的解剖報告指未能確定死因,可能是遇溺;資深法醫馬宣立就質疑溺斃說法,指屍體左右胸腔腐爛液份量差別太大,並認為屍身赤祼而毫無解釋令他「好唔安樂」。

至於彥霖事發時的精神狀態、失蹤前的確實行蹤、死亡真相為何,現時仍未有確切答案。

死因裁判官明天便會引導陪審團,提供法律上的裁斷方向,以及總結案情。陪審團亦會退庭商討,未知需時多久。彥霖的死因研訊在各種爭議下,終於走近尾聲,備受各界關注的裁斷結果、事件後續,或許很快便有答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