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聞

點解我會加入《眾新聞》?


去年我決定加入《眾新聞》時,唔少人問我:「喂,要跟粒粒巨星前輩工作,你唔怕佢哋好多意見?」「今時今日唔興老鬼啦,你唔怕佢哋跟唔上網絡潮流呀?」「你會唔會要聽晒佢哋話,無得發揮呀?」

我而家日日返工對住班老鬼,真係想講句:呢班seafood,搞到我不知幾想遞信......

我係盧曼思。

內文:

《眾新聞》去年埋班,我在10月上班,現職執行總編輯。我們的辦公室在荔枝角,一個700多呎的單位坐了10人,我們每人的座位大約只有一米闊度,枱櫈都是別人不要送來的。10個人當中,包括大家熟悉的總編輯李月華,她不單是老總,也是公司的CEO、市場策劃、公關、博客編輯、Facebook專員、清潔阿姐(她有時會自己倒垃圾)、茶水阿姐(她會煲水和咖啡)、阿媽(她會買很多零食同埋叫你著多件衫仲有帶遮)。《眾新聞》開幕至今3個多月,她沒有認認真真放過一天假。

這裡就是《眾新聞》辦公室。

我右邊是主筆姜國元(筆名:安裕),他的視野最擅長分析國際新聞,10年前他是我的上司,10年後他又是我的上司,不同的是經過歲月洗禮,他不再教我如何寫作了,他現在教我的,是如何用廣闊的視角看待人與事,也是做新聞要播下的種子。我的斜後方是另一位主筆楊健興(Chris),他是行內無人不識的政治記者,搭通政商界天地線,但他為人低調,每天回到公司就靜靜地埋首寫作,有時他會爆一、兩句笑話,把我們從忙碌中釋放出來。

我的後方坐了負責行政工作的鄭小姐,她負責跟訂戶和捐款者聯絡,更要幫我們吸塵和聽電話。她旁邊是兩個加拿大回港的九十後,包括程式男Anders(有個很cool的職稱叫Editorial Engineer) 、設計男Egon,我們之前做的數據新聞,全靠他們才能成功。我在主流媒體工作時已經很想做數據新聞了,但大公司的電腦部要照顧多個部門,你想叫電腦部幫你分析港大民調的raw data?well,首先你要入紙啦,之後電腦部會話我哋唔係做呢啲嘢啦,最好你自己搵人搞啦,頂多幫你裝番個software啦。我在《眾新聞》上班的首個星期,Anders已經替我分析了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受訪者的背景資料,以往從未有其他媒體深入做過的。

然後,是我旁邊的兩位記者Alvin和Rex,還有攝記Ban。

這樣一個10人團隊,點同人哋幾百人團隊比呀? 

《眾新聞》1月1日開始運作,由於人力所限,當時我們鎖定只做眼前最大的一單新聞:特首選舉。你或許記得《眾新聞》首3個月的內容,主要環繞選舉和政局,當時有人問:《眾新聞》難道只是一個政治新聞的平台,係唔係要撐阿邊個邊個呀?這個問題,只要你搵番我們過去的報道,便得到答案,不用在此花筆墨回答。

我們因為人力不足,過去數月只能集中做眼前最重要的選舉新聞,但我們希望給讀者提供一個全新的視覺。全賴鑽研Data science的友好支援,我們做了多個網絡輿情的數據分析,了解林鄭月娥、曾俊華、胡國興三人在網絡上的正負評,在傳統民調以外提供另一個民情參考。網絡輿情分析在香港是很新穎的做法,但其實它在外國已興起了一段時間,多間大企業會委託數據公司,分析社交媒體上網民討論其公司的正負評,作為市場推廣策略的一部分。《眾新聞》將這項技術應用在新聞,在本地媒體當中行前了一大步,也希望藉此擴闊讀者的視野。

在數據上行得前,我們也緊記新聞是人的故事。記者Rex花了很多功夫,找尋各特首候選人兒時的故事,由他們的出世紙年少時撰寫的文章,反映了他們前半生的所思所想,將有機會問鼎香港最高權力的人,更立體地呈現公眾眼前,當然也藉歷史提醒他們勿忘初心。另一位記者Alvin在競選期間,有一天在街頭碰到林鄭月娥丈夫林兆波,他一個人又做訪問又用手機拍片之後又寫稿,他將短片傳回編輯室時,我們以9秒9的速度將它放上facebook,不用像其他媒體的編輯室,要經過不同的部門發送,這就是一個10人團隊所能發揮的效率。順帶一提,全港記者只有Alvin在街頭偶遇林兆波兩次

我們從來沒有忘記調查報道。由1月1日頭炮揭梁振英UGL不清不楚,之後發現中聯辦牽頭成立多個本地組織,以及中聯辦一份被指撐林鄭月娥做特首的「通知」內容等,以上三個報道刊出前,我們花了大量時間搜集資料,過程就如其他調查報道一樣花了不少精力。記者更大的得着,是做這些調查報道的過程中,有老總及主筆協助把關,令報道經得起考驗,和讀者建立起信任。

對,信任。

請在5秒之內回答以下問題:

今時今日的香港,你信任那個傳媒?

