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警隊護短死不認錯 濫捕濫告成風土病


自從去年6月反送中條例社會運動激發連串抗爭,警隊的執法手段便不斷引發爭議與批評,但特區政府堅決拒絕作獨立調查,而監警會也只作宏觀檢視,為警隊「漂白」,針對個別警員的投訴毫無進展,泛民議員藉眾籌對個別警員提私人檢控,也遭律政司干預放生,令警隊的執法行為完全不受制約,即使犯錯亦毋須承擔後果,因此衍生濫捕濫告的歪風,成了破壞香港法治的禍根。

警權為何坐大?路透社去年這個時候曾作報道,並有錄音為憑,特首林鄭月娥向商界領袖解釋,為何不作獨立調查平息民怨,因為特區政府管治上可倚靠的,只剩下三萬個警察,除此一無所有。換言之,特首知道她的政府已失去民心,再沒有管治威信可言,只有倚賴警隊用武力鎮壓,才能勉強維持下去。所以,最低級的警員協會也夠膽以下犯上,公開抨擊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張建宗還要急急補鑊。從那個時候開始,警隊已經不受文官體制約束。

今年7月,北京直接替香港訂立的國安法實施,警隊成立了專門執行這套國安法律的單位,稱為國安處,直接受國安委員會領導,委員會名義上由特首做主席,但實際權力操控在中央派駐香港的國安人員手上,警隊變成了直接執行國家維穩政治任務的特權機構,權力和地位凌駕於所有紀律部隊,甚至不受保安與律政部門制約,律政司長和保安局長都要按國安委員會的指示行事,但凡涉及維穩、打壓政治異見的個案,對前線警員只會包庇縱容,不會追究懲處。

換言之,香港警隊已經變成一枝政治掛帥、維穩主導,由中央直接操控的部隊。唯有從這個角度,民眾才能理解香港執法生態的變化。每一宗涉及社運示威者的檢控個案,都受到中方嚴密監察,主審的裁判官若一而再地質疑警察供詞,使被告人脫罪,建制派議員葛佩帆和周浩鼎就會公開聲討,要求司法機構調走該法官,換其他法官審理同類案件。過去建制派議員不敢公開質疑法官,就算懷疑某些法官偏袒「黃絲」,也只是約見首席法官私下反映,現在已毫無顧忌,向法官發炮成了例行公事,若果連司法監察這道最後防線也失守,警權就真的橫行無阻了。

警方絕不認錯 濫告成習慣

近日發生的執法爭議,反映警隊出了什麼問題?以巴士司機被捕案為例,警隊在處理九龍區未經批准的遊行集會期間,懷疑一輛巴士快速駛向警員及多次響號,年輕司機戴上豬嘴型口罩,警員顯然認定他同情示威者,向警方響號抗議,迅速把他拘捕,指控他危險駕駛,在他身上搜出小型士巴拿,便加控他藏有攻擊性武器。但巴士的行車紀錄儀顯示,司機被捕前行車時速只有30公里,最高不超過35公里,而該路段車速限制是50公里,即司機根本沒有高速駛向警員,而司機解釋響號,是因為要提醒在馬路上的警員,巴士正在靠近,至於士巴拿,巴士職工會指很多司機都帶備這類小工具,作調校倒後鏡之用。面對這些確切證據,警方仍不願為自己的武斷認錯,只改控司機不小心駕駛。

再以12歲女童被膝壓案,防暴警員在人流眾多的旺角街道上驅趕人群,一對小兄妺被包圍,女孩發慌逃跑,幾名警員圍截,一名防暴警把女童推跌地上,再用膝蓋壓於胯下,事發片段被圍觀者拍下,迅速在網上廣傳,並且被多家國際主流媒體報道,成為香港警隊粗暴對待香港民眾的鮮活證據。雖然警方調查得知,小兄妺有合理理由在該處出現,是要購買開學用的文具,並非參與集會遊行,但沒有認錯道歉,還票控他們違反限聚令,這個指控顯示警方絕不認錯,有權盡用,濫捕濫告已成習慣。

前線警員人數眾多,心理質素參差,能力經驗也各有不同,難免有時會魯莽衝動,因誤判而犯錯,關鍵在於警隊的管理文化,上級知悉錯誤後,能否承認和糾正,巴士司機案和12歲女童案反映的問題,最嚴重的不是前線執勤人員武斷誤判或衝動粗暴,而是上級知悉錯誤後執意護短,死不認錯,用牽強的理由繼續控告被捕者,藉此顯示當時拘捕並沒有錯,不告較重的罪名已經是寛大處理。在這樣的管理文化下,警隊執法注定不斷引發爭議加深民怨。

限聚令成濫捕濫告工具

太古城一家三口被控違反限聚令,就是死不認錯、明知錯了也照告不誤的例子,事主據理力爭,寫信陳明事實,當時限聚令上限為8人,警方指控他們3人與另一途人違令聚集,3加1只等如4,沒達到8人,錯得太荒謬,警方才回信同意撤控,這個案從側面說明,限聚令如何被濫用作濫捕濫告的工具。

陳彥霖案引起各方關注,陪審團最終一致裁定死因存疑,媒體馬上翻出警方調查後的公開講話,指死因無可疑。媒體這樣做並不是刻意和警方過不去,而是因為事情本來就很可疑,若說陳彥霖死於自殺,最不合情理的是她的屍體被發現時全身赤裸,沒有半點衣服,跳海尋死的人一般不會先行脫去衣服,被海水沖刷也不會把貼身內衣也沖掉,這個全身赤裸的事實,是任何有經驗的調查員都會認為可疑的,資深法醫在研訊中說這是整件事最可疑之處,其實說的是常理常情,但警隊不知何故對如此明顯的疑點視而不見,一口咬定彥霖死因無可疑,這種不合理的武斷與偏執,令人懷疑警隊在隱瞞一些對它不利的事情,像處理周梓樂的死那樣,希望盡快甩掉包袱,但愈是這樣,愈是令公眾起疑。陪審團的裁決,清晰地說出市民心底的話:警隊說的不可信!

漏洞頻生 沽貨與沽空不分

壹傳媒股價操控案,同樣引起各方關注,這個案令警隊受質疑之處,是反應太快太強,流露明顯的政治動機,偏離了專業執法的常軌。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壹傳媒股價急升,觸發點是警方拘捕數名傳媒高層,並出動逾200警員,進入壹傳媒大樓檢走多份文件和電腦資料,公眾同情壹傳媒被打壓,有股民以買入壹傳媒股份來表達支持,刺激股價急升多倍,懷疑有市場人士趁機炒作,利用散戶情緒圖利。警方注意到有這情況,正常的做法是通知證監會,由熟悉調查操控市場的證監會牽頭查案,若涉及洗黑錢,才由警方毒品調查科協助。

但警方完全沒和證監會打招呼,也無視過去調查同類可疑證券交易的操作守則與舉證要求,以雷霆掃穴方式快速拘捕一大批人,明顯是要向領導邀功,但到了落案後對外解釋,卻漏洞頻生,沽貨與沽空不分,把圍爐交易的統統當成賊,成為股評人的笑柄。這宗個案反映,在政治掛帥的管理文化下,警隊執法很容易偏離專業常軌,如此輕率粗疏地處理金融市場的問題交易,香港這國際金融中心的金漆招牌如何保得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