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31灣仔暴動】死黑警口號、雨遮指向警察 過去4份口供從無提及 辯方質疑作供警:不斷改口供,因唔係真話


去年8.31灣仔暴動案第四日審訊,辯方盤問拘捕第一被告余德穎的警員陳澤鈞。代表第一被告的辯方大律師黃瑞紅質疑,警員在庭上供稱當日有「死黑警、黑警死全家」的口號、雨遮指向警察「突出的動作」,卻在記事簿和過去三次口供都沒有提及。她引述新聞直播片段指出,警員口說停留的3分鐘,實際只有30秒,形容「片是真實,人的記憶可能錯」,警員之後同意「有機會記錯。」

另一辯方大律師李國威指出,記事簿「無提及雨遮」,口供紙稱雨傘「擊打地下」,庭上就說「指向他們」,質疑「你不斷改口供,因為唔係真話」,直指「你講大話,根本冇用遮指向你」、「你作故仔、你睇錯了、你嘅觀察有錯」,警員表示不同意。李國威指出,警察的訓練,口供紙和記事簿都要準確,而口供紙很大部份也是基於記事簿,因此準確性很重要。

庭上披露,拘捕第一被告余德穎的警員陳澤鈞,去年8月31日翌日凌晨3時10分在記事簿上,補錄拘捕過程,是本案行動最先的紀錄,隨後分別在當日凌晨4時30分、去年11月7日及今年8月27日正式錄口供。他透露,過去一年多「唔記得有咩行動」、「數唔到」、「無紀錄」,但承認起碼參與十次以上,與社會事件相關的行動,主要根據小隊指揮官的指示維持秩序。他指,8.31之後再無拘捕任何人,由始至終只拘捕過一次,往後的行動包括推進防線,不少現場環境有黑衫黑褲的人,也聽過與本案相關的口號,今年3月起他從防暴退下來。

代表第一被告的辯方大律師黃瑞紅,就警員作供時提到的口號、白襪、雨遮、截停、其他人、警誡等不同方面,質疑警員陳澤鈞在庭上的供詞,與記事簿和以往口供不符。當日記事簿,陳澤鈞寫上「看見距離20米外,有約20人,在軒尼詩道行人路上,其中7至8人身穿記者服裝,其餘人戴安全帽」、「記者人群中有一人戴黃色安全帽」,亦即是本案第一被告。換句話,警員在滙豐銀行對出時,按記事簿說法,該20人並沒有站在馬路上。

辯方大律師黃瑞紅VS警員陳澤鈞
口供是當時前方的情況? 簡述敘述情況
無話在馬路?
你形容是記者人群? 不是
記事簿上你話是記者人群,
啱唔唔?  
衝入人群截停被告?
當時在行人路上? 不同意
辯方盤問拘捕第一被告余德穎的警員陳澤鈞(左)。資料圖片

口號

辯方大律師黃瑞紅指出,警員在庭上供稱,當日有「死黑警、黑警死全家」的口號,但在記事簿及三次口供都沒有提及過。辯方質疑,警員在庭上供稱「四周有人大叫」,並不是指記事簿上的20人,如果按警員說法20人都有叫,即是記者都有叫口號。

辯方大律師黃瑞紅VS警員陳澤鈞
四周有人大叫? 四周有人叫口號
而不是20人?
四周有人叫口號,
都沒有黑警死全家?
我講記事簿
一年後的今日先說出來?
20人都有叫?
記者都有叫?
確認不到
20人並沒有叫口號? 不同意
記者都有叫? 確認不了

白襪

證人曾在庭上供稱,特別留意到被告,因為對方穿上白色長襪。辯方指出,白色長襪這點也是一年後才首次提出,質疑「咁突出」,但以往紀錄絕口不提,是否上級訓示只要頭盔、豬嘴、黑衫黑褲就可拘捕,而不是因為白襪,證人不同意。

雨遮

證人亦在庭上供稱,被告曾在用雨遮指向警察,令他感到威嚇和挑釁。辯方質疑「如此突出的動作」,在記事簿和口供都沒有提及,「特別的情節」也是一年後的今日才提出來,質疑其實被告沒有叫過口號,也沒有用雨遮打地,證人不同意。

