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逆權社工】拘首被告警員作供 辯方質疑庭上證供與記事簿內容不一


「陣地社工」陳虹秀等8人在去年8月31日涉嫌暴動,案件今日(10日)在區域法院續審,控方傳召當時拘捕首被告余德穎的警員陳澤鈞上庭作供。陳澤鈞在接受辯方盤問時,被代表首被告的大律師黃瑞紅質疑,其證供與他執勤後即時紀錄的記事簿內容有出入,陳回應指他是按記事簿內容回想當時的事發經過。

其中陳作供時表示,當時目睹前方有約20人在行人路和馬路上聚集,但其記事簿則只表示「有20人在行人路上」;另外,陳在庭上指當時首被告曾經嗌口號,以及用雨傘篤地下,但其記事簿只紀錄首被告當時身處在一群記者當中。辯方又質疑,陳澤鈞供稱曾在軒尼詩道和盧押道交界的匯豐銀行外,停留約3分鐘,但現場片段顯示,防暴警察並未有在匯豐銀行外停留3分鐘之久。辯方尚未完成盤問,案件將於下星期一續審。

記者:張凱傑、鄭啟智

陳澤鈞時任水警總部第二梯隊第四小隊,他供稱當晚約7時半,在力寶中心外的東行線列隊封鎖線,獲告知軒尼詩道有400至500人聚集,屬未經批准集結,有人堵路和破壞,需要驅散及拘捕,但當時位置未見到示威者。抵達軒尼詩道1號衛蘭軒對開,看見有大型雜物阻礙推進,有火光、白煙、消防撲火,他說「能夠感受熱力和煙」。

他稱,前方分域街有「光速」的雷射筆照射、當時有人叫「黑警」、「黑警死全家」、還有「他們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當示威者向後退,警方就清除障礙物,但看不見聚集人士的服飾。去到軒尼詩道和盧押道交界的滙豐銀行對開時,他們橫排列隊。他說看不清盧押道的情況,因為有障礙物,包括磚、單車、三角障礙物等。而前方的華寧大廈(軒尼詩道89號)有約20人聚集,散佈在行人路和馬路上,有人戴黃頭盔、豬嘴、黑衫黑褲、長棍、長傘,他們不斷嗌口號和「死黑警」等。

時任水警總部第二梯隊第四小隊的警員陳澤鈞(左)今日作供。鄭啟智攝

首被告穿白長襪、曾揭開豬嘴 警員特別留意

晚上7時50至53分,他留意到20人當中,其中一名男子(即第一被告余德穎)戴黃頭盔、豬嘴、黑色T-Shirt、黑色短褲、白色長襪、口被頭罩遮蓋,用雨傘指向他們,並大力打地一下。他認為對方有挑釁和威嚇性,特別留意對方,是因為對方穿上白色襪,「當時有成班人叫,佢揭開豬嘴,我覺得佢有叫口號、相信叫口號。」

7時53分,他指警方有「快速推進」行動,同時通訊器稱有人投擲汽油彈,於是他舉起盾牌保護自己。他向第一被告表明警察身份,要求對方停下來,但對方沒有停下,他的左盾有推撞,令他的重心往後移,認為對方並無遵從指示。他原先想將對方壓向商戶的玻璃窗上,但「混亂間跌在地上,唯有壓在地上」。當時另一人(即本案第七被告莫嘉晴)向首被告說:「唔好出聲,唔好應佢(警察)。」

7時55分,他告知首被告因為涉嫌非法集結被正式拘捕,並問對方「明唔明白?」但對方無反應。同時一大班記者衝過來,令他做不了警誡和調查,搜證亦有困難。由於當時其他同事已經推進,現場只餘另外三名警員,他只能快速搜查,未有檢獲任何武器,但發現對方有多對手套。

去年8月31日,在軒尼詩道1號衛蘭軒對開的大型路障。資料圖片

他供稱,混亂間見不到長傘由被告手上跌下來,也不知地上哪個雨傘屬於被告,宣佈拘捕時無法確認,及後再將被告移去花旗銀行。當時被告指,腰部曾經做過手術感不適,他於是要求上級協助叫救護車,也因應被告要求移開護目鏡、手套和抹鼻涕,鐵手扣轉成膠手扣。8時30分,他將被告交由另一名偵緝警員接手。

今日在庭上認人時,陳澤鈞指由於當日被告戴頭套,只見過對方的眼鏡、膠框和眼神,只能憑記憶認出被告,並在庭上指出就是本案第一被告。

庭上播出「ATV亞視數碼媒體」的直播片段,片中顯示的時間,與他說的時間有出入,他稱「有望過錶」。片段有人高呼「余德穎」,即被告的名字,他指未能認出是否被告的聲音。 

警員稱曾在路口停留3分鐘 辯方播片反駁停留時間不一致

陳澤鈞下午接受代表首被告的辯方大律師黃瑞紅盤問,他表示當時身處警方防線的第2排,前方有數名「速龍小隊」成員。他指當晚7時50分,他與其他防暴警察推進至軒尼詩道和盧押道交界的匯豐銀行外停下,距離盧押道路口約10米,並距離有約20人聚集的華寧大廈約20-30米。他在7時53分收到指揮官命令,向前推進,其後拘捕首被告。他在盤問下承認,兩個時間都不是即場記錄,而是工作完畢返回水警基地後,向「傳令員」查問得知。

