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12港人廿天音訊全無 家屬哭泣聲中提4訴求 「好驚佢係上面哮喘死咗」


12名港人上月涉嫌非法越境被截獲,目前被扣留深圳,至今第21日仍音訊全無,內地當局仍未獲准任何由家屬委託的代表律師接見被扣人士。其中6人的共13名家屬今日首次公開見記者,並提出四項要求,包括拒絕「官派律師」,讓家屬委託的律師面見被拘留者、提供合適藥物、准許被拘留者致電家屬以及要求港府將12港人由中國大陸接回香港。

家屬在會上發言時不時飲泣,其中一名被捕人鄧棨然的母親說,「每日都瞓唔到覺......好擔心佢的病,又唔知有無藥物俾佢......令我牽腸掛肚...食唔到...瞓唔到覺。」鄧棨然自小有哮喘和皮膚病,家屬無法向當局提供藥名,感到十分無助。另一名被捕人黃偉然的妻子說,「我常常夢到他被剃光頭、穿住囚衣,鬍子那渣,然後一臉無助。」她說,情況不容樂觀,也看不到希望。

12人的家屬均委派中國大陸的代表律師,至今有6名律師已被當局拒絕要求會面,而被拒的其中2人已帶備中國公證書。協助家屬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認為,情況顯示港人在內地的法律權益不受保障,港府絕對有責任出手協助,保障港人在內地權益。

入境處回覆稱,駐粵辦曾與當局了解,據悉,該12名港人現時身體狀況良好,及已聘請內地律師代表。

前排左起:Derek、鄧棨然母親、鄧棨然弟弟、李子賢母親、黃偉然妻子、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涂謹申和沙田大圍區區議員鄒家成。
後排右二:鄭子豪父親。周滿鏗攝

協助家屬的包括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涂謹申和沙田大圍區區議員鄒家成,朱代表家屬讀出聲明,指12名港人在8月23日被廣東海警拘捕後,眾人家屬透過香港警方收到來自當局的《港澳居民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情況通報表》,知會被捕人正於深圳市鹽田看守所被拘留。之後家屬們循正式途徑委託中國律師前往看守所會見12港人,但當局要求家屬辦理中國公證書才獲准會面,至今已有6位家屬委託的律師被拒絕安排會面,雖然其中2位已帶備中國公證書,但當局仍聲稱被拘留者已「委託」其他律師,亦即「官派律師」。

家屬在聲明中提出4點要求,包括拒絕「官派律師」,並促請當局立即讓家屬委託的律師面見被拘留者;要求中國當局提供合適藥物予有需要的被拘留者;要求中國當局准許被拘留者致電家屬;以及要求香港政府確保港人權利得到保障,並立即將12港人由中國大陸接回香港。

協助家屬的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表示,已經聯絡了12人的家屬,但部分人因心理狀況等原因未能出席,今天只有其中6人的家屬,共13人出席。涂謹申亦表示,已核實所有家屬的身份。鄒家成亦表示,12人與早前親中報章流出的被捕人士名單吻合。

有家屬發言時情緒顯得激動,有坐在後排的家屬按不住拭淚。周滿鏗攝

李子賢母:兒子不會自行委託律師 不敢想象最壞情況

記者會上只有5名港人的家屬發言,其他家屬則未有發言及透露身份。被捕人李子賢的母親表示,日前已委託內地律師到鹽田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又提交公證委託書等文件,看守所人員表示會於48小時內回覆,但其後卻獲告知指,李子賢已經自行聘請兩位官派律師。李母表示不明所以,兒子必定不會自行安排律師,「我哋無返大陸,大陸唔識人,(兒子)唔會自行委託律師,唔知點解會咁」、「呢20日唔好受,我哋成家人好擔心,唔知佢平唔平安,個人仲係唔係世上。」李母之後表示,不會相信官派律師會公平,相信兒子亦不會信任官派律師,被問到最壞情況,她說不敢想像。她希望當局盡快交代兒子情況,以及安排他回港。

她又說,過去多日都因為怕家人有危險而「無出聲」,「而家覺得(特首)當佢哋唔係人咁,佢哋始終係香港人,有咩都應該返香港先,我覺得佢身為特首應該保護返香港嘅市民。」被問到對於特首林鄭的表現,她直言不覺林鄭有做事。

李子賢的母親(黃色口罩人士)。周滿鏗攝

黃偉然妻:常夢見他被剃光頭、穿囚衣 一臉無助

黃偉然的妻子以普通話發言,自己是百般無奈的情況才出席記招,因丈夫已音訊全無接近二十天,黃太曾致電給警方、駐粵辦以及內地當局,都只得到 「官腔的回覆」,「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今天這裡...我想請求大家幫助,得到政府積極回應。」她形容現時情況是空等,所有部門都在「踢皮球」。

《港澳居民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情況通報表》上寫有一名姓莊的經辦人以及聯絡電話,黃太曾致電對方,但獲告知只得兩個途經了解情況,分別是香港警方和「鹽田公安分局管理執法中心的對外窗口」,姓莊的曾回答她,可以找律師以及安排會面,但最後又要求律師要有公證委託書,目前黃太的委託律師正處理公證委託書,但她仍擔心即使情況如其他家屬一樣,最終也無法會面。