截停

證人在庭上供稱,當日截停被告時有表明身份,曾叫停對方但對方沒有反應;但辯方質疑記事簿則寫上「我跑向AP,將圓盾將其截停」,記事簿、口供、庭上,出現三個版本。

其他人

辯方指出,案發時包括在行人路上有很多記者、警方防線沒有登上行人路、有記者走出行人路拍攝警方推進、也有記者跟著警方行,證人均同意。辯方再問到,警方推進時沿途有沒有穿反光衣的人?斑馬線上是否有人行?證人則指,記者以外見不到其他人行來行去。辯方引述新聞直播片段,指軒尼詩道和盧押道交界,有人從盧押道行出來,並往銅鑼灣方向行。證人由原先「答不到你」,改稱同意「睇片係」,亦指片中現場很嘈和混亂。

警誡

證人曾指出,案發時有一大班記者衝過來,令他做不了警誡和調查,搜證亦有困難。辯方質疑,記者沒有一湧而上,導致他做不了警誡。

辯方大律師黃瑞紅VS警員陳澤鈞
由截停到上手扣,
沒有出現一湧而上,
沒有做不了警誡。
不同意
你可能搞錯、記錯? 唔緊要,看片……
你說唔緊要?肯定啱? 有機會記事簿模糊
片中警長說「慢慢影、唔會阻你」 我覺得(現場)混亂
你記錯了 不同意

辯方大律師黃瑞紅指出,呈堂片段之後聽到警員問「有無架生」、「有無受傷」,但沒有「記者一湧而上」,只是有記者圍住,不存在拘捕時做不了警誡,黃向警員指出「不是要你難堪,但你可能記錯」。黃再指出:「片中一take過,無記者一湧而上,片是真實,人的記憶可能錯,看不到混亂,事實上真是沒有,可能記錯?」證人之後說:「有機會記錯。」

黃瑞紅指出,從來都沒有在記事簿提過,一年後先加出來,是因為混淆了,警員表示不同意。辯方即反駁「即係你記啱」?證人再指「係會記錯」。黃瑞紅繼而一一列舉,證人稱在花旗銀行外除下被告的手套,但片段截圖證明並非如此;證人稱軒尼詩道一號後沒有下雨、開始「無乜雨」,但其實沿途都有下雨、時大時細;證人稱白襪是長襪,但所謂的長襪只在膝頭以下、腳踝以上;證人稱被告的鞋是灰色,但實際是藍色。黃指出證人「係有機會有嘢記錯」,加上警員在盾牌上加上反光貼,會令視覺變暗。

證人同意呈堂片段反映事實,警員沒有在滙豐銀行外停留三分鐘,黃瑞紅更指出事實上只有30秒。黃再指,第一被告是由證人的同事撲倒,當時被告保護本案第七被告莫家晴稱「唔好打」,警員說「好,唔打」,再到被告坐起都是由另一警員扶起,再為被告戴上手扣。

黃指出,被告沒有參與非法集結,證人不同意;黃再指出,被告沒有參與暴動,證人停頓片刻,再稱無意見。

「ATV亞視數碼媒體」當日的直播片段為呈堂片段之一。片段截圖

證人沒受過偵查訓練 同意天黑下雨影響視線

代表第七和第八被告的辯方大律師李國威指出,證人陳澤鈞加入警隊八年,沒有受過偵查訓練,即是沒有做過CID。行動前曾接受機動部隊訓練,當日收到的指示是需要作出驅散,如有違法就要拘捕,亦需要幫忙清路障,從而開通道路。警員要觀察示威者有沒有違法,但主要目的都是驅散。辯方指出,當時主要是驅散,觀察是次要,證人不同意,稱兩樣都有做。

案發時,陳的頭盔上的透明膠片,貼上反光貼。換言之,在反光貼之間的透明膠片才可望到前方。證人表示,沒有量度(透明範圍)實際的闊度,大約有兩個手指闊度,都是由他自己貼。根據陳警員的第一次口供,提及當晚光線充足,他今日補充指,因為有街燈和招牌燈光,但同意當時已天黑,並且下雨、時大時細,同意會影響視線。