所謂信任,包括兩個層次:一是準確度(accuracy),例如有無寫錯字、報錯料之類;另一個是可靠度(reliability),例如有無偏幫某些人放風、有無傾向某些權貴、有無膽為公眾利益講真話。

好了,你的答案是...…

答不出?我想話你知,我做了13年記者,曾經,都答唔出...…

回到當初的問題:為何我會加入《眾新聞》,答案就是我和老鬼之間所建立的信任。

那不只限於他們幫我改錯別字、或者為報道內容把關,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我信任他們。

我信任他們的誠信,也信任他們,願意放手讓年輕一輩嘗試。 

在《眾新聞》工作,最寶貴的是自由度,老鬼深明這一點。這三個多月來,他們開啟了一片廣闊的天地,讓我們這班小孩子可以任意跳來跳去,無拘無束。這是當今在香港做記者,最值得珍惜的。

那天攝記Ban說他想去影九龍城潑水節,他就去了,之後還發了相回來。事後有一位媽媽看到,留訊息說她的相機壞了,幫子女的相「無哂」,多謝記者哥哥影到,Ban就把所有拍到這位媽媽的小朋友的相片找出來,傳了給她。有人不明白為何我們會做潑水節這個不是特別大又每年都有的新聞,背景就是因為我們希望予同事有發揮的機會,過程中也意外地讓我們與讀者之間建立起互動,這也是真真正正的「眾」精神。

老鬼不單為我們前線記者建立了自由的空間,也建立一個多元言論平台,讓人人都可以表達他的意見想法。曾經有一位輔警(他是真輔警)撰文表達他對七警案的看法(一個輔警的告白)、家庭主婦黎太表達曾俊華如何令她對政治人物改觀(等待曾俊華)、六七暴動經歷者劉文成對自身的反思、還有居於美國的飄楊 &小鳥、在挪威的骷髏小姐等,他們在《眾新聞》做到我手寫我心,正正是這個平台所希望做到的。

有不少人問,《眾新聞》的定位是什麼?

是啊,我們這個小隊,不可能大包圍式做新聞,內容上仍有改進空間。說到底,我們的核心定位包括兩方面:

一:只要具有公眾利益、關懷社群、擴闊讀者視角的報道,不論是調查、人物故事、專題探討,也是我們的選材。

二:《眾新聞》希望建立的精神面貌:信任、多元、自由,並和社會大眾互動。

3個月過去了,只要你重讀我們昔日的文章,便會明白這種精神,在我們的報道行文中一直存在。又或者你此刻捉不着,但隨着歲月的流逝,希望你會從中體會,也明白它是今時今日的香港,最需要、也最重要的東西。

我加入《眾新聞》,就是因為老鬼給予了我信任、多元、自由。

是啊,老鬼就像一碟seafood海鮮大餐,讓我咀嚼到什麼是新聞的真正滋味。

是啊,這是我遞給他們的一封感謝信。沒有他們的扶持,我不能在這個行業,一直走下去。

還記得電影《見習冇限耆》(The Intern)的羅拔迪尼路?「經驗,是永不過時的履歷。」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後,美國多個民間網媒或關注記者組織,錄得的捐款收入明顯上升。美國人根深柢固的文化,就是信任媒體會為他們發聲,特別在動盪的日子。美國人對新聞行業的這種信任,希望香港人能夠明白。

《眾新聞》希望帶來一股社會新力量。下一步,我們希望有你的支持,盡快啟動公民記者計劃,並招聘更多有心的同業加入,和我們一同將信任、多元、自由這核心價值,承傳下去。

《眾新聞》在眾籌。如果你認同我們的理想,請幫忙。方法如下:
1) 到Fringebacker眾籌平台捐款:http://hkcnews.com/supportus
2) 新增Paypal帳戶:paypal.hkcnews.com
3) 寄支票給經營《眾新聞》的「公民記者有限公司」(Civic Journalists Limited) ,地址:九龍長沙灣永康街77號環薈中心1210室。
4) 直接存入「公民記者有限公司」的匯豐銀行戶口:747-027688- 838


眾新聞眾籌呼籲:

如果你認為我們的內容可讀,想繼續看下去,請幫忙。方法如下:

  1. 到Fringebacker眾籌平台捐款:http://hkcnews.com/supportus
  2. 新增Paypal帳戶:paypal.hkcnews.com
  3. 寄支票給經營《眾新聞》的「公民記者有限公司」(Civic Journalists Limited) ,地址:九龍長沙灣永康街77號環薈中心1210室。
  4. 直接存入「公民記者有限公司」的匯豐銀行戶口:747-027688-838

註:用第3和第4種方法支持我們的朋友,請連同「個人電郵資料」和「存款收據副本」email到眾新聞電郵信箱 [email protected]。捐款500元或以上者,可享有為期一年的每周時事通訊。通訊會在眾籌活動結束後開始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