被問到她的心情,黃太說,「我常常夢到他被剃光頭、穿住囚衣,鬍子那渣,然後一臉無助。」她說,情況不容樂觀,看不到希望,也對這個政府沒什麼信心。

鄧棨然母親(左)一開始發言時已聲淚俱下,一時停頓良久不無法說話,在旁的鄧棨然弟弟(右)緊握母親雙手。周滿鏗攝

鄧棨然弟:好驚佢係上面哮喘死咗 

鄧棨然母:食唔到每晚瞓唔到

被捕人士中2至3人有藥物需要,其中一人是鄧棨然,其弟弟表示鄧自小有哮喘和皮膚病,弟弟曾聯絡該名姓莊的經辦人,但對方表示不能證實其真正身份,只著他找香港警方或者直接到當地,他感到不知所措。「我連藥名都交唔到俾佢,或者有呢兩隻病的時間,我唔知佢會點,好驚佢係上面哮喘死咗,依家唔俾見面只係隱藏呢個消息。」

鄧棨然母親開始發言時已聲淚俱下,「每日都瞓唔到覺......好擔心佢的病,又唔知有無藥物俾佢......令我牽腸掛肚...食唔到...瞓唔到覺。」鄧母表示,只希望香港政府能夠帶兒子回港。鄧弟弟之後批評林鄭曾自稱為「香港人的母親」,「我見唔到有咩行為,去到同佢所講嘅係相稱」,他形容林鄭的回應是「唔care(關心)、平淡、唔知點,甚至係不屑一提,你點話自己係香港人嘅母親呢?」

另一名不願透露身份的家屬Derek表示,無論試過用新買的電話卡或自己的電話號碼致電內地,對方都表示不能核實其身份,他之後打電話去駐粵辦等部門,「都推來推去,無咩幫助」、「叫我搵個正確途徑,即係叫我哋上去(深圳)。」Derek表示,若最終連委派律師都無法接見當事人,他考慮或會上訪當局,但他說,連委託律師都不准接見,感覺即使上訪幫助亦不大。

被捕者鄭子豪的父親發言表示,鄭子豪失蹤當日曾跟他說與朋友到南丫島釣魚,出門時亦有帶住魚竿和水桶。後來便收到内地通知指兒子被拘捕,至今仍無法與兒子接觸,所有消息均從傳媒或內地官方得知,「我個仔又見唔到,你叫我點搞呢?」

涂謹申:港府過往做法積極 駐粵辦迴避問題

曾多次協助港人在外被捕個案的涂謹申認為,一般情況被拘留者,只會因無法負擔律師費用或找不到合適律師,才會出現「官派律師」的情況,但現時12名被捕者的家屬均已自行聘請律師,卻被拒會面是不合理,「至少俾當事人見一見個律師,被佢知道阿媽揾咗個律師,如果唔中意咪拒絕,起碼個律師同阿媽有交代,同社會有交代」,他直言現時港人在内地法律權益不受保障,特區政府絕對有責任保障相關人士權益。

涂謹申以過往事例的表現作比較,指過去曾多次港府會去信外國政府表達關注,亦有與中國駐當地大使探望在囚港人,形容做法積極。而今次12港人被捕一事上,涂曾去信駐粵辦職員到鹽田看守所探望12名港人,惟駐粵辦在回信時迴避了有關問題,只建議家屬尋求律師協助,不用擔心醫療等情況,而警方今次也沒有主動聯絡。

不願透露身份的家屬Derek考慮或會上訪當局,但他說,感覺對事件幫助不大。周滿鏗攝

入境處:據悉12名港人現時身體狀況良好

入境處回覆查詢時表示,入境事務處「協助在外香港居民小組」(小組)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駐粵經濟貿易辦事處(駐粵辦)共接獲10名人士的家屬求助。入境處發言人指,駐粵辦曾與當局了解,據悉,該12名港人現時身體狀況良好,及已聘請內地律師代表。小組及駐粵辦已向求助家屬解釋相關的内地法律和法規,及提醒求助人可考慮使用由駐粵辦委託的一所香港機構提供的「免費法律諮詢服務」。而小組昨晚(11日)收到一名家屬的求助,希望取得關係證明以委託律師。小組於晚上即時聯絡家屬提供協助,並於今早(12日)發出所需的登記事項證明書,以使家屬可以盡快進行委託律師的手續。

入境處發言人又表示,就部份家屬提出當事人的藥物需要,小組及駐粵辦了解後已向家屬解釋有關程序,及可將其書面訴求,按既定機制向內地機關反映。如家人欲將書信轉交有關人士,小組及駐粵辦可按既定機制向內地機關轉達。

另外,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當地周五發聲明,對12名涉嫌潛逃被內地海警拘捕的港人情況深表關注。聲明表示,12名港人在內地被捕後,未有獲准與律師接觸、當局亦未有提供12名港人的資訊,包括會以甚麼罪名起訴他們等。蓬佩奧在聲明又質疑,香港特區政府表示會保障港人權利的承諾,呼籲當局確保對被捕人士進行適當的法律程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