黃瑞紅續問陳,當時是如何向傳令員查問有關時間,陳表示他向「傳令員」查問經過軒尼詩道「匯豐銀行出面」的時間。黃質疑陳澤鈞並沒有在其記事簿中,紀錄他曾停留在「匯豐銀行出面」。他翻閱記事簿後,澄清他當時紀錄的位置是「近盧押道外路障」,而該位置是在匯豐銀行附近。

去年8月31日,速龍小隊成員在灣仔推進。資料圖片

黃瑞紅續問陳,根據他的口供,當晚在7時50分到達匯豐銀行外,並於7時53分再向前推進,是否代表他在該位置停留了約3分鐘,陳澤鈞同意。惟黃隨即指,事實上他根本沒有在匯豐銀行外停留長達2至3分鐘,陳澤鈞表示「唔同意」。黃續說,指揮官下令推進時,警方防線根本未到達匯豐銀行外,而是在匯豐銀行旁邊的東園酒家對出,陳澤鈞再表示「唔同意」。 

黃瑞紅隨後在庭上播放當晚的直播新聞片段,以及警方水炮車的錄影片段,片段顯示防暴警察沿軒尼詩道一直推進,當時並未到達匯豐銀行。她再問陳澤鈞,片段中防暴警察是否一直在推進,陳同意其講法,表示片段「勾返起回憶」,當時他正慢步走向匯豐銀行方向,在見到障礙物後「停咗少少」,並強調在匯豐銀行外面,才從通訊機聽到指揮官下令推進。

記事簿沒紀錄人群在馬路聚集 作供警:你現在勾起我的回憶,當時有人在馬路上

黃瑞紅之後質疑陳澤鈞早上被控方盤問時,表示目睹約20人在華寧大廈外的行人路和馬路上聚集的講法。

黃瑞紅:當時20人全部都在行人路上?

陳澤鈞:唔同意。

黃瑞紅:但你的記事簿上,寫著全部人都在行人路上。

陳澤鈞:我可唔可以睇番記事簿?

陳澤鈞翻閱記事簿後,黃瑞紅繼續盤問。

黃瑞紅:你(在記事簿)沒有寫他們企出馬路,而是「在軒尼詩道89號外,有20人在行人路上」。

陳澤鈞:你現在(盤問)勾起我的回憶,當時有人在馬路上。

黃瑞紅:不是我勾起你的回憶,是控方(勾起)。記事簿是你執勤後的即時紀錄?

陳澤鈞:啱。

記事簿無紀錄首被告曾嗌口號、用傘篤地下 作供警:按記事簿回想事發經過

黃瑞紅繼續追問陳澤鈞看見首被告的經過,問他是否在7時50分時首次目睹首被告「有動作」。陳澤鈞此時澄清,早上的證供有錯誤,他在7時50分只看見約20人在華寧大廈外聚集,但不見首被告,直至7時53分指揮官下令推進時,他才見到首被告。 

黃瑞紅又質疑,陳澤鈞記事簿中沒有提及首被告曾「嗌口號」、「用遮篤地下」,只紀錄當時首被告「身處身穿記者裝束的人群中」,戴著黃色安全帽。陳澤鈞回應指當時並不肯定那群人是否記者,所以記事簿只簡單地描述為一群「身穿反光衣的記者」,並要求翻閱記事簿。黃強調記事簿裡清楚紀錄那群人是記者,質疑為何陳澤鈞不肯定他們是否記者,卻寫下「記者人群」?陳表示其口供是按記事簿的內容回想當時的事發經過,黃瑞紅問他是否需要查閱記事簿,此時陳又稱不用翻閱。 

代表控方的律政司外聘大律師張錦榮此時表示,希望與法庭商討有關證人作供的內容,並請陳澤鈞暫時離開法庭。張錦榮表示,辯方大律師黃瑞紅主要就著證人的記事簿作出盤問,而盤問內容「跳下跳下」,記事簿的內容亦可能與證人的證供有出入,因此要求辯方發問時,將記事簿的內容原句讀出,以供法庭參考。法官沈小民問控方是否質疑辯方盤問時斷章取義,張錦榮否認,稱只是希望協助法庭全面了解記事簿的內容。沈官最後決定讓控方將記事簿呈堂,惟只供法庭參考,並不會成為證供。 

辯方大律師黃瑞紅尚未完成盤問,案件將於下星期一(14日)續審。控罪指,8人涉嫌在去年8月31日,於灣仔參與暴動。被告依次為余德穎、賴姵岐、鍾嘉能、龔梓舜、陳虹秀、簡家康、莫嘉晴、梁雁彬。另外,龔梓舜另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8名被告分別由大律師黃瑞紅、大律師藍凱欣、大律師王國豪、大律師石書銘、資深大律師潘熙、大律師曾藹琪、大律師李國威。

【案件編號:DCCC12/2020】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