辯方大律師李國威問到,證供稱當時行人路上有20人,其中7至8人身穿反光衣,其餘相信是示威人士?證人答「有機會」。李問,餘下大約12至13人的裝備也是差不多?證人同意。李再問,12至13人當中有多少人拿着雨遮?證人指「無仔細數」,同意多於一人。至於多少人拿著棍?證人就說「1至2人」。辯方質疑,棍和遮都在之前的證供隻字不提,現在卻可清楚講出1至2人拿著棍。證人解釋因為問起,只是大概情況。

在盤問下,證人在拘捕行動前,目測與被告相距20至30米。辯方問,當時沒有特定目標?目光掃到這班人?知道對方有何動作?要保障自己安全?聽唔到邊個嗌?聽唔到特定人嗌?只是有一班人起哄?好嘈?證人均同意。

辯方大律師李國威VS警員陳澤鈞
唔可能認到把聲係屬於邊一個人 不確認
所以你聽唔到第一被告人嗌? 當時被告揭開豬嘴、係有可能嗌
我只是問是否聽唔到第一被告嗌?

辯方續指,直至晚上7時53分警方「進攻」,但當時目的都是驅散?而被告用雨遮指向地下,也是從無記錄?從來無講過?證人同意。辯方問,警員會基於對方的動作而截停,如果指向一個人有何違法?證人回答稱「我覺得佢非法集結有關,表出威嚇和憎恨警察,是當中的示威者。」

辯方指出,警察的訓練,口供紙和記事簿都要準確,口供紙很大部份也是基於記事簿,因此準確性很重要,但如今出現三個版本。記事簿「無提及雨遮」,口供紙稱「擊打地下」,庭上就稱「指向他們」。辯方質疑「你不斷改口供,因為唔係真話」,證人不同意,解釋是「係同一樣嘢」,只是回憶更多。

辯方指出,驅散行動是衝向示威者方向,證人不同意;辯方反問,示威者有沒有向相反方向衝過去?證人稱,沒有印象。及後證人指,當時突然感到被推,但看不到哪一隻手。辯方指,「其實是你推過去,證人不同意。」

辯方大律師李國威VS警員陳澤鈞
遮只是警員是作出嚟 不同意
遮是否關鍵? 不是最關鍵,
只是其中元素
遮好重要?
支持你的觀察?
不同意
如果你有人用刀指向警員
刀是否重要證物?
同意

警員解釋,認不到雨遮,因為當時環境混亂,看不見雨遮從被告手上跌下來,同時擔心自己和同事的安全,如果有其他人擲物,亦會波及第一被告,於是沒有即時處理該雨遮。辯方問「不肯定是證物?」證人答「肯定不了。」證人補充,當時另一被告莫家晴向第一被告余德穎說:「唔好應我(指證人)」,「究竟點樣調查?我問過把遮係咪你,佢唔應我。」

辯方大律師李國威直指「你講大話,根本冇用遮指向你。」證人表示不同意。李再指:「片段無錄到對話,同唔同意?做咩唔記低?因為你作出嚟,從來都無對話,你作故仔,你睇錯了,你嘅觀察有錯,觀察時間好短有可能睇錯。」證人表示不同意。

控方覆問時補充,證人口供曾提及黑警和黑社會的口號,口供亦有提及白襪,拘捕被告時,對方並沒有表示自己是記者,快速搜查後亦沒有相關物品證明對方是記者,而被告的鞋遠看似灰色,近看才是藍色。

控罪指,8人被控去年8月31日在灣仔涉嫌參與暴動,被告依次為余德穎、賴姵岐、鍾嘉能、龔梓舜、陳虹秀、簡家康、莫嘉晴、梁雁彬。龔梓舜另被控涉嫌管有攻擊性武器。各被告分別由大律師黃瑞紅、大律師藍凱欣、大律師王國豪、大律師石書銘、資深大律師潘熙、大律師曾藹琪代表,大律師李國威則代表第七和第八被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